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觀點

出乎意料,不見也罷!

忽略不正常的事物,在人類的抉擇行為上,沒有害處,反見其利,因為在環境急速變遷的危機中,人們可以很快排除不符合環境脈絡的事件,集中心力,創造新的契機。

撰文/曾志朗

科學人觀點

出乎意料,不見也罷!

忽略不正常的事物,在人類的抉擇行為上,沒有害處,反見其利,因為在環境急速變遷的危機中,人們可以很快排除不符合環境脈絡的事件,集中心力,創造新的契機。

撰文/曾志朗


10月初,台灣的氣候仍高溫不下。我從機場外的臨停區汗流浹背走進機場,短短幾公尺,由火熱到冰涼,皮膚的毛細孔不再拚命排汗,清爽的感覺讓曬得昏昏沉沉的腦袋頓時醒來。我望著熙攘的人群,氣定神閒的遊來逛去,渾然忘記室外火爐般的焰熱,心中唯一的念頭是,現代人如果沒有電,要如何過活?人們已經習慣高科技的都會生活,而舒適的代價就是過度依賴持續的電力供應,只要缺電的時間稍微長一些,就苦不堪言,工商製造和金融貿易的經濟大磐石更是動盪不安。說穿了,電就是社會安全的罩門,而所謂強有力的國家防衛機能,沒有電,也都是空的!


既然理解「仰電生存」確實會造成災難,那麼人們就應該積極改變日常生活方式,重建往昔無電的生活型態,趨吉避凶才是?但說理容易,要實際改變生活習慣,確實是很難很難;而要求人們放棄電氣化生活的可能性,絕對是很低很低,成功的機率大約趨近於零吧!不信嗎?停止或減少吹冷氣也許容易做到,但隨便問問看,有多少年輕的下一代(甚至是我們這一代)願意不再使用手機或輕巧的平板電腦呢?大家難道不知道當一切已經被電綁架,沒有電就沒有生活,而沒有生活,生命的樂趣就不存在,奢談生命的意義?


這中間確實存在一個問題:為什麼危機當前,道理也簡明易懂,而且解決的方法就在自我生活的調整,但政府和人民卻無法正視這隨時發生的災難呢?往往學者專家官員口沫橫飛說得頭頭是道,大聲疾呼要節能減碳,苦口婆心要大家改變用電行為,但他們自家的電器需求,卻常常是大戶中的大戶。理性上的明知,何以不能反映在實際的行動上?知難行易或知易行難的關鍵平衡點到底在哪裡?道理何在?


飛行10多個小時後,飛機在晚間9點半抵達美國紐約甘迺迪機場。出發前,在台灣就已經訂好去耶魯大學的專車,司機等在入境口,拿著寫了我的名字的牌子,大大的字,我一眼就看到了。打聲招呼後,他俐落的往出口走,說會把車子開到乘客上下車的路旁等我,回頭加了一句:「look for my new car!」我也趁便去解手,因為上了高速公路還得跑一個半小時,身上最好無水一身輕!走出機場大門,迎面一陣陣冷風,攝氏9℃,地球另一邊的火熱消逝得無影無蹤,美國東部已經展現深秋的寒意了。


我站在路旁,前後左右極目張望,怎麼都看不到司機和他的車子。等了好一會兒,有點著急,拿起手機,正要撥電話,忽然聽見有人叫我的名字,仔細一看,司機就站在我的面前,在他背後,則停了一部銀灰色七人座廂型車。他帶著歉意說:「我就在這裡,一直在等你上車,但見你左顧右盼,就是不看我,所以才出聲叫你,不是有意要嚇你!」我確實嚇了一跳,因為人高車大,都在眼前。我明明張大眼睛尋找,卻對眼前這麼具體的實物,視而不見。我想我的這個經驗也不會是獨特的,很多人一定都有同樣「太專心因而看不見目標物」的經驗。這是怎麼一回事?


