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嗑藥章魚會社交

神經傳遞物可能是社交行為的關鍵。

撰文/納維爾(Rachel Nuwer)
翻譯/陳儀蓁

生命科學

嗑藥章魚會社交

神經傳遞物可能是社交行為的關鍵。

撰文/納維爾(Rachel Nuwer)
翻譯/陳儀蓁


最近有幾隻章魚服用了派對毒品搖頭丸(MDMA,又稱快樂丸、莫莉、狂喜),可能成為同類中有史以來最快樂的個體。這項研究發表於2018年10月《當代生物學》,乍聽之下像是搞笑諾貝爾獎的角逐者,卻可能幫助我們了解動物(包括人類)社交行為的起源。論文共同作者、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的神經科學家杜蘭(Gul Dolen)說:「我們身為人類,總想知道自己從何而來。研究不同物種對搖頭丸的反應,可幫助我們了解社會行為的演化。」


搖頭丸的成份亞甲基雙氧甲基苯丙胺(3,4-methylenedioxy-methamphetamine)會與神經元的運輸蛋白結合,大幅增加神經傳遞物血清張力素的含量,而血清張力素上升與快感、社交行為的增加呈正相關。大多數使用搖頭丸的研究在小鼠或大鼠身上進行,得到的反應與人類相近。


在演化樹上,齧齒動物與人類在7500萬年前分家,而章魚與人類早在五億年前就分道揚鑣。頭足類動物的腦與我們的腦相差甚遠,牠們沒有皮質、基底核、依核這些與複雜人際行為有關的部位。杜蘭表示,跟大鼠或小鼠的實驗相比,研究血清張力素如何影響和人類關係極遠的物種,可幫助我們釐清神經傳遞物是否早就扮演社交行為的要角,抑或是近期才演化出來。


杜蘭和另一位共同作者、美國麻州伍茲赫爾海洋生物實驗室的研究員艾德辛格(Eric Edsinger)把清醒的加州雙斑蛸(Octopus bimaculoides,一種不常社交的章魚)成對放在水族箱中。其中一隻置於塑膠籠,使兩隻章魚看得到、聞得到彼此,也可以相互接觸,但無法打鬥。一如研究人員所料,可自由行動的章魚大部份時間都待在水族箱的另一邊,離籠子裡的章魚很遠。


當研究人員把可自由行動的章魚先放在溶有搖頭丸的水族箱,再放回實驗水族箱,結果卻完全不同。嗑了藥的章魚就像狂歡派對中的人們一樣姿態放鬆、舞動觸手,甚至在水中翻觔斗跳舞。牠們也花更多時間待在籠中章魚的附近,有時還會試著觸碰籠中章魚,甚至抱著籠子。


杜蘭表示,章魚服用搖頭丸後類似狂歡派對的行為,暗示著人類腦中建構人際關係、待人親切的部位其實是演化的意外產物,而非必要。她說:「這重申了由分子層次了解腦部功能的重要性,只專注研究腦部各區域的功能,未必能了解大腦的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