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觀點

族譜藏基因,兇嫌終現形

文學和科學都是求真,在推理的過程和歸納結論的方法,其實是相當一致的。真相,就是時間的女兒。假以時日,真相終會大白!

撰文/曾志朗

科學人觀點

族譜藏基因,兇嫌終現形

文學和科學都是求真,在推理的過程和歸納結論的方法,其實是相當一致的。真相,就是時間的女兒。假以時日,真相終會大白!

撰文/曾志朗


出春近夏,氣溫忽冷忽熱。一下子來了幾天雨,也是忽大忽小;一會兒豔陽高照,熱氣炙人。我住家、工作都在台北市,城市坐落台北盆地中央,北靠陽明山,東鄰雪山山脈,西邊有河入海,基隆河穿心而過,有湖有丘陵台地,地球暖化造成的氣候變遷影響很大,常常東區有雨,西區日照,北區加毛衣,南區去夾克!閩南話有句諺語「春天後母面」,用來形容台北四、五月的天氣,倒是非常貼切。這樣的時節,偷得一丁點空檔,窩在研究室裡讀小說,真是一大樂事。


此時也是大學的期中考剛結束,在台灣師範大學巧遇陳秋蘭院長,聽說我這個科學人嗜讀小說,尤其是偵探小說,每晚睡前必讀小說伴夢,是個不折不扣的小說迷,於是邀我以科學人的角色,談談讀小說的經驗和心得。她說:「你被公認為最會說故事的科學人,請你來向我們文學院的學生說說科學家和科學研究發現的故事吧!」我一直認為科學教育不是只面對理工科系學生,更要能獲得文學院學生的認同,就義不容辭的答應了,定了個講題「科學人看小說:與人文零距離」,並給了份作業,希望學生們先讀完鐵伊(Josephine Tey)的著名小說《時間的女兒》。


我特選這本號稱有史以來最重要的歷史偵探小說,做為演講前的先修讀物,有幾個原因。第一,我想知道有多少學生會在聽講前做功課,我並不期待他們會去圖書館借閱,但會不會上網查讀相關資料與討論呢?第二,我想讓文學院的學生體會「Words are mightier than sword!」(文字比劍更鋒利)的真正涵義。這本小說顛覆了英國皇室一段自以為正義凜然的「正史」,連大文豪莎士比亞都被騙了,根據都鐸王朝編纂的教科書,將前朝國王理查三世描繪成駝背跛足、手臂萎縮又面目猙獰的小丑,而且惡毒謀殺兩位小姪兒,篡奪王位。文字確實可以置人於死,理查三世幾百年來都受此詛咒。


但歷史都是真的嗎?小說家鐵伊藉筆下的大偵探,為理查三世翻案。這位大偵探是對人臉有特殊興趣和感覺的蘇格蘭警場警探,因傷臥床,靠著看一堆人物畫像打發時間,其中最有特色的一張臉,看來「杞人憂天、責任感強烈,背負沉重負擔」,竟是大惡人理查三世。專業經驗告訴他,那不可能是張壞人的臉。經由史料文獻,抽絲剝繭的追查,終於還理查三世一身清白。但諷刺的莫過那位製造「假新聞」成教科書內容的人,卻是英國歷史上公認最正直、最受人信任的聖人摩爾(Thomas More)。原來號稱「良相佐國」(A man for all seasons)、寫過《烏托邦》的摩爾,僅憑理查三世死敵的一面之言,就讓他含冤數百年。其實幾個世紀來,不斷有學者舉證推翻殺姪奪位一說,這本小說問世後,再度引起學界的大辯論,正可謂「文字可置人於死;也可以起死回生」!


第三,選讀這本小說的另一重點是要指出,文學和科學都是求真,在推理的過程和歸納結論的方法,其實是相當一致的。文學工作者要重建已消逝的歷史真相,需要在浩瀚的文獻中爬梳各個故事,去蕪存菁,尋求佐證,讓真相浮現。科學技術則可幫忙去除許多造假的敘述,例如號稱千年的文件,現代的化學家可以很快檢定書寫文字的墨汁年代,真假立辨。尤其近代考古研究的技術,加上AI在大數據的分析能力,都能跨越時間的鴻溝,完成遠古事件的拼圖!


