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觀點

一見鍾情,佳偶怨偶,但看基因?

從5-HTTLPR的發現,和其長短變異所帶來的不同影響看來,所謂「五百姻緣天註定」的科學詮釋,不但有基因,更有環境因素的巨大作用。

撰文/曾志朗

科學人觀點

一見鍾情,佳偶怨偶,但看基因?

從5-HTTLPR的發現,和其長短變異所帶來的不同影響看來,所謂「五百姻緣天註定」的科學詮釋,不但有基因,更有環境因素的巨大作用。

撰文/曾志朗


「人人都是科學人,處處可學新知識」是我在教育廣播電台節目每次播出前的開場白。「人人」當然指社會上任何一個人,學生、家長和老師是主要對象,但更重要的還是學校以外的一般大眾,都能在各類生活場景中享受終身學習的精神加值。「處處」是點出知識的多元性,在任何一個生命發展的角落,假如能用心探索,也掌握基本的推理邏輯,那風吹草動、雨打日曬,或物換星移、萬象更新,無處不是以前不曾見過(不曾想過)的現象,經由比對、整理、分析,釐清所探討事物的前因後果,新知識就油然而生,自己再看那個現象的視野也不同以往,有更高的境界了。


但科學家對新知識的定義不僅如此,他們會對新的看法建立可重複驗證的數據,再從核心的幾個基本概念去探討它們的延伸,所以知識不是一成不變,而是活生生的有機體,不停的修正和精緻化。這在一個講究跨領域整合的新世代,就特別有意義了。最近有個生活之中大家都很熟悉也很切身的概念,很可以用來說明科學家如何將這樣的概念推展延伸,逐步豐富知識內容的作為!


DNA對姻緣抉擇有影響?


不久以前,一位好朋友傳給我一篇《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的研究論文,主題探討的是良緣天訂,那個「天」字,指的不是老天爺,而是去氧核糖核酸(DNA)!研究者發現,姻緣抉擇和男女基因組成有相當程度的關係。這個結論,顛覆了我們長久以來認定的想法。我們以往稱頌愛情,總認為兩人萍水相逢,一見鍾情,再見定終身,然後就締結良緣,百年好合了。這都是「天註定」,而天就是「命運」,雖然我們從來不知道何謂命運。但其實那不過是無法解釋的「事後」託詞罷了!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的科學家顯然也不滿足於這種「無可奈何」又缺乏理性基礎的解釋,他們分析了825對非西班牙裔白人異性戀夫妻的基因組內170萬個單核?酸多型性(SNP),把所得的相關數據和隨機挑選的非配偶的相關數據相比較,結果發現大多數的人選擇與自己遺傳相似性較高,或教育程度相當者結婚。後者可以理解,因為他們的生活圈和交友圈是重疊的。但前者不但違反了我們一向相信「異質相吸,同質互斥」的男女匹配原則,還把情愛這項人類最可貴的靈性象徵,降為「物」性相當強的生理層面。也就是說,一見之所以鍾情,乃是男女兩人的基因,相互「看」中了對方相似的基因所發展出來的性格、體態和行為方式。


這篇論文讓很多人嚇一跳,我的那位朋友也不例外,特地把文章傳來,聽聽我這個「唯情」主義者的評論。「問世間情為何物?」「無它,只不過是DNA的求偶遊戲罷了!」我相信我若這麼澆他一頭冷水,他一定不很開心,而且,如果我再告訴他,最近發表的研究顯示「結婚如此,離婚更是如此!」對他就是雙重打擊了。「有什麼科學研究證據,使你如此詆毀愛情的聖潔面?」電話那一端果然傳來他不高興的質疑聲。我請他稍安勿躁,且聽我娓娓道來這段「基因為離婚之本」的科學發現故事。


基因為離婚之本?


