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觀點

Brexit:脫歐終必合,地科研究如是說

脫歐再回歐,只是時間的問題。

撰文/曾志朗

科學人觀點

Brexit:脫歐終必合,地科研究如是說

脫歐再回歐,只是時間的問題。

撰文/曾志朗


飛機在晚間抵達美國芝加哥,走出機門,迎面的微風充滿涼意,鼻子忽然一癢,連打了三個噴嚏,加一個大大的哈啾聲,把旁邊的同機旅客嚇了一跳,一聲聲“God bless you!”讓我心裡一陣暖意,也提醒我,春天到了!


由芝加哥到賓州州立大學,要再坐一個半小時的小飛機,在過境旅館待了一夜,隔天一早,穿過中西部的玉米田,低飛進入俄亥俄州和賓州的交界,遠遠看到地面上三條河道交匯在一處的城市,那就是有世界鋼都之稱的匹茲堡,號稱美國最適宜居住的城市,擁有拿過美國職棒大聯盟五次冠軍的匹茲堡海盜,和贏得六次美國美式足球聯會超級盃冠軍的匹茲堡鋼人,更棒的是這賓州西邊的大城市除了運動出類拔萃,高等教育和尖端科研的能量也相當可觀。匹茲堡大學的醫學院聲名遠播,卡內基美倫大學的資工學程和人工智慧研究在全球也名列前茅。說這是個文武雙全的大都會,一點也不為過。


越過匹茲堡,飛機航向山區,一片片濃密的樹林佈滿在高低起伏的丘陵上,綠油油的,清爽極了,幾個湖泊點綴其間,在陽光下閃閃發亮,這一幅美麗的山景風光,真是賞心悅目!


飛機緩緩降落在賓州的地理中心點,小機場旁邊不遠處就是賓州州立大學。當年美國建國元老富蘭克林是個很有見地、眼光遠大的科學家,他認為一個國家要強盛,必須培養出有科技研發能力的人民,而民主社會的人民要有好的高等教育,才能建造出支持科技不停創新的社會文化。富蘭克林當賓州州長時,立法撥出州有土地給大學,建設現代化的校園,也主張州立大學要讓全民,不論社經地位,都享有受優質高等教育的機會,以增強一州的人力素養,而大學要有不斷創新的研發能力,才可能帶動社會發展,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提供所培養的人才得以發揮的舞台。


機門一打開,我迫不及待衝出去,迎面吹來一陣帶著花香的涼風,又讓我打了一串噴嚏,眼睛也開始癢了,我知道我真的回到培育我三年博士學程,又在我畢業40年後肯定我的研究生涯而頒給我傑出校友,同時也是誘發我過敏體質的母校了!環顧四周,仍有深深記憶的榆樹大道,黌舍之間盛開的如錦春花也那樣熟悉,還沒有走到「蹲點」三年的實驗室,眼淚就流個不停了。我一直不知道我是得罪了哪一種樹和哪一些花?久別重逢,它們再度釋放出歡迎我返校的花粉,引爆了我的過敏原,害我哭哭啼啼的,儼然一副近鄉情怯的模樣!


我是被「徵召」回母校開會的,因為校方有心規劃新的教育藍圖,主軸是打造全球化的課程內容,幫助學生體驗多元文化和實地參與不同社會的生活。在以往,論科技研發和經濟實力,美國確實位居全球主導地位,因此對美國學生而言,全球化就是美國化。除了學習外國語言相關科系之外,美國大學生到海外留學的人數少之又少。理科學生也許會有少數到英、法、德、荷,加兩瑞(瑞士和瑞典),到亞洲來的,簡直是鳳毛麟角;工程學科的學生更不可能往外跑,所有新興的科技和工程大業都在美國。但時代變了,美國不再獨霸天下。新任總統川普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再造偉大的美國!」言外之意當然是美國不再是世界的唯一主導者。美國國內的經濟發展比之往日相對緊縮,美國學生必須要有在世界各地創業建功的能力,這正是美國高等教育全球化的現實。


諮詢會議開了一整個早上,13位委員從世界各地來,除了四位來自學術界,其他都是跨國企業的總裁、副總裁或總經理。大家都感同身受,經濟風向已經吹往亞洲,賓州州立大學的學生必須了解歐洲經濟體由分到合、由合到分所演變的新秩序,更必須了解中國一帶一路串連俄羅斯、東南亞、波斯灣、中亞、東歐到歐洲所產生的巨大潛力。我們的共識是,將來的機會在哪裡,賓州州立大學的學生就必須在那裡;而賓州州立大學的影響力,也就會在那裡!


