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科學博物館的新力量

新上任的史密森尼航空太空博物館館長談論如何啟發新一代科學家,以及後真相時代的因應之道。

撰文/採訪整理/霍爾(Shannon Hall)
翻譯/蔡雅鈴

其他

科學博物館的新力量

新上任的史密森尼航空太空博物館館長談論如何啟發新一代科學家,以及後真相時代的因應之道。

撰文/採訪整理/霍爾(Shannon Hall)
翻譯/蔡雅鈴


曾任美國航太總署(NASA)首席科學家的史托方(Ellen Stofan)最近成為史密森尼航空太空博物館的首位女性館長。史托方任職NASA時支持低軌道的商業活動、協助發展送太空人上火星的長期計畫,也在世界各地的學校演講,鼓勵孩童成為科學家,特別是少數族群的孩童。她在該博物館裡要繼續同樣的使命,藉由推動多年期的展館品質全面提升,改善每年700萬~800萬名遊客的參觀經驗。在開始新工作前,Scientific American與史托方談論博物館該如何啟發新一代科學家、扭轉反科學思維,以下是節錄的訪談內容。


SA:博物館如何影響兒時的你和你早期的職涯?


史托方:博物館是令人驚歎的場所。聽聞萊特兄弟的故事和親眼看到萊特飛行機(Wright Flyer)是有差別的,或者是實際觀看阿波羅太空船、摸到月球岩石。所以我在大學二年級結束後就到博物館實習,做過暑期實習生可以做的每一件事,而且樂在其中。這世界上最令我興奮的事,是在早上博物館開館前,穿過一扇扇門四處看看,心裡想著:「這真是不可思議。沒有比這裡更棒的地方了。」


身為史密森尼航空太空博物館館長和第一位女性領導者,感受如何?


這份工作艱鉅且需竭盡所能。能帶領整間博物館,我感到無比榮幸,同時非常興奮。


在這份新工作中,你最想完成什麼目標?


我總是在問:「我們是否傾全力啟發新一代科學家?」我想訴說以前不受重視的故事,就像前幾年在《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的書和電影中,可以看到那些推行太空計畫的非裔美國女性。不論任何一個孩子來到博物館,他們應該在那些成功故事裡看到自己。我認為這些故事能鼓舞孩子,我希望他們不只看到我們正在經歷的驚奇時光,還會問:「我該如何才能參與其中?」


你覺得這間博物館為什麼如此受到歡迎?


我想太空與航空就是在拓展疆界,離開地球表面、到天空、再進入太空,這吸引所有孩子的目光以及我們的赤子之心。我相信那就是人們進入博物館的動力,是令人驚喜的因素:「哇!當我們用心投入就可以做得這麼棒!」


這樣的博物館能幫助對抗所謂的後真相時代(post-truth era)嗎?


我希望如此。我想很多人其實被搞糊塗了,因為他們不知道資訊的來源。而我們博物館敢說:「我們可以展示出每一階段的資訊來源,以及科學家如何利用這些資訊進一步了解我們的地球、太陽系所有行星、甚至太陽系以外的世界。」我們能幫助人們了解科學、科學發展的過程,還有依據事實的思維。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0月200期【年度專輯】人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