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世界頂峰的氣象預報員

他的工作攸關聖母峰上登山客的生命安全。

撰文/採訪整理╱納維爾(Rachel Nuwer)
翻譯/邱淑慧 

其他

世界頂峰的氣象預報員

他的工作攸關聖母峰上登山客的生命安全。

撰文/採訪整理╱納維爾(Rachel Nuwer)
翻譯/邱淑慧 


聖母峰總是在膽敢挑戰頂峰者的面前設下重重難關,簡單舉幾個例子:驚險的橋梯、向下滾動如房屋般大小的冰、缺氧狀態等。在這個世界頂峰,也潛藏殘酷的氣候挑戰,例如1996年,一場暴風雪襲擊山區,奪走了八名登山客的性命,現在聽來仍令人膽戰心驚。山崩和雪崩震人心魂,卻無法預知,而氣候至少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預測的。對於審慎的登山客來說,美國西雅圖的氣象學家費根(Michael Fagin)是重要的資訊提供者。每年春天,大多數登山隊以及勇氣過人的獨自攀爬者,雇請他提供聖母峰和喜馬拉雅山其他山峰的每日氣象預報。以下摘錄自訪談內容:


聖母峰的氣候特徵如何?受什麼因素影響?

這裡的風速通常相當於14級風,但是在季風雨季開始前的5月這個最熱門的攀登月份,通常會有幾天風速較和緩(低於5級風)。另一個必須克服的異常大氣狀態則來自孟加拉灣的旋風。雖然聖母峰距離南邊的孟加拉灣有2400多公里,而且是極高海拔地區,但這些風暴依然能對山區造成巨大衝擊,並帶來強烈降雨。


聖母峰的氣象預報工作和一般地區的氣象預報,例如美國西雅圖,有什麼不同?

最大不同在於缺乏即時的氣象觀測資料。我發佈預報,卻無法確知預報精確度,因為在聖母峰上沒有氣象站,所以我必須仰賴登山客利用電子郵件傳送實際觀測結果。在西雅圖這樣的地方,有非常詳細的區域天氣模組,但是聖母峰沒有,我們使用的是全球性的天氣模組,針對整個亞洲大陸或喜馬拉雅山脈。


在登山季節,通常你一天的工作情形是怎麼樣的?

在清晨5點,我會檢視登山客針對前一天預報結果的回饋,看看我使用的至少六個模組中,哪一個與實際狀況最為相符,例如來自美國海軍作業全球大氣預測系統或是歐洲中期天氣預報中心;我也查看客戶以外的人在臉書、推特、instagram和部落格上分享的訊息。如果其中一個模組幾天來都呈現較佳的準確度,我就會給予較高的加權。通常我會在早上9點前完成這些工作,但是在尼泊爾的登山客,因為時差,時間比我早了半天以上,而且他們需要在早晨先更新最新狀態,所以我會在我這邊的晚上7點再多檢視一次,並視需求加以調整。


如何表示氣象預報的不確定性?

我通常會在我的預報上附註「置信度」(confidence rating),這件事很重要,因為我有時候非常有信心,有時卻不是。


曾經有山友因為你的預報失準而生氣嗎?

有一年,山頂的風在某個週二時高達14級,我告訴登山隊的領隊,接下來的週三和週四,風依然會很強,因此他帶領整隊撤退到海拔較低的營地。結果週三和週四的風並不強,但是已經來不及攻頂,於是團隊裡的一位成員非常憤怒。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8月198期跨越量子 走進現實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