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逛花博

賞茶花憶金庸

撰文/李詩慧、攝影/李詩慧、金庸茶館粉絲團

科學人逛花博

賞茶花憶金庸

撰文/李詩慧、攝影/李詩慧、金庸茶館粉絲團


逛花博那天,展區恰好放了一座透明的球形水缸,缸中盛滿清水,水面漂著十幾種茶花,相互簇擁著。望著清水上的茶花,耳邊響起歌劇「茶花女」(La traviata)最著名的「飲酒歌」(Libiamo ne lieti calici)。猶記得時尚教母香奈兒(Coco Chanel)曾告訴友人,她的早餐是一朵山茶花。手不自覺想執起半透的花,嚐一口百年前的愛情滋味。


心神正隨著茶花在缸中飄蕩,李家維總編輯已率領參觀隊伍至水缸前,這時武俠迷應該感到十分振奮。李總編輯看到茶花,憶起去年10月甫逝世的金庸。看過《天龍八部》的書迷一定對茶花不陌生,曼陀山莊評品茶花的段落實在精采。


段譽在王夫人面前一口氣道出十來種茶花:最有名氣的花種是18朵開不同花的「十八學士」,次一級的是「十三太保」,另外還有「八仙過海」、「八寶妝」、「七仙女」、「風塵三俠」、「二喬」,東施效顰「十八學士」的稱為「落地秀才」。「滿月」、「眼兒媚」、「紅妝素裏」各有特色,「抓破美人臉」、「倚欄嬌」教人醉心。


駐足在擺滿茶花的水缸前,李總編輯應孫維新館長之邀,分享了與金庸的茶花之交。李家維總編輯自稱和金庸是忘年交,第一次見到金庸是1997年香港回歸的那個星期,當時沈君山校長在香港舉辦浩然營,李總編輯在其中擔任觀察員,聆聽了金庸的壓軸演說;2007年2月金庸訪台,李總編輯受邀參加行程末的飯局,「決心讓金庸多記得我一些,摘了十幾種茶花放在盤子上,放在金庸的香香公主(編按:金庸的夫人)前面」。


金庸禁不住好奇,「拉著脖子探過來看」,最後還把整盤花拉過去瞧個究竟。李總編輯說道:「金庸寫天龍八部時,不知道茶花為何物,請教專家後,發現每個人都說茶花不香。因此王語焉家的茶花不香,而是有腐臭味。」金庸在餐敘時迫不及待詢問李總編輯:「茶花到底香不香?」李總編輯拾起一朵粉紅色重瓣的茶花讓金庸嗅聞:「這是天香,大陸雲南的品種。」


金庸接著問:「到底有沒有『抓破美人臉』這種茶花?」李總編輯立刻奉上一朵潔白如雪帶有絲絲淺紅的茶花,金庸開心極了,在李總編輯的《笑傲江湖》扉頁上,題了《天龍八部》大理王爺段正淳贈予情人李青蘿的詩句:「青群玉面如相識,九月茶花滿路開。以贈茶花大家李先生。」故事分享至此,李總編輯開心地對參訪的群眾說:「金庸封我為『茶花大家』!」


李總編輯和金庸果然是忘年交,一談起金庸便眉飛色舞,加碼講了另一段故事。金庸勤學不輟,2005年高齡81歲赴英國劍橋大學攻讀博士,86歲時順利取得學位,劍橋大學於2012年為金庸立碑紀念。故事背景或許時有所聞,新聞媒體也有相關報導,不過應該甚少人知道李總編輯即為石碑製作的執行人。


茶花飯局後又隔了幾年,金庸邀請李總編輯赴香港餐敘,那時金庸身體虛弱,由夫人代言,向李總編輯表示,金庸「欠了劍橋大學一筆債,是一塊石頭和一首詩。劍橋大學打算將金庸碑放在徐志摩碑旁」,希望將此任務交付給李總編輯。李總編輯不明白箇中關係,經說明才知,多年前贈予金庸一塊充滿六億年前動物胚胎的化石,讓金庸誤以為他是地質專家。


面對金庸的請託,李總編輯即使不是地質專家,也得接下這重要任務。他在台灣找了一塊石頭,請專家噴砂,刻上金庸於2005年入學時創作的對聯:「花香書香繾綣學院道,獎聲歌聲宛轉嘆息橋。」拍照給金庸過目,金庸十分滿意,李總編輯隨即安排石碑運送至英國,殊不知吊車一時大意把石碑掉到地上,碎裂成好幾塊。李總編輯向金庸告罪,夫人說為時未晚,請李總編輯趕緊再找一塊石頭,想不到後來找到的第二塊石頭比第一塊漂亮。


金庸碑(Cha Stone)運到英國劍橋大學時,照理應該放在原先預定的位置──徐志摩碑旁,這時聖約翰學院(St John’s College)院長跳出來說話,認為金庸當初就讀聖約翰學院,石碑應該放在學院裡。院長如願以償,金庸碑最後立在聖約翰學院後院學者花園(Scholar’s Garden)的大草坪上。李總編輯風趣地提醒大家,有機會去劍橋大學看這塊石碑時,「不要忘了,那是我找人刻的」。去年10月金庸逝世,李總編輯收到一張金庸碑的照片,石碑的旁邊擺滿鮮花,為紀念這一代文學大家。不曉得是否有人獻上一朵含苞十個月才開放的茶花?


下回再去花博展區,那座飄著十幾種茶花的透明水缸恐已不在,但后里園區的「三角積木概念館」將持續展出1200種茶花品種。在其中探尋,說不定可以再見「抓破美人臉」的嫵媚,笑憶大師風采。


《科學人》雜誌訂戶專享:

〈紅玉飄香──台灣山茶〉,《科學人》2016年1月號。

〈雪裡開花到春晚──山茶〉,《科學人》2014年9月號。

〈武威山烏皮茶正名記〉,《科學人》2008年8月號。

〈武威山茶再綻異彩〉,《科學人》2004年6月號。


(圖:擺在透明水缸裡的茶花鮮豔欲滴。)


(圖:看到這些茶花,思緒是否飄進《天龍八部》的曼陀山莊?)


(圖:2018年底,這本金庸題給茶花大家的書陳列在華山金庸展,共襄盛舉。影像來源:金庸茶館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