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院-挑戰卓越系列

觀察東亞社會不同文化下的家庭代間關係

撰文/中央研究院

中研院-挑戰卓越系列

觀察東亞社會不同文化下的家庭代間關係

撰文/中央研究院


每到年底,出外打拚的遊子就開始籌備春節返鄉計畫,訂車票、聯絡親友碰面時間,這樣的情景在臺灣或是華人社會,必定不陌生。那麼,在亞洲其他國家,「離巢」的孩子與故鄉父母聯繫的情形又是如何?


亞洲包含30 多個國家,擁有豐富多元的文化,想深入了解當代亞洲家庭,從跨文化角度分析家庭的結構變遷與動態過程,至關重要。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蔡明璋與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楊文山以〈東亞社會的家庭往來和代間聯繫〉(Familial Exchange and Intergenerational Contact in East Asian Societies)為題,利用中研院與其他國家合作建置的資料庫「東亞的社會調查」(East Asian Social Survey)調查臺灣、中國、南韓、日本不同世代家庭成員的互動關係、家庭行為以及價值觀。


這項研究取樣自2006 年的資料庫數據,歷經兩年分析,研究結果收錄在由蔡明璋和臺北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陳婉琪編輯、於2017 年出版的專書《亞洲的家庭、工作與福祉》(Family,Work and Wellbeing in Asia),當中有許多有趣的發現。


有多久沒回去看看父母了?


調查中詢問沒有與父母同住的子女過去一個月內與父母聯繫的次數,聯繫方式包括面對面、透過電話、電子郵件和社群網路;也同時詢問兩代之間是否互相提供財務支持、協助家務等;以及詢問臺灣與中國子女的孝道觀念,例如關於子女奉養及順從父母等想法。


蔡明璋說:「聯繫就是關係維持。一般來說,東亞國家大多受儒家思想的影響,重視孝道,但即使如此,各地表現仍不盡相同。」在臺灣,沒有與父母同住的成年子女比例約30%,是調查國家中最少的,中國最多,超過半數,韓國約45%,日本約38%。其中,臺灣子女與父母聯繫頻率最多(平均每月7.1 ~ 8.8 次),日本最少(平均每月4.0 ~ 5.5 次);日本兩代間的聯繫,平時並不緊密,子女會在父母年邁、健康狀況差時才與父母聯繫較為密切以及考慮同住。與傳統印象不同的是,調查顯示,韓國長子和父親的往來並不頻繁,論文寫道:「似乎有種脫節的關係。」


由於臺灣的國土面積小,不難理解兩代聯繫會較其他東亞國家來得頻繁。蔡明璋表示,物理距離是其中一項因素,但可能非主因,例如調查顯示兩代居住地的平均通勤距離,臺灣和日本差不多,在82 ~ 84 分鐘之間。他認為,文化價值觀才是主因,「臺灣人在居住選擇上,會考慮不要離親戚太遠,這是文化使然。文化規範暗示在這個社會的人應該怎麼做、什麼是這個社會可接受的方式。」


即使是臺灣與中國,也有差異。蔡明璋說:「這是兩個不一樣的社會。」例如在臺灣,孝道量表得分高者更常與父母聯繫,父母的健康狀況差,也會提高子女與父母聯繫的頻率;而這兩項因素,與中國子女和父母的聯繫頻率則無相關。此外,居住距離越遠以及手足數量越多,都會減少中國兩代間聯繫的頻率。而中國和臺灣相同的現象是,男性以及受過高等教育者更容易與父母聯繫。


你和父母談錢嗎?


這項研究另一項重點放在代間交換(intergenerational exchange),也就是探討不同社會的父母與成年子女財務交流的型態,大致可分為「向上轉移」,即子女提供父母經濟支持,反之則是「向下轉移」;「互惠」是往來頻繁、雙方有借有還,常發生在家庭經濟情況不好、兩代同時缺錢時(但與國家收入高低較無關聯);以及「各自獨立」,指鮮少金錢往來。


調查顯示,華人社會例如中國、臺灣,向上轉移較多、向下轉移較少,這與西方社會相當不同;韓國社會較多互惠情形;相較其他三個國家,日本兩代之間最為獨立。蔡明璋表示,日本兩代之間平時較不談錢,但父母會在特殊時機把財產轉給子女,例如子女念大學、結婚、進入職場或做開始經營生意;相較之下,華人社會的繼承行為較為普遍,「但父母什麼時候給就不知道了,我們的規範沒有那麼明顯,不像日本,父母很清楚在哪個時間點上要做什麼。不明確意味變異性大,不易抓出固定模式或規則,例如遺產何時給?這會讓臺灣子女之間常要進行協商,但也意味容易出現爭產情況。」


若把代間交換與聯繫頻率兩項因素綜合來看,在東亞社會,向下轉移與互惠都有助於促進聯繫,向上轉移則否,似乎意味了對父母的財務支持在某種程度上履行了孝道責任,連帶減少親子聯繫。綜合而言,現代東亞國家的家庭生活型 態益發偏離過去東方社會重視的大家庭觀念,東亞國家的成年人也越來越多選擇建立自己的住所,而不是與父母同住;父母也較過去更重視個人空間,與子女保持適當距離,非必要時不同住、不要求子女金錢奉養。以前在亞洲社會習以為常、甚至認為天經地義的家庭規範,在現代社會漸漸有所改變。然而在不同文化的比較下,各國也顯現各自特色,臺灣家庭的代間關係緊密;中國在近年經濟發展下,子女對於父母的奉養,提供較多金錢,但聯繫頻率並未提升;日本社會則兩代都較為獨立、互不干預。


早期傳統家庭觀念在現代社會逐漸轉變,不再只有東、西方差異的二分法,光是東亞社會就可細膩深究出許多不同面向。蔡明璋表示,這意味整個東亞社會的家庭行為受到各自內在動力的影響,不是單一結構性的外在環境與文化所致。「每個文化都不一樣,這也是我覺得社會學有趣的地方。」


延伸閱讀:

想知道此專書的更多資訊,請見網站:http://www.springer.com/series/8416

想知道調查主題和統計資料的更多資訊,請見東亞社會調查(EASS)的官方網站:http://www.eassda.org


【研究者簡介】



蔡明璋
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亞太區域專題研究中心執行長,研究專長是比較東亞社會、全球化、生活品質、社會指標,近年主要研究東亞社會的家庭生活品質與福祉。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1月201期我們在看假新聞?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