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觀點

錯誤的研究!錯誤的研究?

認知科學研究者太重視錯誤的研究而忽略了正確行為的完整論述,是否也是一種注意力的盲點, 對理論的建構也是一個要命的錯誤?

撰文/曾志朗

科學人觀點

錯誤的研究!錯誤的研究?

認知科學研究者太重視錯誤的研究而忽略了正確行為的完整論述,是否也是一種注意力的盲點, 對理論的建構也是一個要命的錯誤?

撰文/曾志朗

近年來,跨領域的科學研究越來越受重視。這當然是個好現象,因為傳統單一專科的研究,分工過於細緻,容易讓研究者越鑽越深, 看不到相關領域的進展,所發表的論述常常陷入見樹而不見林的迷思,使得瞎子摸象的隱喻,就越來越成為真實的描述了。而且很多研究者也發現,為了架構更有統合能力的研究議題,以及應用現代高科技的技術去設計更精確的測量工具,必須透過不同學科的研究者一齊合作,才可能打破個人專業框框的限制,完成一件令人耳目一新的研究方案。例如,「親疏有別」、「愛屋及烏」的社會行為, 竟然可以利用鏡像神經元的理論基礎,用物理學和統計學以及訊號處理技術所結合共創的核磁共振儀,在大腦特定位置上顯現出不同活化程度的影像!

為了推動跨領域研究的進展,我自己也常常虛心卻很大膽的去參加非我專業但可能有關的學術研討會。當然,常有很多演講聽不太懂,很多壁報也看得眼花撩亂,但收穫最多的是中場休息的自由討論,常常會在毫無戒心的交談中,聽到一些研究想法, 雖然領域不同,卻有殊途同歸的可能性,因此就開始細談,規劃如何由不同面向來探討同一現象的合作計畫。有時候,也會聽到別的領域的研究者對自己專業領域的不解和批評,在試著讓對方解惑和反駁他批評的同時, 忽然「靈光一現」,對自己的研究領域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

一年前,我在比利時的布魯塞爾, 為歐盟科學研究基金會審核下一年度的研究計畫申請書。從早到晚,連續三天的討論、辯論,到決定支助方案的排序,每天精神繃得很緊。趁著中午吃飯休息時間,就到大樓另外一邊走動走動,活絡一下筋骨。剛好遇到歐洲人工智慧研究學會開年會,我沒機會聽演講,就晃到壁報區看研究簡報。琳瑯滿目,很熱鬧。我隨便看看,拿了杯咖啡和餅乾就要離開,旁邊站著一位身材頗為高大的年輕人, 說看到我名牌上印的是認知神經科學評審委員會,很好奇地問我為什麼來參加他們的會議。

我見他很有禮貌,但也很有自信的模樣,便和他聊了起來。他說他是布魯塞爾的博士生,研究人工智慧,我說我可以猜得到。他說他讀過我的期刊文章,認出我很奇特的英文名字Ovid Tzeng。我心裡一股在異鄉被外國學生認識的愉悅,就問他在做哪一方面的研究議題。他說正在找論文題目,還沒開始正式做研究,但為了了解人的智慧是什麼,念了很多認知心理學的文獻和專書,也看了不少最近期刊上大大小小的實驗報告,自認為頗有心得!

但他忽然眉頭一皺,問我說:「智慧就是要在適當的地方,把待解決的事情做對、做好,而且要以最有效的途徑完成任務,達到又經濟又實惠的效果。但是我讀了這麼多著名認知學者的研究報告,卻很少看到你們的研究是關於如何把事情做好、做對、做完整;反而大都是針對個人錯誤的行為和出槌的言語做實驗分析。這樣的研究結果如何讓我咀嚼出一些心得, 去為正常的智慧寫完整的模擬程式呢?」

聽了他的問題,我確實愣了一下, 不愧是學人工智慧的博士生,問的問題的確反映了認知心理實驗的真實情況,但他對人類錯誤行為的見解,就是缺少了那麼一點「人」性的思考, 也就是說,人工智慧之所以不是自然的智慧,缺少的就是那麼一點「人味」啦!

人非聖賢,誰能無「錯」!錯誤是活生生的表現,是比較容易被測量出來的,而且在一個設計號稱完整的認知系統裡出現某一類型的錯誤,可以反映出架構那個認知系統所需要的條件,所以對錯誤行為的研究分析是必要的。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0年第105期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