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碎骨古犬

糞化石的研究揭露了,古代犬類擁有可怕的咬合力,能咬碎大型動物的骨頭。

撰文/柯羅(Diana Crow)
翻譯/姚若潔

其他

碎骨古犬

糞化石的研究揭露了,古代犬類擁有可怕的咬合力,能咬碎大型動物的骨頭。

撰文/柯羅(Diana Crow)
翻譯/姚若潔


強而有力:此為恐犬(Borophagus secundus)化石,研究人員認為牠們的顎部強壯到足以咬碎大型骨頭。圖/FROM “FIRST BONE-CRACKING DOGCOPROLITES PROVIDE NEW INSIGHT INTO BONE CONSUMPTION IN BOROPHAGUS AND THEIR UNIQUE ECOLOGICAL NICHE,"BY XIAOMING WANG ET AL., IN ELIFE, VOL. 7,ARTICLE NO. E34773; MAY 22, 2018


科學家意外找到600萬年前的糞化石,推論有個十分強壯但已滅絕的食肉動物類群可以咬碎骨頭。這些碎骨犬類包括棲息在北美洲的恐犬屬(Borophagus,意指貪吃者),至今沒有其他生物能取代其生態區位。


包括現生犬類在內,多數食肉動物的牙齒尖長,如果牠們用力咬斷大型骨頭,牙齒會有崩裂之虞。相反地,牠們的親戚恐犬則擁有較厚而鈍的牙齒、吻部也較短,使顎部可以發揮最大力道。「所有現生犬類和這些可以咬碎骨頭的犬類都長得不一樣。」這項研究的共同作者、美國洛杉磯自然史博物館古生物學家王曉鳴(Xiaoming Wang)說:「唯一類似的生物是非洲的斑點鬣狗。」


科學家在19世紀末首先注意到恐犬和鬣狗的相似處。古生物學先驅科普(Edward Drinker Cope)在1893年如此描述恐犬屬的一個物種:「牙齒結構適於咬碎骨頭,犬齒則具有一般撕碎功能。」不過,這只是依據解剖學所做的推測。「碎骨者」的綽號雖留了下來,但科學家一直沒有直接證據,證明這些食肉動物可以咬碎大型股骨或肋骨,現在終於有了突破。


化石收藏者、退休的土壤科學家加博(Dennis Garber)表示,他在偶然情況下找到糞化石。1995年,加博在美國加州聖華昆峽谷的特洛克湖乘船時,注意到岸邊有個藍灰色物體;他從1956年就開始在當地採集化石,因此很快認出藍灰色化石是動物的排遺,或稱「糞化石」。從糞化石表面可看出裡面有骨頭碎片,排遺可能來自大型食肉動物,而恐犬是該時該地唯一符合的動物。加博說:「我開始四處挖掘,找到更多糞化石。」


這項研究的作者群認為,加博找到了「公共廁所」,這顯示恐犬和現代的許多社會性食肉動物一樣,過著群居生活且在同一個地點排糞。他們把研究成果發表在今年5月的線上期刊eLife。狄蒙大學的古生物學家米琴(Julie Meachen)並未參與這項研究,她評論:「此研究不僅讓我們窺見這種已滅絕食肉動物的生理結構,也進一步了解牠們的社會系統。」


為了檢視糞化石的內部,研究人員與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牙醫學院合作。電腦斷層掃描的影像顯示,每塊糞化石中都有骨頭碎片,其中包括一大塊肋骨,此肋骨可能來自體型類似鹿的食草動物;科學家估計此食草動物的體重可能達恐犬的四倍,這為恐犬集體狩獵行為增添一筆證據。不過,王曉鳴等人並沒有完全排除恐犬食腐的可能性。他補充:「讓我驚訝的是,糞化石含有大量骨頭。」驚人的骨頭含量加上恐犬顎部的適應性狀,意味咬斷大塊骨頭並吞下可能是牠們的日常行為。


王曉鳴認為,恐犬是集體狩獵者、有耐力的跑者且具有社會性排糞行為,還可能是相互競爭的掠食者。鬣狗群可在幾分鐘內把一整頭牛羚吃到連骨頭都不剩,並且先吃先贏。對個體來說,能夠直接咬斷股骨、扯下一整條腿食用是非常大的優勢,或許恐犬也有相似的習性。米琴同意這樣的推論,她說:「這些食肉動物確實有相同的生存壓力。不快吞下,就沒得吃。」


這些古代犬類或許也促進了環境中某些營養素的循環。現代鬣狗消化骨質的速度比微生物更快,鈣質等營養素隨著白堊般的糞便在草原上四處散佈。王曉鳴表示,恐犬的消化系統顯然不優異,「恐犬缺乏鬣狗的高酸度消化系統,無法溶解消化道中的骨頭。」但恐犬在草原上排出骨頭碎片,也達到散佈營養素的效果。


古代犬類的這些成員在200萬年前神秘消失,沒有留下後代,但仍是食肉動物中重要的一群,北美化石史顯示其中數十個物種存活達3000萬年。范德比爾特大學的古生物學家德桑提斯(Larisa DeSantis)並未參與此研究,他評論:「現今確實沒有類似的動物,然而牠們曾在北美洲生活,可能扮演生態系的重要角色──特別在加速處理動物屍體或營養素循環上。嘗試重建這些動物的生態學,有點像是偵探調查懸疑案。」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1月201期我們在看假新聞?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