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觀點

科技獻禮,竇加返魂

人文出題、科技相助的事件會越來越多,兩者的融合也會越來越自然。數位典藏促使人文社會研究出現革命性進展,而將來VR到AR的無所不在,對人類生活是福?是禍?這才是To be or Not to be的大哉問呢!

撰文/曾志朗

科學人觀點

科技獻禮,竇加返魂

人文出題、科技相助的事件會越來越多,兩者的融合也會越來越自然。數位典藏促使人文社會研究出現革命性進展,而將來VR到AR的無所不在,對人類生活是福?是禍?這才是To be or Not to be的大哉問呢!

撰文/曾志朗


我聽過也讀過法國印象派畫家竇加的故事,偶爾路過歐洲和美國國家美術館,也觀賞過他所畫的馬、馬與騎士、賽馬和賭馬人物的系列畫像,以及股市交易所裡充滿陰謀算計的種種場景,畫中竊竊私語的紳士,明明就是披了華麗禮服的噬血野獸。當然,最令我「印象」長留的竇加,還是他的芭蕾舞系列。台前觀眾但見台上舞姿蹁躚,如流光溢彩,台下幕後苦練的辛酸和血淚,又有誰知曉呢?竇加畫芭蕾舞孃,不盡是美的炫耀,還有不足外人道的疲倦與傷痕,往往在畫的某一角落,總讓人感受到舞台下隱約傳來的低聲哀號。竇加想傳遞的不只是表面的「印象」,而是那背後「真實」的意義,所以在歷史定位上,他是個始終否認自己是印象派畫家的印象派畫家。


2014年是竇加180歲生日,世界各地的美術館陸續推出竇加特展來紀念這位偉大的藝術家。我剛好路過美國華盛頓特區,當然不能錯過那座「十四歲的小舞者」雕像。我在她面前和周邊仔細凝視,觀察她所展現的體態和姿勢,從身體各部位肌肉骨架的動態和互動,去分析她情緒施展的基本體現。少女身穿舞衣和蓬起的芭蕾舞裙,腳踩舞鞋,髮繫緞帶。她後傾身軀,下巴上揚,臉部表情有快樂有驕傲,微噘的嘴唇和半閉的眼睛帶有一絲不情願和些許的怒意,雙腳外展,兩手往後交叉在臀部,整個人的形態非常優雅吸睛。這裡面揉合了多少複雜的情緒,很感人。擁有這般才情的藝術家,真是令人折服!


懷著滿足的心情,我的眼光轉向四周的畫作。單看一幅畫,就只是欣賞那畫中人、物、景、色的故事和畫家的才藝,但整個系列看下來,你不得不感到竇加人世歷練豐富,出身富足但不忌各類場所,他走進社會不同階層,各色人物也成為他畫中主角。然後看他的畫裡再喧囂再華麗,也總是有一處帶著迷惘的孤獨,顯現在人聲吵雜的咖啡廳、在群情激昂的賽馬場,或在洗淨鉛華的芭蕾舞後台角落。蔣勳談竇加,稱其為「凝視繁華的孤寂者」,實在是一語中的的描繪!


事隔一年,再見竇加,是在台中的亞洲大學。我在那裡做了場科普演講,演講後,校長很熱情,帶我去參觀學校才落成一年多的現代美術館,以及正在展出的竇加雕塑和畫作。校長想帶我先欣賞這座由日本建築大師安藤忠雄設計、建築難度相當高的美術館,但我已經等不及,一「馬」當先,闖進展覽廳,聆聽館長細說每一件大小雕塑的創作內容和藝術成就。這74件雕塑依不同主題座落在設計典雅的開放空間裡,它們都是竇加晚年眼睛退化,不再擁有對顏色的敏感度,只好放下畫筆,用手去捏塑動態形體而成的作品。舉凡抬手、提腿、下腰、挺胸,各種舞者姿態準確,尤其是展現用力使力所帶動的肌肉線條,反映出肢體伸展的力道,不得不令人讚歎再三。


