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為貧窮做試驗

以隨機試驗來研究反貧窮計畫,逐漸受到歡迎。

撰文/明克爾(JR Minkel)
翻譯/姚若潔

其他

為貧窮做試驗

以隨機試驗來研究反貧窮計畫,逐漸受到歡迎。

撰文/明克爾(JR Minkel)
翻譯/姚若潔

許多國家的政府與援助組織每年花費數百億美元,透過較好的教育、醫療照顧與其他計畫,嘗試幫助開發中國家脫離貧窮。然而,成果卻非常難以評估。對不同族群所做的回顧性研究,無法解決經濟與文化條件上的差異。部份經濟學家對於無法回答特定的政策問題(例如該如何提升學生的出席率),感到十分灰心。不過,透過一種醫學上已經發展完善的方法:隨機試驗,經濟學家逐漸獲得了成效。


在經濟發展政策上運用「隨機前瞻性試驗」並非新鮮事。早從1960年代,美國已經偶爾使用此方法,來回答諸如醫療照顧、福利及教育政策等重要而實際的問題。做法是把一群人隨機分為兩組,其中一組接受試驗性的介入,研究者便可以從事簡易而無偏頗的比較。然而,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的巴納吉(Abhijit Banerjee)說,這通常得耗資數十萬至數百萬美元,使得學術研究者無法負擔這類研究。


巴納吉說,1990年代,印度及其他地方開始出現較低廉且能力強的勞工,使上述情況有了轉變,因為這些工作者能以較低的酬勞蒐集資訊。同時,非政府組織(NGO)激增,並開始尋求評估他們自己反貧窮計畫的方法。


2003年時,巴納吉與另兩位同事杜福羅(Esther Duflo)及穆萊納桑(Sendhil Mullainathan)在MIT創立了一個研究單位,致力於隨機試驗的使用,稱為「搶救貧窮實驗室」。實驗室成員已經完成或正著手從事許多不同的計畫,包括對公共衛生的評估、小額貸款、婦女在村落議會中扮演的角色、愛滋病防治,以及肥料的禁用等研究。這些研究經費通常來自某個NGO或政府計畫。研究者與出資單位合作,選擇適合該計畫成果的評估法,然後雇用人員從事資料蒐集或抽樣檢查的工作。


杜福羅說,用摸彩般的方式進行少量的介入,看起來雖然很沒有原則,但「在多數情況下,我們並不知道某個計畫會不會有效,或它是否真的把錢花在刀口上。」她指出,許多計畫都由小規模的先驅計畫開始。「我們只試圖進行先驅計畫,好學得多一點東西。」巴納吉說,出資組織可能已經看到某些介入的好處,這樣的狀況下便可能優先選擇最需要、非隨機的族群。而在許多例子中,研究者必須為兩個研究組隨機指定社群,因為只從一間教室或單一社區選擇某些個體,會被視為不公平。巴納吉說:「這正是我們老遇到道德限制的地方——到底怎樣才是一個隨機單位?」


除了道德困境,在社會背景之上要詮釋隨機試驗的結果,也比表面看起來更困難。休士頓大學的巴格瓦(Alok Bhargava)解釋道:某一項造成改變的介入,如為兒童驅除寄生蟲對曠課率的影響,可能影響其他因子,像是鼓勵父母將小孩送到學校。有些人還爭論,社會計畫本身會限制試驗效果。「幫助我們了解這些計畫中到底哪個有效,確實很有用。」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的羅森茲威(Mark Rosenzweig)說:「但是,我們不能以為這些計畫會提升經濟成長、終結貧窮。」他說,成長大部份有賴組織規章的訂定,如財產權的狀態,這會影響人們對介入的反應。


這些試驗的設計者的確意識到,對小族群的有限研究、只在單一地區、僅從事一小段時間,其結論的應用是有限的。然而,他們認為他們正嘗試創造足以提供通則化的堅實基礎。「如果能得到許多個這樣的例子,你就可以開始建構大的計畫。」搶救貧窮實驗室的一位哈佛成員克萊曼(Michael Kremer)說:「發展熱潮已有一段時間了。我們需要哪些事情是有效的證明。」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06年第47期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