小說牽涉到的總是人事物,其中最重要的核心不外乎人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用了什麼工具?做了什麼事?產生什麼後果?現代科技對人的最重要發現,就是基因。基因的分析,代表家族的傳承關係。在歷史的長河中,只要能找到可比對的基因,即使隔海跨國移民,都可以跨世代追尋到遠方親戚。新的高科技基因分析法,給人類帶來無遠弗屆的歷史感。


這跟理查三世也有關嗎?是的,理查三世的平反故事還未到終章。2013年,英國萊斯特大學研究團隊在距離當年博斯沃斯原野戰場(理查三世戰死之處)30多公里的萊斯特城內一個停車場地下,挖出一具屍骨,不見裹屍布,也沒有任何可供辨認何地何許人也的配飾。根據肋骨的放射性碳年代分析,遺骨屬於1455年至1540年間的人,年約30,營養豐足。骨骼的形狀和高度,脊椎側凸和右肩稍高的駝狀,甚至頭部被斧槍砍傷致死的痕跡,都符合傳說中的理查三世。但種種佐證仍不足以確定這具在此躺了500多年的屍骨就是理查三世,只有比對基因,才能一槌定音!


關鍵問題來了。要和誰的基因比對?當今世上,還能找到理查三世家族的後代子孫嗎?但既然是英國皇室,家譜總該會完整保留在皇室的圖書收藏室中吧!萊斯特大學的人口學家和歷史學家找到了理查三世姊姊(約克的安妮)的子孫中有兩位仍在世,一位生於加拿大,目前在倫敦,另一位則不願透露個人資料。研究人員最後在英國和法國的三個實驗室進行DNA檢測,結果發現,兩人的粒線體DNA和遺骨上的樣本相吻合!如今這具遺骨安放在萊斯特大學圖書館一個上鎖房間裡,以玻璃罩覆蓋的黑色天鵝絨墊上,獲得一位國王應有的尊重。研究者希望經由遺骸的發現與研究,能讓世人重新認識這位遭惡意構陷的無辜者的「真實面貌」。


確實,人文求真向善與科學格物致知(發生過的和未來可能發生的),兩者相輔相成,原為一體。但故事不會停留在這裡。有了族譜和基因,還能做什麼?族譜的完整是必要的,基因分析的精進是必然的,結合兩者產生的力量延伸至其他應用,成為很自然的發展。例如協助確認不明屍體的「親人」,或者提供線索,讓警探沿線追尋,找到已走入死胡同案件的「犯人」!


1976年至1986年間,美國加州出現了10多起謀殺案、50多起綁架案和100多起竊盜案,雖然分散不同地區,卻指向同一凶手,多年來警方對這位無所不在的金州殺手束手無策。隨著科技進展,警方掌握了凶嫌的DNA,更在犯罪現場找到一個完好的樣本,但關鍵問題仍是:跟誰的基因比對?2018年加州首府沙加緬度的刑警想到了利用基因族譜資料庫(如GEDmatch),來尋找可能的嫌犯。他們比對各族譜的基因數據,逐漸縮小範圍,終於找到最符合標的基因的那個族譜,再縮小查證範圍,進而找到兇嫌的親屬基因最符合標的基因。BINGO!就是你,一個曾當過警察的退伍海軍,1996年因偷竊被補,但不久就因證據不足獲釋,這一次面對基因辦案終於無從遁逃。


金州殺手因隱藏在族譜的基因而現形,成為警探史上的里程碑。基因的分析比對,也因為有了越來越正確完整的基因族譜資料庫,成為刑警探案的有力途徑。犯罪學專家相信,結合兩者辦案,將有助解決美國10萬個已凍結的謀殺案,和找到4萬個不明屍體的主人。事實也是如此,近一年來,美國各州不少懸案因此找到跨州隔海的凶嫌,也確實鑑定出許多不名屍體。但科技進展,有善的一面,有時也會帶來負面效應。在網路高度發展的數位世代,個人的基因內幕暴露在公共場域中。個資沒有保障,隱私變成笑談。先進科技的兩面刃,正在上演,成為另一個嚴肅課題。


然而基因科研突飛猛進,族譜的完整建構,讓人們更能緬懷家族離散興衰的親情凝聚力,又有誰會想到這表面看來互不相干的知識領域,在整合之後,產生巨大的偵探威力。理查三世的遺骸,500年後得以重新安葬,而金州殺手犯案無數,經過30多年也能逮捕歸案。「Truth is the daughter of time」,假以時日,真相終會大白!從小說到現代基因探案,科學人潛力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