仔細回想,我站在路旁,一心要找的是輛黑色小轎車,因為司機對我說「car」,而以往租車行提供的「car」,總是黑色小轎車。一部較大型的銀灰色廂型車,即使就停在我的眼前,由於不是我所預期的黑車,加上出乎意料的大,我全神貫注在尋找黑色小轎車,對眼前反映在視網膜上的銀色大廂型車,呈現出視神經有反應但腦裡沒影像的結果。這種因為意料不到而產生視而不覺的效應,在認知心理學的研究上,已被證實是個很穩定的現象,稱之為「不注意視盲」(inattentional blindness)。


坐在後座,我一路反覆思索知識和行為之間的微妙關係,「大道理,卻知易行難」和「出乎意料,就視而不見」這兩個看似互不相干的獨立現象,但前者對行為的要求,不是意想不到的簡單(只是改變生活型態,能發生作用嗎?),就是想像不出的複雜(高科技問題深奧難解,不是一般人容易理解的專業知識),最好是避而不碰為佳,兩者確有異曲同工之妙!


我對這兩個切身的生活現象如此敏感,並反覆推敲其間關聯,實在是因為剛讀到《當代生物學》期刊新出爐的一篇論文〈Humans, but Not Deep Neural Networks, Often Miss Giant Targets in Scenes〉(人往往會忽略景象中的大型標的物,但深層神經網絡卻不會有這種缺失)。是巧合嗎?生活中處處可得印證;真是有緣,但有緣不就是吻合的期待嗎?


美國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和土耳其中東科技大學的教授們,合作了一個很有趣的實驗。他們讓受試者從電腦螢幕上的眾多圖片中,尋找指定的標的物,計算受試者在找出正確標的物後按鍵所需的時間,以及對同樣標的物但體積大到不成比例而受忽略的次數。例如上圖是一座洗臉台,擺有各式各樣常見的盥洗用具,受試者要尋找的標的物是牙刷。結果大部份的受試者很快找到小牙刷(正常比例),但多數人都忽略了洗臉台上還有一把黑色的巨大的牙刷(和洗臉台上的其他用品相較,超出一般認知的尺寸比例)。這個結果很符合「不注意視盲」出現視而不識的現象,那是因為周邊環境的氛圍,界定了牙刷的大小,因此符合比例的牙刷,受試者一眼就能看到,而那把尺寸出乎意料的大牙刷,不但不吸睛,反而「有看沒有到」了!


這個實驗在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完成,參加的科學家是心理和腦科學的教授。他們從生物的認知觀點去解釋結果,說明忽略不正常的事物,在人類的抉擇行為上,沒有害處,反見其利,因為在環境急速變遷的危機中,人們可以很快排除不符合環境脈絡的事件,集中心力,創造新的契機,那也是永續發展的必要能力!土耳其方面的合作者,則是電子資訊專業的科學家。他們利用深度學習的技術,訓練電腦建構了一套深層神經網絡,用來辨識物件,並能依功能給予分類,用這套模擬人類行為的程式,去進行上述搜尋指定標的物的作業。它們的特徵辨識,又快又準確,又不受周邊環境氛圍的影響。它們不因物件體型的比例,犯下視而不見的忽略選擇行為。它們太高明了,但就是「不是人」!


人機有別,讓我們看清楚人類犯錯的深層意義。在人類演化的過程上,對環境脈絡的覺識(contextual awareness)所建構的危機處理方案,尋求的不是最好的途徑,而是相互牽制之後所產生的最佳方式;人類犯錯,會感到不好意思,會因為社會關係的複雜互動,滋生不同程度的羞愧情緒。反觀人工智慧(AI),可以越來越精明能幹,就是不懂人情世故,沒有人味;AI犯錯,會快速調整參數,以強化計算能力,使自我更精確、更完善,錯誤只是過程,羞慚之心就免了,臉不紅,氣不喘。厚顏無心,只能是類人,而不是人類!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11月189期減重不能只算熱量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