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逛花博

聆賞種源奏鳴曲

撰文/李詩慧、攝影/李詩慧

科學人逛花博

聆賞種源奏鳴曲

撰文/李詩慧、攝影/李詩慧

(圖:巨大的非洲風蘭矗立展場中央,呈現優雅風情。)


花博外埔園區的展覽並非以園藝出發,卻極具台灣特色。智農館刻意設計了圓弧形木棧道,讓人彷彿置身在動物園。憑著木欄杆俯視植物,從高處一覽植物放射狀的形態,有別於一般欣賞植物的體驗。行經木棧道時,左一棵三公尺高的非洲風蘭,右一棵四公尺高的帝王鳳梨;緩緩步下木棧道,環視一周,眼前全是都市少見的熱帶植物。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野心不小,不只把熱帶雨林搬到智農館,策展主題「種源奏鳴曲」一次挑戰了「不會開花」的植物、「不具觀賞價值」的原種植物及特大號植物的佈置美學。


主調:種原保存計畫


12年前,李家維總編輯以異地栽植的保種計畫獲得台泥集團董事長辜成允及辜嚴倬雲女士的支持,在屏東縣高樹鄉成立「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活體植物收藏迄今已近3萬3000種,名列世界第一,超越第二名英國皇家植物園、第三名美國密蘇里植物園及第四名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如果想更了解「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科學人》2008年2月號〈為熱帶植物打造諾亞方舟〉為初期的完整介紹, 2017年9月號〈到索羅門,備份植物〉精采呈現植物蒐藏的冒險故事;網路紅人「植物獵人」阿介就在保種中心工作, 2017年11月號〈植物獵人的科學探險──洪信介〉原汁原味呈現阿介的日常生活。


翻開保種中心的歷史篇章,不乏像阿介這樣有著巨大能量的小人物。其實,全球第一座民間熱帶植物保種中心的成立,源自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一名技工的啟發。李家維總編輯同時為保種中心執行長,是這項計畫的發起人,當年擔任科博館館長時,一名技工特向他提出建言:「科博館應該發展植物園來收藏植物。」李總編輯評估之後,發現大多數有能力收藏活體植物的國家都在溫帶地區,收藏熱帶活體植物,技術、經費上都是挑戰,若是由相同氣候條件的熱帶國家收藏,相對容易些。「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自此肩負起熱帶活體植物收藏的重責大任,目標為保存物種及研究使用。為避免病蟲害感染珍貴植物,保種中心沒有對外開放,花博智農館展區可說是民眾可以接觸珍貴植物收藏的少數機會。


行板:原生種逐漸消逝


走進展場,一個疑問在心中油然而生:鳳梨也算珍貴植物?鳳梨科植物展區的展板當頭棒喝:「鳳梨不只是水果,除了吃鳳梨,你還知道什麼?」台灣引以為傲的農業技術拉開了民眾和原生種的距離,談到鳳梨,想到的是罐頭和各式各樣好吃的品種。其實,台灣並非鳳梨原產地,原生種鳳梨也不太能吃。鳳梨科植物在世界上約有3000種,除了一種是非洲原生種,其他都生長在中南美洲。難以想像,鳳梨田的鳳梨豐收時,雨林中的鳳梨正在消失。2008年,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向厄瓜多種原供應商訂了100種鳳梨,只收到75種;2009年再下單,對方表示只能提供65種。


體會活體植物收藏的不易與迫切,回頭欣賞這些奇花異草時,異常珍惜。生長在霧林帶的苔蘚植物是最早登陸的植物,氣候變遷導至濕度下降,不利於它們的生存。目前世界上有 1萬5000種苔蘚植物,保種中心在三年前啟動全球苔蘚植物收藏,已成功收藏 500種。要將綠茸茸的苔蘚移師到花博展覽,溫濕度的控制是極大的挑戰,藉此可以看出保種中心照護植物的技術十分純熟。


除了苔蘚植物,保種中心還有很多難以照料的珍稀植物都來自於熱帶高山的霧林帶。生長在海拔2000~2500公尺高山熱帶植物已經在最高處,遇到氣候暖化就沒地方去,迫遷也有一定的難度,如果將苔蘚植物迫遷,極可能會毀掉它們。保種中心設立雲霧溫室時,面臨能源消耗、黴菌病害等挑戰,決定在中高海拔設立雲霧林保種基地,一開始看上高雄六龜的扇平,但毀於2009年的莫拉克颱風;轉而和海拔2300公尺的梅峰農場合作,但由於該地冬天會結冰,最後改至海拔1000~1200公尺的溪頭林場,在那裡改建了兩座溫室,卻面臨旱災的威脅,終究挺過重重威脅,如今熱帶霧林植物才能在花博與大家相見。


小步舞曲:原生種很有意思


木棧道下方空間隔成好幾個玻璃櫥窗,櫥窗內冷霧瀰漫,水珠凝結在玻璃上,苔蘚、豬籠草、蘭花像精品一般陳列,閃耀綠色的光芒。保種中心資深蒐藏經理郭睿軒對豬籠草如數家珍,隨手拿起展區中央放置的豬籠草捕蟲囊便開始介紹:「蘋果豬籠草裡面住了世界上最小的青蛙,只有 0.5 公分,生活史都在豬籠草裡面完成,所以牠們的種名是以豬籠草的屬名命名,在馬來西亞可以看到。」睿軒經理2018年10月才去馬來西亞,不但看到世界上最小的青蛙,也體驗當地特殊的豬籠草料理。豬籠草的葉子特化成瓶狀,稱為變態葉,當地人會將蝦仁、油蔥、飯塞近瓶中烹煮,類似原住民的竹筒飯,賣馬幣一塊錢。


