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要用哪隻手?

慣用右手(或左手)會有更大的生存優勢嗎?

撰文/奧普森(Sandra Upson)
翻譯/涂可欣

生命科學

要用哪隻手?

慣用右手(或左手)會有更大的生存優勢嗎?

撰文/奧普森(Sandra Upson)
翻譯/涂可欣

要與眾人一致的演化壓力,或許能解釋為什麼慣用右手的人和慣用左手的人在數量上的比例是6:1。

當你詢問為什麼大多數人都慣用右手時,得到的答案可能與魚為什麼要成群游動一樣。有兩名神經科學家認為,社會壓力迫使個體調整自身行為,以使群體中的每個個體都有相同的演化優勢。


大約有85%的人偏好使用右手,而右手是由左腦半球所控制。身體某一功能由特定腦半球負責的好處,或許是可以讓另一腦半球擔負其他不同的任務,然而這個理論並無法解釋為什麼在群體中會有普遍偏好使用某一手的現象。近幾年的證據集中起來,推翻了長久以來的觀念:人類用手習慣是語言造成腦部特化的副產物。有一組研究指出,從魚類到靈長類皆有大腦側化的現象,舉例來說,2005年8月,科學家發現野生黑猩猩也會表現偏利手。


義大利第里雅斯特大學的維羅提格拉(Giorgio Vallortigara)和澳洲新英格蘭大學的羅傑斯(Lesley Rogers)認為,動物界普遍存在腦側化現象,顯示它必定有益於動物。這兩名神經科學家同樣也在2005年8月,於《行為與大腦科學》上發表了一篇論文,提出證據指出,社會壓力迫使個人朝同樣非對稱性的方向發展。舉例來說,小雞對出現於身體左側的威脅較能夠靈活的攻擊,羅傑斯發現那些腦部使用較不對稱的小雞,可能會從右邊接近其他的小雞,因而能建立較穩定的社會關係。她推測,或許這些小雞彼此較少競爭,也較能警覺到獵食者。


魚類的腦部側化現象則似乎也能帶來一些生存優勢。某些種類的魚群在遭遇獵食者攻擊時,多數魚會朝左游,另外某些種類的魚則會傾向朝右,這種行為模式的益處可能並不顯而易見,畢竟獵食者也可以學習要從哪一特定方向攻擊較有效率,但維羅提格拉和羅傑斯的概念卻能解釋為什麼魚要成群游動,當魚群面臨威脅時,轉向同一方向的魚比四處盲目逃竄的魚較容易生存下來。


儘管如此,鳥類和魚類的資料並不能解釋人類的用手習慣。英國利物浦大學演化心理學家鄧巴(Robin Dunbar)說:「現在的問題變成:或許這種側化現象在哺乳類興起前就早已存在,哺乳動物會有腦側化,只是因為牠們祖先也是如此,而這種現象可一直上溯到魚類。」


對黑猩猩的研究也支持這樣的想法。美國芝加哥林肯公園動物園的隆斯朵夫(Elizabeth V. Lonsdorf),和艾茉利大學尤紀斯國家靈長類研究中心的霍普金斯(William D. Hopkins)最近發表的證據顯示,野生黑猩猩在進行某些運用工具的動作,會有普遍的遺傳性偏利手現象。舉例來說,他們觀察的野生黑猩猩中,有2/3會用左手持木棍來挖掘洞中白蟻。過去的研究以為,圈養的黑猩猩會偏好使用右手,而野生猩猩則沒有表現偏利手現象,讓科學家臆測牠們可能是與人類互動後才出現側化的現象。


黑猩猩的研究填補了從低等脊椎動物到人類之間的缺口。霍普金斯說:「能夠擺脫人類獨一無二的論點是一件好事,這迫使人們重新思考。」


關於側化的存在,科學界還有其他解釋。舉例來說,有人認為側化只是我們所繼承到一大群有利個體生存的遺傳組件的一部份,而這和特殊的側化並無關聯。美國密西根大學安娜堡分校的神經科學家哈特斯勒(Jeffrey Hutsler)說:「我不認為這個問題只用一種觀念就可以解決。這是個非常難纏的問題,是一個需要推理的問題。」


既然個體因為演化而去遵循群體常規,那麼我們又要如何解釋那些左撇子,那些特立獨行、與眾不同的個體呢?維羅提格拉說,群體數量增加,有利於避開遭到獵食,但是個體間的競爭卻更激烈,此時特立獨行反而有益。科學家發現某些一對一的運動,像是拳擊,慣用左手者將具優勢。所以所有不願改變自我的人,別太擔心。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6年第51期5月號】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5月195期物理之力 貝殼之美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