無獨有偶,同一時間,出版界也推出了一本推理小說《密室裡的竇加》,描述竇加的名畫「沐浴後」在博物館遭竊,多年後意外出現在一名以複製畫維生的女畫家的畫室,由此帶出經紀人、委託者、收藏家、藝廊經營者、自殺身亡的天才畫家、不得志的偽畫畫家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一步步揭開埋藏在畫布下和畫壇裡的巨大秘密。小說蘊含豐富知識,包括畫作的製程、真偽鑑定和複製技巧等,讓我讀來津津有味,一邊回味在那棟兼具建築美學和營造實力的美術館所陳列的竇加作品,耳裡似乎聽到了賽馬的嘶叫聲,眼前也彷彿看到那位年僅14歲的芭蕾舞女孩,提著舞鞋,緩慢退出舞台。


又一年過去,我正要前往澳洲雪梨的路上,為的是去澳洲研究委員會特設的認知與認知障礙卓越研究中心審核這一年來的研究成果。出發前盯著電腦螢幕,讀一篇又一篇待審的報告,聚精會神思考每一個研究的成效,疲累時就上網隨意瀏覽,去讀其他較輕鬆的科普文章。忽然有兩個字跳到眼前,就是Australia和Degas,前者是我正要飛去的國度,而後者則是我記憶猶新的神秘畫家。這兩者有何關聯?再仔細一瞧,看到幾個關鍵字:synchrotron,X-ray fluorescence等物理名詞,還加上一句,竇加的畫中畫重現人間。睜大眼睛,仔細閱讀這篇報導,原來是在介紹《自然》雜誌剛剛刊登的一篇論文。把這幾個詞串在一起,一樁令人興奮的畫壇事件,就變成一個既神秘又神奇,還有個圓滿結局的故事了。


話說竇加的畫作,為各地美術館收藏,其中一幅「婦人肖像」收藏在澳洲的維多利亞國家美術館。行家都知道,這張畫雖出自竇加之手,卻不是他最好的作品,但肖像主人到底是何許人,一直是個未解之謎。早在1922年,畫室管理員就注意到「婦女肖像」的油彩有些剝落,在維修過程中發現原畫下似乎藏著另一張臉,隱隱約約又印證了竇加的神秘!從那時候開始,館內館外無數藝術家都想知道覆蓋在「婦女肖像」下的畫,到底是什麼畫?在不破壞畫作的限制下,研究者用盡各種方法都告失敗。明知畫中有畫卻無法顯現其面目,對竇加的崇拜者而言,簡直是如鯁在喉。


為找出畫中畫,經過多年想方設法受盡挫折之後,現任館長終於想到一個新的點子,他把畫拿到澳洲同步輻射中心,利用X射線螢光光譜分析技術,以強於太陽100萬倍的光,去透視遭覆蓋的筆觸點。經過33小時之後,得到了一張黑白分明的成像圖,是另一名女子的肖像,和「婦女肖像」的方位剛好相反。科學家把女子的畫像擺正,再利用光波和顏色的關係,套上不同顏色,女子的容貌就顯現出來了。在那屏息以待的時刻,所有圍觀者好像看見女子的幽魂正慢慢由那個壓制她100多年的婦人身軀下釋放出來。正是科技獻禮,竇加返魂的寫照!這名美麗女子又是誰?經過考據和比對其他作品,原來是竇加最喜歡的模特兒杜比尼,至於畫完之後,為什麼又把她隱藏在「婦女肖像」之下,又是個待解的謎了。


其實利用同步加速器和X射線螢光光譜技術去還原畫中畫,並不是第一次,以前也有人用同樣方法找到梵谷的畫中畫。美國維吉尼亞州的圖書館館長也曾借用史丹佛大學的加速器,去還原16世紀羊皮紙上被聖經手抄稿蓋住的三篇阿基米德著作。人文出題、高科技相助的類似事件會越來越多,兩者的融合也會越來越自然。數位典藏促使人文社會研究出現革命性進展,已不在話下,而將來VR(虛擬實境)到AR(擴增實境)的無所不在,對人類生活是福?是禍?這才是To be or Not to be的大哉問呢!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5月183期  揚起光帆 航向半人馬座α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