針炙針出漏洞連連

運用針炙,手術時麻醉劑的用量可減少50%?

撰文/薛莫(Michael Shermer)
翻譯/蔡耀明

馬里諾(John Marino)是我見過最不屈不撓的人,他努力不懈要打破美國跨州自行車大賽的紀錄,並在1980年達成了心願──12天又3小時之內橫越了4800公里。我希望能像馬里諾一樣,所以那年我很認真鍛鍊,除了每週和他一起騎數百公里之外,我也仿效他的素食養生法、攝取大量維他命、禁食、洗腸、泥浴、虹膜診斷、負離子、整脊、推拿按摩,以及針灸。


雖然我嘗試了大多數的秘方,但它們都沒有顯著效果。不過,因為包以爾(Jonathan Boyer)在1985年的橫美大賽(那是我和馬里諾共同創辦的)打敗了我,我注意到他的支援團隊裡有一位華裔針灸師。基於馬里諾和包以爾的成功,看來其中可能有生物醫學上的原因。


傳統中醫主張,氣是生命的能源,它流遍全身的經脈;12個主要經脈各自代表一個器官系統。這12個經脈有365個針炙點,每一點代表一年裡的某一天。當陰陽失調,氣就淤塞,引發疾病。在氣不通的點上扎針(目前據信有2000個點),據稱具有療效,並能增進健康。


這個理論在生物學現實上沒有任何基礎,因為在科學上沒有發現任何像氣的東西。不過,像針灸這樣的醫療程序可能因為其他原因而有效,卻與它原來的錯誤理論無關。


電針灸(透過針炙的針給予組織電刺激)在減緩痛楚的效果,要比傳統的針灸好一倍。尤利特(George A. Ulett)是這麼說的,他具有醫學和哲學的博士學位,既是開業醫師又是針炙師,他的著作《超越陰陽:針炙如何真的有效》和教科書《針炙的生物學》,先後在1992年和2002年由美國聖路易士市格林(Warren H. Green)出版。尤利特斷定,電針灸刺激神經化學物的釋放,諸如β腦內啡、腦克啡、代腦啡,因而減緩痛楚。尤利特說,事實上根本不需要針,電刺激皮膚(穿皮電刺激神經)就足夠了。他還指出,運用這種技術,手術時麻醉劑的用量可減少50%。


這些發現可能有助於解釋德國慕尼黑科技大學林德(Klaus Linde)等人,發表於2005年5月4日《美國醫學會期刊》的研究結果。研究比較了302位偏頭痛患者,這些患者有的接受了針炙,有的接受了「假針炙」(針扎在不對的地方),有的是沒有接受針炙。研究期間,患者的頭痛情形有做病中日誌。受試者完全不知道自己屬於哪一組,評估人也不知道他們所看的日記是誰的,治療過程則由專業的針炙師掌控。


結果很戲劇化:「在接受針炙的小組中有反應(頭痛天數減少50%以上的)的比例為51%,假針炙小組裡則有53%,而在輪候名單(未接受針炙)的那一組裡也有15%。」於是研究人員下結論說,這個結果「也許是因為扎針的非特定生理學效應,或是強而有力的安慰劑效應,又或是這兩者的結合?」


在我的經驗中,「扎針」(針灸師輕拍並轉動剛插入的針)並不會疼痛,但是絕對可以感知得到。如果針炙的效果不只是安慰劑,它就是透過物理刺激和體內釋放的天然止痛藥來達到功效。


「假針炙」與「真針炙」的效用相當,說明氣的理論充滿了漏洞。不過,被針戳的效果不容忽視。搞清楚針炙與痛的心理學和神經生理學,將會找到更好的理論。


所有另類醫學的主張和處方,可以指引一條研究的方向;但科學是唯一能告訴我們它們到底行不行得通的工具。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5年第43期9月號】


電話:02-2392-6899 傳真:(02) 2356-4929.(02) 2356-8490 服務信箱:service@sa.ylib.com 劃撥帳號:01894561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