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生態

慢動作絕種

長壽掩飾了淡水龜族群的消逝,讓人誤以為牠們的數量穩定。

撰文/納維爾(Rachel Nuwer)
翻譯/陳儀蓁

環境與生態

慢動作絕種

長壽掩飾了淡水龜族群的消逝,讓人誤以為牠們的數量穩定。

撰文/納維爾(Rachel Nuwer)
翻譯/陳儀蓁


將近40年前,澳洲阿得雷德大學的動物學家湯普森(Michael Thompson)發表了令人擔憂的發現:澳洲莫瑞河岸淡水龜所產下的卵,有超過90%正被外來入侵種紅狐吞食下肚。同一項調查也顯示,老龜在族群中的數量不成比例的高,意味著紅狐的掠食減少了河中的幼龜。湯普森警告,如果不採取行動,這些原本數量豐富的淡水龜將消失殆盡。


在那之後鮮少有人採取行動,而湯普森的警告正逐漸成真。今年2月發表在《科學報告》的研究證實,莫瑞河沿岸許多淡水龜的數量正急劇下降,或已然消失。論文作者、澳洲西雪梨大學的生態學家史賓塞(Ricky Spencer)說:「問題在於,龜類的長壽讓人誤以為牠們的族群數量穩定。人類的本性就是要等到這些物種消失後,才會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史賓塞和同事追蹤了莫瑞河南部流域共52個地點中,寬甲長頸龜、巨蛇頸龜和莫瑞河龜等三種原本常見的淡水龜數量。他們根據在一定時間內捕捉到的個體,來推估該物種的族群數量。結果顯示,這些龜類在原本數量豐富的地點已經消失,而在其他地方勉強捕捉到的個體大多是體型較大或歲數較高的成龜。史賓塞和同事將此結果歸咎於紅狐的掠食、環境惡化,以及2000年來的數次嚴重乾旱。


雪梨麥夸利大學的爬行動物學家尚恩(Rick Shine)沒有參與這項研究,他評論:「這幾十年來我們都知道淡水龜的數量在減少。儘管澳洲媒體大幅報導河川所面臨的境況,我們卻未採取任何措施來扭轉這項趨勢。這項新發表的研究無疑敲響了警鐘。除非我們採取具有規模的淡水龜保育行動,否則我們可能會失去澳洲原生動物群中極有趣的一部份。」


史賓塞也指出,如果適時行動,保護龜類巢穴不受紅狐侵襲並重建棲地,這些淡水龜的族群或許可以迅速復原。不過莫瑞河的物種目前並未受到澳洲聯邦政府保護,而聯邦政府通常要等到物種瀕危時才願意回應。無論如何,史賓塞和同事有一套變通方案。他解釋:「我們的下一步是透過社區的力量來保育這些常見的淡水龜,並且實際採取行動,而非苦等聯邦政府的經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