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

HPV疫苗研發功臣

拉斯克獎得主席勒談論研究人類乳突 病毒疫苗的契機以及推廣之道。

撰文/梅隆(Dina Fine Maron)

醫學

HPV疫苗研發功臣

拉斯克獎得主席勒談論研究人類乳突 病毒疫苗的契機以及推廣之道。

撰文/梅隆(Dina Fine Maron)


人類乳突病毒(HPV)疫苗幾乎可預防所有子宮頸癌,也可預防口腔、喉嚨、肛門相關癌症。美國國家癌症研究院(NCI)兩位研究人員洛伊(Douglas Lowy)和席勒(John Schiller)是完成此疫苗主要研究工作的功臣,兩人在今年9月獲頒極具聲望的拉斯克獎(Lasker Award),此獎項又稱美國諾貝爾獎。然而,儘管無數證據顯示此疫苗安全無虞、療效甚佳,要使疫苗普及並廣為接受仍困難重重。Scientific American訪問了病毒學家席勒,請他談論他和洛伊獲獎的HPV研究與未來規劃,以及大眾對疫苗有疑慮時該如何因應。以下為摘錄的訪談內容:


HPV疫苗普及的最大障礙是什麼?


席勒:最大的問題並不在於西方國家或多數已開發國家,而是低收入或一般收入的國家,這些國家提供的疫苗有限而且價格高得離譜。當地人民其實對疫苗的接受度很高,問題之所以嚴重,是因為85%的子宮頸癌在這些地方發生。在先進國家,猶豫是否接種疫苗的原因林林總總、且因國家而異。在美國,人們主要因為害怕接種疫苗。而且HPV跟經由性行為傳染的疾病有關,也造成大眾對疫苗心生疑慮。


美國大眾對接種HPV疫苗有疑慮,科學家要如何應對?


幾項研究顯示,最大的問題之一是小兒科醫師和家庭醫師推廣疫苗不夠積極。放眼其他疫苗,例如腦膜炎和B型肝炎也對青少年施打,而且可和HPV疫苗同時接種,但兩者接種率都比HPV疫苗還高,代表小兒科醫師並未好好和父母溝通。會導致此問題,一部份原因出在HPV疫苗是用於預防子宮頸癌,但接種疫苗的醫師怎樣都想不通。婦產科醫師很清楚這點,小兒科醫師卻在狀況外,情形恰好跟大部份兒童或小兒疫苗相反。


你研究HPV疫苗的契機為何?


1983年,我加入了洛伊在NCI的實驗室,擔任博士後研究員。我在那裡上的第二堂課,講師是2008年獲得諾貝爾生醫獎的豪森(Harald zur Hausen)。他在課堂上說道:「成功了!我們找到一株病毒,它看來是半數子宮頸癌的肇因。」那株病毒就是HPV-16。基本上,我們原本只是觀察模型,研究正常細胞如何變成具致癌性的細胞,結果卻找到了可能使人類致癌的因素,真可謂意外收穫。


你目前研究主題為何?


我們目前在測試,是否注射一劑HPV疫苗就有長期效果?該研究由比爾蓋茲夫婦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共同贊助。若只需在孩童時期打一針就見效,便可帶來大改變,尤其是在開發中國家。另外我們也致力於癌症免疫治療研究。我們用來研究HPV疫苗的這些類病毒微粒(通常是病毒的外殼),會透過獨特方式感染癌細胞,並且專門黏附癌細胞;這些微粒取自HPV-16病毒株,或是其他動物與人類的乳突病毒微粒。我們正以此為基礎研發普遍的癌症療法。(李之年 譯)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12月190期記憶之網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