賓州州立大學坐落在四面環山的山谷裡,長久以來,校園生活確實比較保守,如今學校高層行政人員體認世局變化,要把教育實力延伸到正在大力發展的新興國家,課程的設計和鼓勵學生海外留學遊學的規劃,都要有「革命」式的變化,經費籌措自然是件不得了的事。校長在會議結語時,二話不說:「一切我來負責!我們要讓我們的學生在未來世界的動態變化中,有能力完成他們的夢想!」秉持著富蘭克林的辦學理念──高等教育要讓學生看到未來,也有能力走進未來,發揮潛力去創造使生命更美滿的未來。我感到富蘭克林的精神,仍然存在這美麗校園的每個角落裡。


會後的聚餐,也很有意思。餐前的酒會,校方安排了一場非正式的演講,由管理學院院長主講,分析英國脫歐(Brexit)之後的世界經濟變化。就在我們諮詢會議召開的三天前,英國首相梅伊宣佈,將在3月29日正式啟動脫歐的法定程序,這個變局不只牽動歐洲,也影響世界。所有委員都想聽聽專家對未來的分析,因為它攸關我們正在討論的高等教育全球化方案,尤其我也是歐盟研究諮詢委員會的審議委員,更想了解在英國脫歐過程中,科技研發和人才培育的經費和政策將受到怎麼樣的衝擊?


雖然只有半小時,但院長的學問和口才極佳,分析更是精闢。而我最感認同的是他說:「經濟體有如一整塊大陸。西邊斷了一小塊,但東南邊補進一大塊,而且這一大塊會越來越膨脹。不久之後,為了生存,斷掉的那一塊也不得不『西瓜偎大邊』,再回歐盟。那麼逐漸膨脹的那一塊在哪裡?答案是中國一帶一路將帶來的繁華。中國開通了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從此,中俄蒙日韓的物流直接由波斯灣進入中亞、中東、東歐、中歐和北歐。這條線上有豐富的石油,有古老的文明,有巨大的市場,對歐洲經濟體絕對有補血強身的作用。」


Brexit議題正夯,管理學者從社會科學專業分析英國為何脫歐,以及現在脫歐、將來卻可能回歸歐盟經濟體的變化,最近地質學家也有一個很有趣的新發現。英國倫敦帝國學院的兩位地科教授結合法國和比利時的地震學家,利用高解析度聲納儀測製出英吉利海峽海底的地形影像,也分析海底沉澱物的岩石成份,結果認定英倫三島本來是和歐洲大陸塊連在一起的,但在45萬年到20萬年前,冰河融化沖斷了連結的陸橋,又造成巨大無比的洪水,先形成窪地、大湖,然後沖開了底層的陸塊,英倫三島的脫歐現象因之產生,留下如今多佛海岸線上美麗的白岩斷切面。這壯觀的白岩懸崖,正是當年脫歐的見證。


兩位英國科學家在海底地質的分析中,也發現英國和歐陸雖然隔海互望,但兩岸之間有持續不停的海平面升降和地殼衝撞現象。他們接受媒體訪問時,淡定的說:「誰知道呢?根據目前的數據看來,海平面下降,地殼隆起的變化,是可預期的。到時候(也許幾百萬年後),由多佛就可以再度從陸面走到荷蘭。脫歐再回歐,只是時間問題,不是嗎?」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古有明訓,今有科學的見證。人文社會的變化如此,自然界的地理變化又何嘗不是呢?世事多變,分是必然,合也是必然,時間才是一切真理的解答。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7月185期多重宇宙很量子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