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這次誰才是鴨媽媽?

小鴨一次只用一隻眼睛產生銘印。

撰文/高德曼(Jason G. Goldman)
翻譯/張亦葳

生命科學

這次誰才是鴨媽媽?

小鴨一次只用一隻眼睛產生銘印。

撰文/高德曼(Jason G. Goldman)
翻譯/張亦葳


2015年夏天,英國牛津大學動物學家馬提紐三世(Antone Martinho III)和卡塞尼克(Alex Kacelnik)進行了一項可愛的實驗,該實驗用了眼罩與小鴨,他們想了解雛鳥如何藉由看得見的那隻眼產生對母親的銘印(imprint)。為什麼呢?因為鳥類缺乏人類的部份大腦構造。


用來連結人類大腦左、右半球的胼胝體(corpus callosum)是一大束神經纖維,具有訊息橋樑的功能,可以使左、右兩半球快速溝通而形成連貫的整體。鳥類的大腦半球並未完全分離,缺少人腦胼胝體這條通道帶來的好處。鳥類這項神經構造的特色促成這項實驗,馬提紐三世說:「我在英國倫敦聖詹姆斯公園看見湖中幾隻小鴨和其父母,想到可透過銘印現象觀察訊息的瞬間傳送。」


研究人員遮住64隻小鴨的其中一眼,然後拿出一個紅色或藍色的假鴨子。這隻有顏色的鴨子被小鴨當成「鴨媽媽」,小鴨都跟著它。但是,當研究人員把某些小鴨的眼罩位置交換、讓小鴨改用另一眼看東西時,牠們似乎不認得「鴨媽媽」,在這種狀況下的小鴨對於紅色和藍色的假鴨子一視同仁,三小時後才又開始出現某種偏好;而小鴨分別以左、右眼對不同鴨子產生銘印後,再恢復以雙眼視物時,則不會特別傾向跟著哪一個鴨媽媽。此研究已發表在《動物行為》(Animal Behaviour)期刊。


研究結果顯示,鳥類的左、右大腦之間基本上缺乏快速溝通,顯然造成某一眼接收到的訊息只會傳送至某一側腦半球。在大腦不同側分別儲存記憶可能不是良好的策略,但是,沒有參與此研究的義大利特倫托大學神經科學家維羅提格拉(Giorgio Vallortigara)評論道,不具胼胝體或許有優點:每一側腦半球也許可以分別存放某些特定的記憶。


鳥類通常以雙眼視物,讓左、右大腦協調作用。馬提紐三世說:「這代表牠們為了整合不相連的兩方訊息,要努力進行大量行為適應以做出決定。我們對鳥類的看法,跟最初想的差很多。」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5月183期  揚起光帆 航向半人馬座α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