全世界有120種豬籠草,但台灣沒有原產豬籠草,也沒有豬籠草料理,不過仍可見園藝用豬籠草。睿軒經理推薦想種植豬籠草的民眾可以嘗試種戴瑞安娜豬籠草,它的雜交歷史可追溯到維多利亞女王時代,來自四個親本的雜交。豬籠草是雌雄異株,在野外的公母比是 100:1,兩者同時開花,靠風和蒼蠅授粉,因此要雜交成功十分困難。花博展場可以看到萊佛士豬籠草和蘋果豬籠草,和它們的天然雜交種虎克豬籠草、人工雜交種。


不要以為豬籠草都是捕蟲維生,有一種有趣的豬籠草食性特殊。勞氏豬籠草在瓶蓋上結滿糖霜,吸引鼩鼱坐在瓶緣舔食,鼩鼱一面吃、一面排泄在瓶中,勞氏豬籠草儼然成了天然的廁所,靠鼩鼱的排泄物維生。BBC Earth的影片「Incredible "Toilet" plant」清楚拍到鼩鼱上廁所的畫面。


尾奏:原生種值得留存


展場櫥窗的另一側擺滿了秋海棠,各式葉形相映成輝。秋海棠來自石灰岩地形,可在水泥礦區找到其身影,生長區域局限,容易受環境破壞影響。保種中心資深蒐藏經理陳俊銘提到:「保種中心在2015年開始與廣西植物所、深圳仙湖植物園研究團隊,一同深入貴州、廣西、廣東等多處台泥廠區石山進行考察,採集植物標本,引種植物活體,期望在開發環境資源的同時,平衡環境保護。2018 年將進行花蓮礦場的場地勘查。」


談到秋海棠,讓人憶起已逝的秋海棠專家彭鏡毅教授,他的研究範圍遍及雲南、廣西、越南、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度、緬甸、寮國、印尼等地,一生發表了93個秋海棠新種, 2009年他把珍貴的收藏捐給保種中心,使保種中心成為最大的秋海棠活體收藏中心。如果想了解彭教授的故事,可見《科學人》2010年1月號〈不辭路遠看花開 秋海棠專家彭鏡毅〉;若是和彭教授一樣著迷於秋海棠,那就不能錯過彭教授的遺作《為愛走天涯 踏覓秋海棠》。


欣賞完這些「非以花著稱」的植物,繞出展場隨即瞥見一排優雅的蘭花,旁邊放了一株不起眼的綠色植物,經俊銘經理解說才知,這是號稱「軟黃金」的香草蘭,價格僅次於番紅花,沒辦法天然授粉,因此需要人工授粉,而且開花時間不到一天,十分難種植。香草蘭授粉之後,果莢發酵會產生香草醛,就是一般聞到的香草味。現場展示了許多台灣本土的蝴蝶蘭原種,顏色豔麗的觀賞用蝴蝶蘭都是用這些蝴蝶蘭原種放大特徵、改良而來。俊銘經理很強調「留住本」,他認為「沒有這些原生種,就沒有這些漂亮的品種。」


種原奏鳴曲一路從鳳梨、苔蘚、豬籠草,演奏到秋海棠、蘭花。要將這首曲子演奏得和諧、動聽,不是容易的事。這些珍稀的種原音符必須牢牢黏在自然樂譜上,任何缺漏都將曲不成調。


《科學人》雜誌的延伸閱讀:


豬籠草

〈BBC Earth影片「Incredible "Toilet" plant」


秋海棠

《為愛走天涯 踏覓秋海棠》,彭鏡毅著,麥浩斯於2018年出版。

〈炫麗變化秋海棠〉,《科學人》2014年3月號。

〈秋海棠的光學魔術〉,《科學人》2014年3月號。

〈不辭路遠看花開 秋海棠專家彭鏡毅〉,《科學人》2010年1月號。

〈演化路上的台北秋海棠〉,《科學人》2008年12月號。


蝴蝶蘭

〈台灣阿嬤風華再現:蝴蝶蘭〉,《台灣科技產業驚嘆號》,蔡盈珠整理採訪,遠流於2010年出版。

〈台灣如何成為蝴蝶蘭王國?〉,《科學人》2007年11月號。


(圖:站在木棧道上俯視鳳梨科植物,可以觀看到放射狀形態。)


(圖:仰視帝王鳳梨,不自覺發出讚歎聲。原來鳳梨除了放在水果籃,也有如此威儀。)


(圖:展板上犀利的問句讓人直冒冷汗。)


(圖:經過經心佈置,苔蘚植物和豬籠草化身綠色精品。)


(圖:豬籠草的上位瓶細長,下位瓶圓胖。)


(圖:霧裡開花,越看越有趣。)


(圖:原來,第二貴的香料植物──香草是蘭花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