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看見動態的盲人

患有腦傷但不損特定視覺腦區的病人,可看見移動中的物體。

撰文/格里普爾(Bahar Gholipour)
翻譯/陳瑀葳

生命科學

看見動態的盲人

患有腦傷但不損特定視覺腦區的病人,可看見移動中的物體。

撰文/格里普爾(Bahar Gholipour)
翻譯/陳瑀葳


坎寧(Milena Canning)可以看到從咖啡杯中冉冉升起的熱氣,但她無法看到咖啡杯。她可以看到女兒腦後左右搖擺的馬尾,卻無法看到女兒。坎寧失去了視覺,但物體的動態卻仍然能夠進入知覺。科學家認為這個現象可以幫助我們了解大腦如何處理視覺訊息。


在坎寧29歲那年,一次中風摧毀了掌管視覺的大腦枕葉(occipial lobe),奪走了她的視力。但之後某一天,坎寧突然瞥見金屬色禮物袋反射的亮光。醫生告訴她,這只是幻覺。然而,坎寧說:「我想我的大腦一定發生了某件事(讓我有辦法看見東西)。」坎寧想了解這個現象,拜訪了無數醫生,直到遇到蘇格蘭格拉斯哥的眼科學家達頓(Gordon Dutton),這個謎題終於解開。


達頓並不是第一次耳聞這樣的奇特事件;英國神經科學家瑞達克(George Riddoch)在1917年發表的論文中便描述,幾位在一次大戰傷到腦部的士兵身上有類似的現象。為了觸發坎寧只針對動作的視覺能力,達頓開立一個特別的處方給她:坐搖椅。


坎寧是少數被診斷出「瑞達克現象」(Riddoch phenomenon)的人,也就是能夠感知動態,卻無法接受其他視覺刺激。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的神經科學家科爾翰(Jody Culham)和同事研究坎寧的這種特殊現象達10年,研究結果發表在今年5月的《神經心理學》(Neuropsychologia)期刊。研究團隊證實了坎寧偵測動態和運動方向的能力:她可以看到手逐漸向她移動而來,但是無法分辨大拇指是向上或向下;她也可以偵測並避開障礙物、伸手抓取物體,或接住擲向她的球。


坎寧的大腦掃描影像顯示,原屬視覺皮質的腦區有一個蘋果大小的洞,然而這個損傷並未影響到腦部處理動態訊號的腦區:中顳葉視覺區(middle temporal visual area)。未參與上述研究的荷蘭馬斯垂克大學神經科學家德赫爾德(Beatrice de Gelder)評論:「坎寧保有感知動態的能力,是由於她的中顳葉視覺區未受損。」


下一個未解的謎題是,從眼睛傳來的訊息如何傳過視覺皮質到達中顳葉視覺區?科爾翰說:「我覺得主要視覺路徑像是一條高速公路。在坎寧的例子中,這條高速公路變成了死路,但是仍然有其他支線道可以通往中顳葉視覺區。其中一條便是讓她保有動態視覺的原因,但我們仍不確定是哪一條。」科爾翰認為,早期的視覺系統在演化出完整的視覺功能之前,便是利用這些支線道來偵測周遭的危險,而每個人的腦中可能都存有這樣的支線道。


坎寧渴望繼續參與其他實驗,她說:「如果我可以幫助研究人員更了解大腦,也就可以知道為什麼我會看到這些了。」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1月201期我們在看假新聞?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