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吃東西讓人快樂

毫不可口的食物仍然會讓大腦在進食後釋出令人愉悅的化學物質。

撰文/蘇瑟蘭(Stephani Sutherland)

生命科學

吃東西讓人快樂

毫不可口的食物仍然會讓大腦在進食後釋出令人愉悅的化學物質。

撰文/蘇瑟蘭(Stephani Sutherland)


當我們身體感到疼痛時,大腦會製造天然止痛劑,這類分子與嗎啡等強效止痛藥具有相似的化學結構。現今科學家認為,天然止痛劑這類內生性類鴉片分子同時還扮演另一種角色:幫助調節人體的能量平衡。


芬蘭土庫大學的腦造影科學家紐曼瑪(Lauri Nummenmaa)和同事掃描並檢測10名健康男性腦中內生性類鴉片分子的釋出量。在此之前,受試者先注射含有放射性物質的顯影劑,這類顯影劑會與類鴉片分子的受體結合,接著研究人員可藉由正子斷層掃描(PET)觀察受體的活動。


研究結果顯示,受試者吃下美味的披薩後,大腦會開始分泌天然止痛劑。令人驚訝的是,當受試者吃下營養成份與披薩相同、但口感遠不及披薩吸引人的流質食物(紐曼瑪稱其為「營養稠狀物」)後,大腦似乎分泌更多類鴉片分子。根據一篇2017年發表在《神經科學期刊》的研究,雖然受試者認為披薩比較美味,腦中釋出的類鴉片分子多寡似乎沒有反映出他們對該食物的喜好。


美國韋恩州立大學的研究人員柏格哈特(Paul Burghardt)並未參與此項研究,他評論道:「其實我原本預期會得到相反的結果。」畢竟,之前不論是針對人類受試者或是實驗動物的研究,研究人員都發現,內生性類鴉片可幫助傳遞美食帶來的愉悅感。


紐曼瑪也對這樣的結果感到訝異。他的團隊在先前的研究發現,肥胖者腦中的類鴉片受體數量較少,但受體數量會隨著體重減輕而逐漸回復。他說:「或許當我們吃了過量的食物,大腦會分泌更多內生性類鴉片分子,進而過度刺激受體,使受體數量降低。」


然而,為什麼毫不美味的營養稠狀物比起披薩能促發大腦分泌更多類鴉片分子,仍然是一個謎。研究人員推測可能與流質食物所需的消化時間較短有關。PET掃描是在進食後15分鐘內開始;在這個時間點,好消化的流質食物或許能促發更多化學物質分泌。


新的研究結果也顯示,內生性類鴉片分子在維持能量代謝方面可能扮演多重角色,這是過去科學家沒有想到的。紐曼瑪認為,其中一個可能性是內生性類鴉片系統可以被飽足的胃啟動,幫助補足能量。


「如果你退後一步檢視所有引發類鴉片釋出的情境,包括疼痛、進食與愉悅感,會發現所有的狀況都與體內恆定有關。」也就是與保持人體能量平衡相關,紐曼瑪解釋:「最有趣的是,即使是不引起感官愉悅的進食行為也能觸發內生性類鴉片系統。」(陳瑀葳 譯)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9月199期腦中第七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