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美國國會唯一的物理學家

他認為,最重要的科學議題是重視科技並取得核心競爭力。

撰文/採訪整理/馬隆( Dina Fine Maron)
翻譯/宋宜真

其他

美國國會唯一的物理學家

他認為,最重要的科學議題是重視科技並取得核心競爭力。

撰文/採訪整理/馬隆( Dina Fine Maron)
翻譯/宋宜真

著眼科學:美國伊利諾州眾議員佛斯特(Bill Foster)曾是物理學家,關切科學競爭力。


美國民主黨的國會議員佛斯特(Bill Foster)於2008年當選前,在費米國家加速器實驗室(Fermi National Accelerator Laboratory)擔任物理學家達20多年之久。現在,他是美國國會中少數擁有科學博士學位的議員之一。佛斯特表示,亟需更多科學家投身政治;至少有八位具科學背景的候選人(未必是博士),於今年11月競選眾議院或參議院的席次。Scientific American與佛斯特談論了在當前政治分歧的氛圍下,科學在美國國會山莊(Capitol Hill)該扮演的角色。以下是節錄的訪談內容。


SA:身為美國國會唯一的物理學家,有何感受?


佛斯特:孤單。其實我是第三位進入美國國會的物理博士。之前有紐澤西州眾議員霍爾特(Rush Holt),他目前管理美國科學促進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AAAS);甫過世的埃勒斯(Vern Ehlers)曾經擔任密西根州眾議員,他是非常溫和的共和黨員、相當體貼的人。除此之外,加州民主黨眾議員麥克納尼(Jerry McNerney)是數學博士。但是在物理、化學相關領域,只剩下我一人。


科學背景如何影響你當政治人物的作為?


幾乎在每一個議題上,我都有專業優勢。例如伊朗核協議,不論是民主黨或共和黨的國會議員都會來找我,要求我純粹擔任技術方面的諮詢者。我只有一人,眾議院議員有434人,所以我根本無法一一滿足他們所需的專業知識。我花了許多時間跟武器實驗室的專家進行機密簡報,並詢問所有「可能發生」的問題,以及「我們根據核協議能否找到某些東西?」接著,我得解釋所有的專業資訊。


政黨政治會限制你提出科學議題的能力嗎?


我是眾議院科學、太空與科技委員會以及金融委員會的委員,兩個委員會的典型聽證會上有三位共和黨和一位民主黨的證人;委員會的政策主要由主席裁定。想要國會在兩黨合作、實事求是的情況下運作,只需兩黨在委員會擁有同樣的證人人數,這項簡單的改革就能真正邁出一大步。我認為,如果民主黨再次擔任執政黨,有責任確保規則不是贏者全拿。


政治與科學是截然不同的。在科學上,如果你站出來說某些你知道不正確的事,那是在自毀前程,而在政治上也曾是如此。我確實花了一段時間適應政治。對於許多投身政治的人來說,問題是「我要怎麼說服選民此事為真?」而非「此事是真的嗎?」這種心理大幅影響了政治。


現在國會裡最重要的科學相關議題是什麼?


除了依據證據的政治辯論,我認為科技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變我們的社會、國家和世界。科技已經顛覆勞動市場,我們應該要有專司科技的委員會,我想國會裡有六、七個眾議院委員會聲稱正在討論資訊科技的議題。我們應該增強科技並取得核心競爭力。


你特別關注哪些科技議題?


美國一旦開始發行數位貨幣(也就是人與人之間不收取手續費的虛擬貨幣交易),人們就會立即使用它,而不用信用卡;這將影響各銀行的龐大收入來源。其他國家已經朝這個方向發展,如果美國只是一味說「不,我們堅持自己的方式」,但歐盟開始發行數位歐元,那麼世界各國將不再流通美元。我認為,這不是美國金融再次強大的好方法。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202期睡眠學習不是夢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