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生態

病毒伺候入侵種

澳洲政府正展開新一波撲滅入侵種的行動。

撰文/比巴(Erin Biba)
翻譯/陳儀蓁

環境與生態

病毒伺候入侵種

澳洲政府正展開新一波撲滅入侵種的行動。

撰文/比巴(Erin Biba)
翻譯/陳儀蓁


今年初,澳洲政府採用新型的兔出血性病毒株,希望控制當地的野生穴兔族群。這項措施可能聽起來殘忍,但是據澳洲政府估計,英國殖民者在18世紀末期引進的野兔,每年啃食價值將近1.15億美元的作物。野兔並非唯一帶來麻煩的入侵種,一世紀多以來,澳洲嘗試了許多極端方法來對付一波波入侵種,包括引進同樣非原生物種的天敵,成效卻有限。


澳洲並非唯一有入侵種問題的國家,但由於該國與其他大陸隔離,野生動物多為特有種,天敵又滅絕已久,給了外來種大量繁衍的絕佳機會。澳洲生態協會的主任之一里奇(Euan Ritchie)表示:「在其他地方,你會見到豐富多樣的高階掠食者。」可是澳洲的袋狼、袋獅與古巨蜥皆滅絕,唯一剩下的澳洲野犬(右頁上圖),因為嗜吃綿羊而正受到人類獵捕。


除了穴兔外,澳洲政府正嘗試控制紅狐(打獵引進)、野貓(曾做為寵物)、鯉魚(水產養殖引進)甚至駱駝(做為沙漠中的交通工具)族群。管理野生動物的政府單位為了對付入侵種,曾採用病毒株、施放毒藥、建造數千公里的藩籬,甚至直接從直升機上獵殺。在一個知名的例子中,解決方案反倒成了問題來源,澳洲政府在1935年引進蔗蟾以控制大肆破壞甘蔗的甲蟲,但是蔗蟾不僅無法攀爬到甘蔗上捕捉害蟲,還四處繁衍成了有害物種。


儘管科學家表示抗議,澳洲政府仍然計畫在今年下半年引進另一種病毒株來對付失控的鯉魚族群。里奇表示:「我們無法倒轉時間,但很多原生物種仍需要我們極力去保護。」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11月189期減重不能只算熱量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