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創講堂

從科技研發到科技政策論述

講者/林盈達(國家實驗研究院副院長、交通大學資訊工程系特聘教授)

撰文/整理/科學人

科創講堂

從科技研發到科技政策論述

講者/林盈達(國家實驗研究院副院長、交通大學資訊工程系特聘教授)

撰文/整理/科學人


在台灣這個社會,每個人從小就被教育要好好念書,長大後若當教授就好好做研究,不要管別的事。我們被教育成單一能力、單一價值觀的人,所以社會充斥single-dimension(一維)的人,可是事實上,推動世界往前進的通常是multi-dimension(多維)的人。


林盈達指出,做研究本身也是multi-dimension。做研究有4P的產出:paper(論文),patent(專利),prototype(原型),people(人才)。做研究需要建立各種能力,我們還是能只專注在論文產出上,但不應畫地自限,局限在單一能力和單一價值裡,因為:生活在one-dimension的人沒辦法理解two-dimension(二維)的世界,同樣地,生活在two-dimension的人沒辦理理解three-dimension(三維)的世界,當然也沒辦法解決three-dimension的問題。


學而優則仕?


雖然社會鼓勵人們專注在單一能力和價值,卻又推崇「學而優則仕」這件事。問題是,學跟仕是不同的dimension,需要不同的能力與價值。把研究做得很好的教授找去當官,卻沒有訓練他如何當官時,就可能搞砸,變成「雙重失敗」:他的研究生涯結束,當官、行政事務也失敗。


要建立不同dimension的能力,必須透過學習與合作,才能從一個dimension進到另一個dimension,就像是天線從一根變成很多根,能力和價值也變得多元。


林盈達就自我定位是multi-dimension的人,在研究生涯裡不停合作也學習。他有關multi-hop cellular的論文已有850次引用數並被通訊組織標準化,也成立了新創公司和新創實驗室,也寫了一本英文教科書。他在八年前開始進行國際學術服務與合作,自己打算在70歲退休,之前會繼續學習和合作,讓天線長更多根出來。


改善環境,人人有責


在不斷成長的過程中,林盈達在幾年前開始想一個問題:在惡劣大環境下,改變自己的小環境,能改變的空間有多大?他得到的答案是改變會很少。林盈達說︰「大環境不好,你的努力只是局部優化。」他體認到科技政策像是大環境、一個生態,我們應該多關注。對科技政策的理解是另一個dimension,必須透過學習與合作,才能建立這根新的天線。


只有在科技政策上軌道的大環境裡,學術環境才會好,整體環境才會變好。但什麼樣的人可以做科技政策論述?林盈達認為門檻其實沒有很高,他提出四個條件:要有技術背景、要有常識、要有熱情、要有論述能力。


林盈達曾經和夥伴就四類科技政策發表過意見:服貿二類電信、中資投資台灣IC設計產業、資安技服中心定位、科技政策的組織改造。林盈達解釋:成功擋下中資投資台灣IC產業這部分,事後證明這是各國採取的保護模式,因為中資進入的產業最後都會變成紅海,美、韓、日也採取類似措施。另外,林盈達也提出科技組織的改造,明確定義各部會上下游的關係。林盈達認為只有透過這樣改善大環境,才能讓學術與產業的生態環境變好,大家做事才不會事倍功半。


林盈達在演講最後提出七個「不要」送給科技人:
一,不要自我設限,變成單一能力和價值取向的人。
二,不要相信two-dimension的人可以解決three-dimension的問題。
三,不要停止演進你的學習和合作模式。
四,不要認為政策影響不到你,因為這是個生態體系。
五,不要認為政策只是政治人物的事情。
六,不要只關心小我,不關心大我。
七,不要做我們以前討厭的人做的事。


《科學人》雜誌的延伸閱讀:

〈多元合作方程式〉科學人2015年2月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9月199期腦中第七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