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創藝術

魔幻感知與科技神秘主義-梵松.居彭的《立體.境》

身為二十世紀的科幻文學三巨匠之一的亞瑟.克拉克(Arthur Charles Clarke,1917-2008)曾說過:「任何足夠先進的科技,皆與魔法無異」,這個對於先進科技和神秘主義之間的對喻關係,或許更貼近於,「科技」與「藝術」兩者結合時的審美衝擊。

撰文/沈伯丞 圖/台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科學創藝術

魔幻感知與科技神秘主義-梵松.居彭的《立體.境》

身為二十世紀的科幻文學三巨匠之一的亞瑟.克拉克(Arthur Charles Clarke,1917-2008)曾說過:「任何足夠先進的科技,皆與魔法無異」,這個對於先進科技和神秘主義之間的對喻關係,或許更貼近於,「科技」與「藝術」兩者結合時的審美衝擊。

撰文/沈伯丞 圖/台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立體.境》劇照 ⒸMarcDomage)


儘管CP史諾(Charles Percy Snow,1905-1980),曾經在他的《兩種文化》(The Two Cultures)書中提出了科學和人文兩種不同的文化切割了當代知識份子的視野及思考模式,然而從歷史的角度上觀察,「藝術」和「科學」卻時常是緊密相依的,無論是卡拉瓦喬(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透過暗箱(camera obscure)的應用來繪製逼真的圖像,亦或者是巴洛克時期的機械劇場(mechanical theater)利用複雜而精密的的機械齒輪運動,創造出可動的劇場場景,構成了最早的戲劇特效。從前述的案例可知,藝術家對於科學及科技的好奇與嘗試,總是刺激著藝術創造的發展與變化。而梵松.居彭(Vincent Dupont)的舞蹈創作恰恰是這個藝術發展傳統的當代明證。

(《立體.境》劇照 ⒸMarcDomage)


一如前述的案例,梵松.居彭(Vincent Dupont)的創作一方面應用了「光學」;一方面運用了視覺認知的錯覺,並且導入了當代的VR技術概念,藉以創造出結合了理性的計算和感性的體驗交融的魔幻時刻。從光學及視覺原理上看梵松.居彭的作品,可以發現其所依憑的視差原理(從兩個不同的點查看一個物體時,視位置的移動或差異)及其相關技術,早在十九世紀初期便已經由「現代實驗光學之父」大衛‧布儒斯特(David Brewster, 1781-1868)開發出來,然而梵松.居彭的卻不止步於視錯覺的認知遊戲,而是更進一步的將認知錯覺多維化,透過聲音的編造,藝術家挑戰著當代科技在審美體驗上的應用可能。而一如藝術家自己曾說過的,其著迷於所創作出的視錯覺繪畫,因此在其應用科學原理進行創作的背後,乃是向前輩藝術開拓者的致敬。

(《立體.境》劇照 ⒸMarcDomage)


梵松.居彭的作品,不僅回溯了雅各布‧達‧恩波利(Jacopo Chimenti da Empoli,1551-1640)因異想而創造出立體視覺技術的藝術歷史,並且更進一步地探索著超越身體認知的界限。從視差到立體視覺乃至於聲音、光影的當代技術應用,《立體.境》(Stereoscopia)讓觀者的大腦接收不同而繁多的訊息類型,從而創造了深度的身體感知,當觀看與聆聽的深度和距離產生落差時,認知便進入了撲朔迷離的魔幻時空裡,唯有審美的深度知覺,從感知的深處浮現。


理性的計算和感性的體驗交融時,科技體驗便轉而成為了審美感知的魔幻時刻,而觀賞梵松.居彭的舞蹈創作或許正是這類神奇時刻的最佳體驗。夾雜著當代全身性體感技術、古典立體視鏡的復古品味及舞蹈的身體挑戰,《立體.境》其創作實踐具體得展現了亞瑟.克拉克:『發現可能性的界限的唯一辦法就是越過這個界限,到不可能中去』,這句名言的精髓。

(《立體.境》之藝術家-Vincent ⒸPierre Ricci)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202期睡眠學習不是夢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