在1990年代的早期,以雙生子研究著名於世的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有兩位心理學家分析了1500對同性別的雙生子,發現享有相同基因的同卵雙生子,其中一人若有離婚記錄,另一位兄弟(或姊妹)也會離婚的相關性就很高,而且這個相關係數非常顯著高過於異卵雙生子。


這個研究引起了同系兩位研究員的注意,幾年之後,也做了類似研究。他們從二次大戰和韓戰的退伍軍人裡,追蹤分析同卵雙生子和異卵雙生子的婚姻生活狀態,發現穩定的婚姻生活和遺傳因素相關,而婚姻生活的品質,則受到環境因素的影響較大。前者重複了1990年代初期的研究發現,後者則點出婚姻生活品質不完全取決於遺傳,經濟環境和生活條件更是決定因素。同一時期,瑞典的科學家也證實了配偶對婚姻生活的滿意度,受到非基因的因素所影響。也就是說,只談基因是不夠的,必須進一步釐清基因和婚姻生活品質之間的關係,才有完整的新知識。


但這些數據都來自相關研究,很難做因果判定,而且基因只是抽象的集體名詞,如果找不到特定影響力的基因,所有的解釋說了等於沒說。剛好,瑞典的另一群科學家正在研究大草原田鼠的獵偶行為,發現確實有個特殊基因AVPR1A,使得公鼠表現終身風流到處求偶的行為。這群科學家馬上聯想,人類身上是否也有類似影響的基因呢?他們分析了276對瑞典雙生子,發現男性若帶有對偶基因(allele)334,婚姻生活不如意或瀕臨離婚的情形特別顯著;如果帶有兩個對偶基因334,結果出現加倍的離婚率。在這個研究裡,我們看到了科學家已經把動物模型的概念,帶進人類婚姻生活的品質研究了!


婚姻生活是兩個人的事,既然知道男性的對偶基因334是禍首,那接下來要問的是,他的配偶如何看待他們的婚姻,對婚姻生活的滿意度如何?結果也很清楚,和先生沒有帶對偶基因334的太太比較起來,先生帶有對偶基因334的太太們,對婚姻滿意度低了很多,總覺得她們的先生體態討人厭且事事嘮叨!。


對偶基因334的發現,使婚姻生活與基因的關係更確定。但這是唯一有影響的基因嗎?非也,非也!就在去年,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和西北大學的一群研究者,在血清張力素(serotonin)的傳輸基因上,找到了另一個基因5-HTTLPR,對婚姻生活有非常複雜的影響效應。每個人都有兩個5-HTTLPR,這個基因有長有短,分別遺傳自父母親。研究者追蹤156對夫妻超過20年,對他們的婚姻生活詳細記錄。每隔五年,也請他們回到實驗室來談話,由夫妻互動的表情、談話的聲調和內容,分析他們生活和諧的程度。其中,125對夫妻提供了他們的DNA資料。


結果很有趣,擁有兩個短的5-HTTLPR的人,很容易受到負面情境的影響而變得很不愉快,但碰到正面情境又變得很開心,這種說變就變的情緒使得他(或她)的婚姻很不如意,婚姻生活的品質很差,而配偶對婚姻的滿意度也就很低了。相反的,擁有兩個長的5-HTTLPR的人,不容易受到正面或負面情境的影響,婚姻的穩定度也就高多了。


環境因素的影響更大


從5-HTTLPR的發現,和其長短變異所帶來的不同影響看來,基因影響婚姻生活是確定的,但影響的方向卻也清楚受到環境因素左右。所謂「五百姻緣天註定」的科學詮釋,不但有基因,更有環境因素的巨大作用,包括文化、經濟條件、現代思維(晚婚、少子、多元家庭等等)的影響。或許我們也要問,如果「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那上一代離婚,下一代離婚的可能性也會跟著增加嗎?是基因作祟多一點,還是有樣學樣多一些?


新知識又帶出更多的研究議題了,完整的知識系統仍待努力補齊。因未知而求知,因知而知不足;知與未知的有機循環,不就是科學家的「宿命」嗎?生活處處有新知識,但離婚現象的解析是否太沉重了?我問電話線另一頭的朋友,他忙不迭地說:「我不想知道我基因的組成,你別告訴我!」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4年第148期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