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即時文摘

矽谷科技人對抗科技成癮

一些科技公司前員工驚覺科技成癮對社會的危害,成立人性科技中心,推動企業研發有益於大眾的科技產品。

撰文/格內麥爾(Larry Greenemeier)
翻譯/科學人編輯部

SA即時文摘

矽谷科技人對抗科技成癮

一些科技公司前員工驚覺科技成癮對社會的危害,成立人性科技中心,推動企業研發有益於大眾的科技產品。

撰文/格內麥爾(Larry Greenemeier)
翻譯/科學人編輯部


一群曾任職美國加州矽谷科技公司的人士,最近對科技成癮的大眾發出警告:社群媒體、網路及行動裝置上各類應用程式藉由吸引我們的注意力來獲利,這類技術正在侵蝕我們的社會。他們成立人性科技中心(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目的促使科技公司研發對社會有益的產品,而非僅藉操縱大眾行為謀取私利。


該中心由Google前「設計倫理」專家、Mozilla及晶片製造商Nvidia的前任經理共同成立。他們面臨許多挑戰,其中最諷刺的是,該中心仍須透過社群媒體及網路來產生影響力。他們也承認,對YouTube、臉書、Snapchat及推特這些靠攫取人們注意力獲利的公司,想改變它們的商業模式非常困難。


不過,該中心仍希望敦促科技公司開發不那麼容易讓使用者分心的產品(雖然其多數成員早就靠開發及銷售這類「成癮性科技」而大賺一筆),並減少人們盯著螢幕的時間。此外,該中心希望迫使政府採取措施確實保護消費者。


使用科技真的會成癮嗎?如果是,你怎麼知道自己成癮?人性科技中心真能解決這個問題?或只是另一項使人分心的把戲?Scientific American向愛爾蘭都柏林三一學院精神病學系的副教授麥卡錫-瓊斯(Simon McCarthy-Jones)請教這些問題,以下是節錄的訪談內容:


使用科技產品有助我們工作或打發空閒時間,但持續使用多久算是成癮?


這個問題可參考英國諾丁漢特倫特大學社會科學教授格里菲斯(Mark Griffiths)提出的六項判斷是否成癮的準則。以使用社群網站為例,這是你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嗎?你的想法、感覺及行為是否都受影響?你是否藉此改變情緒(例如引起興奮感或對事物感到麻木)?你是否為了獲得相同的效果而不斷增加使用次數?如果你無法登入網站,是否產生負面影響(例如易怒或頭痛)?使用這類網站是否引起你與伴侶、孩子或雇主的衝突?你是否常在限制使用社群網站一段時間後又恢復過度使用?


如果你滿足上述條件,可能就對社群網站成癮,不過這仍非公認的精神疾病。類似方法可用來判斷線上遊戲這類網路行為。事實上,網路遊戲障礙症(internet gaming disorder)已列入精神病學的聖經—最新版《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5),並建議對此進行更深入的研究。世界衛生組織(WHO)也把遊戲障礙症列入修訂中的《國際疾病分類標準》。


為什麼很多人總是無法自拔地查看行動裝置及社群媒體上的更新訊息?


當我們增加使用科技產品的次數,便可能因此成癮,我們可使用這些產品來滿足歸屬感、地位與能力等心理需求。這可藉內在動機促發以引起我們對能力、刺激或自身處在最佳狀態的感覺,且各有不同報償;這類行為也可由外部動機促發,例如獲得他人的稱讚。我們也藉科技裝置避免痛苦的想法與感覺,或逃避現實。別低估人們不想面對自己的傾向,根據研究,我們(尤其男性)很難放下手邊事務靜下心思考。此外,許多科技產品不定時發出各類誘因,讓我們更容易上癮,例如,我們不知道臉書何時會跳出通知訊息。


什麼因素使人容易科技成癮?


這有許多原因,我舉三個例子說明。首先,個性影響你是否易於科技成癮。根據一份比利時的研究,難以克制使用社群網路的人情緒較不穩定、較不和善與較不認真,也較缺乏自我控制力和自尊心;相較社群網路一般使用者,過度使用的人通常較寂寞與沮喪。再來,有證據指出,一些特定基因變異可能使腦內多巴胺(dopamine)分泌減少,更容易讓人沉迷網路遊戲。第三,你使用科技產品的動機也影響你是否成癮。例如可能想藉打遊戲排除或調解負面情緒、與人連結並熟悉某些技能。


提出這些例子不是指責使用者。人們生活在一個時常無情且把他們排拒在外的社會,而具有強大吸引力的科技產品總在向我們招手。任何科技使用的問題都必須考量產品、使用者與社會等面向。


是否有證據顯示,科技裝置及社群媒體公司在研發產品時是以讓使用者成癮為目的?


如果想設計出讓人成癮的科技產品,成果可能和現在市面上許多產品類似。事實上,科技商品的研發似乎易受市場影響而傾向讓使用者成癮。有些公司兜售某些與成癮機制(例如釋出多巴胺或學習理論)有關的資訊與技術,可以幫助企業提升產品的使用次數與顧客忠誠度,同時可能增進使用者健康並帶來其他益處。因此,從外界角度來看,某些科技產品似乎是為了讓使用者成癮而研發,但有些人認為實際上並非如此。


人性科技中心有辦法解決這項問題嗎?尤其是該組織仍必須透過他們所責難的成癮科技來增加影響力。


該中心似乎很了解這項矛盾,他們在其網站上就嘆道:我們的確有臉書粉絲專頁。他們也推薦人們使用「動態消息終結者」(Newsfeed Eradicator)這個擴充應用程式。但是,我更在意另一個問題:科技產品是否侵犯我們的思想自由?


人類思想自由與該中心有什麼關聯?


國際人權律師阿萊桂(Susie Alegre)曾撰文探討現代科技與思想自由的關聯。她提到,若思想自由代表我們保有思想的隱私權,那該如何看待臉書計畫發展腦機介面(BCI)技術?阿萊桂也發現,避免想法遭灌輸或竄改,我們才能享有思想自由。然而,若我們聯想到2014年臉書惡名昭彰的動態消息實驗(該公司竄改68萬9000名用戶塗鴉牆上的訊息),或是人性科技中心共同創辦人哈里斯(Tristan Harris)所說,科技公司「正在形塑我們的思想、感受與行動」,並且「把人們程式化」,我們可能疑惑,人真的保有思想自由嗎?


因為思想自由是人的絕對權利,人性科技中心可把維護此權利納入他們的任務:以人權為本,關注科技是否侵害我們思想自由的絕對權利。該中心認為科技操縱我們不道德,因此應該改變;其實應該是,如果科技操縱我們且侵害到思想自由的絕對權利,那麼科技必須改變。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0月200期【年度專輯】人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