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醉醺醺的回憶

我們對於酒醉和記憶的既有觀念很可能是錯的!

撰文/布雷齊札克-波克塞(Agata Blaszczak-Boxe)
翻譯/陳瑀葳

生命科學

醉醺醺的回憶

我們對於酒醉和記憶的既有觀念很可能是錯的!

撰文/布雷齊札克-波克塞(Agata Blaszczak-Boxe)
翻譯/陳瑀葳


警察在調查案件時往往對訪談酒醉證人感到遲疑,但等到證人酒醒後再來問訊或許不是最好的策略。新研究發現,酒醉時人們記得的事往往比事後一星期還多。瑞典哥特堡大學的資深心理學講師西德布蘭卡林(Malin Hildebrand Karlen)和同事召募了136名受試者,並讓其中1/2的受試者喝下摻有伏特加酒的柳橙汁,另外1/2的受試者只喝柳橙汁。在15分鐘內,飲用伏特加酒那組的女性受試者便喝下了每公斤體重0.75公克酒精的酒,而男性受試者是每公斤體重0.8公克酒精的酒。西德布蘭卡林解釋,對於70公斤女性來說,相當於喝了3.75杯紅酒;若是70公斤男性,則等同於4杯紅酒。


接下來,讓所有受試者看一部短片,內容描述一對男女發生口角和肢體衝突。研究人員要求飲酒和未飲酒組中各1/2的受試者在看完短片後立即回想影片內容,另外1/2的受試者則是在一星期後接受訪談。研究人員發現,比起那些在一星期後接受訪談的受試者,不論是清醒或是酒醉狀態,影片結束後立即接受訪談時記得的內容較多。即使是血液酒精濃度達到0.08%(美國酒駕標準)以上的受試者,結果也相同(由於每個人身體代謝酒精的速度不同,血液酒精濃度也有所差別)。這項發表於去年10月《心理、犯罪與法律》線上版的研究顯示,酒醉的證人也應該在當下就接受審問,而非等到酒醒後。


並未參與這項研究的美國弗羅里達國際大學助理教授艾萬斯(Jacqueline Evans)評論,這個結論和之前的一些研究結果類似。2017年艾萬斯和同事於《法律與人類行為》期刊上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在輕微酒醉的證人身上也有類似結果。她說:「縱使酒醉對記憶有影響,這些影響都不會比延遲一星期再詢問的影響來得大。」


西德布蘭卡林的研究也指出,從許多方面來看,酒醉和清醒的受試者的記憶並不如過往所以為的。舉例來說,兩組受試者皆對影片中肢體暴力相關的細節特別注意。西德布蘭卡林說:「這項研究至少讓我們對酒醉的人所說的話更感興趣,或許我們應該更嚴肅看待他們的證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