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生態

用DNA統計鮭魚數量

漂浮在水中的魚體表黏液DNA有助於監測鮭魚的遷徙。

撰文/艾摩斯(Amy Mathews Amos)
翻譯/陳儀蓁

環境與生態

用DNA統計鮭魚數量

漂浮在水中的魚體表黏液DNA有助於監測鮭魚的遷徙。

撰文/艾摩斯(Amy Mathews Amos)
翻譯/陳儀蓁


魚體表脫落的黏液,可能成為監測並保護阿拉斯加野生鮭魚的新工具,這攸關我們能否繼續在晚餐享用鮭魚。研究人員最近監測溪流裡鮭魚體表脫落的DNA,推估阿拉斯加東南部經過攔河堰回到出生地產卵的鮭魚數量。


研究人員利用「環境DNA」(eDNA)來監測魚群數量已經有多年,藉著分析水中的DNA,可以得知棲息的魚種以及數量。不過水產業者想要掌握每年產值超過五億美元的阿拉斯加鮭魚族群,就需要更準確的方法來估計海洋洄游到淡水繁殖的鮭魚動態。阿拉斯加成千上萬條溪流中都有鮭魚洄游的蹤跡,但礙於部份地點地處偏遠,築攔河堰記錄魚群數、聘用能辨識魚種的專家皆所費不貲,實際監測的魚群只是小部份樣本。


美國俄勒岡州立大學的漁業暨野生動物助理教授李維(Taal Levi)與同事最近發表一項研究,他們在阿拉斯加奧克溪調查站採集每日的eDNA樣本,並與人工統計的紅鮭、銀鮭數量比對。除此之外,他們還記錄採集樣本時的水流量(水流量會影響能偵測到的eDNA)。李維與研究團隊把水流量納入考量後,發現水中的eDNA與鮭魚數量呈正相關。研究結果發表在去年12月的《分子生態學資源》線上版。


研究結果證實了eDNA是可行的方法,不過李維希望這項技術能應用在不同的溪流中,並且符合成本效益。近年,鮭魚因氣候變遷出現在加拿大的北極區,科學家已經使用eDNA追蹤牠們的蹤跡。


阿拉斯加漁獵部漁業遺傳學家哈比屈特(Chris Habicht)未參與這項研究,他對於這項技術能否廣泛應用抱持懷疑。哈比屈特認為,這種監測方式需要在各個採樣點裝設水流感測器,這在阿拉斯加的部份地區並非易事。這篇論文的共同作者、美國國家海洋漁業局的漁業生物學家諾爾史塔克(Scott Vulstek)承認有些問題尚待克服,他表示並非每個尚未監測的地點都屬偏遠,而且eDNA的採集資料可與監測站的資料互補。諾爾史塔克說:「這項技術會漸趨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