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保育巡查員心理導師

一位南非臨床心理學家,正投入治療參與非洲動物保衛戰的保育巡查員,他們皆罹患砲彈恐懼症。

撰文/納維爾(Rachel Nuwer)
翻譯/李明芝

生命科學

保育巡查員心理導師

一位南非臨床心理學家,正投入治療參與非洲動物保衛戰的保育巡查員,他們皆罹患砲彈恐懼症。

撰文/納維爾(Rachel Nuwer)
翻譯/李明芝


光是2015年,非洲各地盜獵者就獵殺了超過2萬4000頭大象和1300頭犀牛,然而,非法野生動物交易的受害者不只有動物。過去10年,約有1000名保育巡查員在值勤時遭到殺害,被害人數很有可能繼續增加:世界自然基金會近期調查12個非洲國家的570名保育巡查員,其中有82%認為自己處於命懸一線的環境。


防止盜獵的保衛戰,也會在心理留下陰影,專家才剛開始注意到這方面的影響。南非的臨床心理學家芬奇姆(Susanna Fincham)是其中一位最先投入這方面的專家,關注飽受心理健康問題折磨的保育巡查員,並提出治療方法。最近她對Scientific American談到她所面臨的挑戰。以下為節錄的訪談內容。


SA:保育巡查員為什麼特別容易罹患焦慮、憂鬱症以及創傷後壓力疾患(PTSD)?


芬奇姆:保育巡查員的訓練是保護野生動物,過去配槍僅限用於壓制行為異常的動物。但大約從2006年開始,盜獵逐漸猖狂,保育巡查員必須把槍指向人類。


在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我的工作場所之一),每天都有組織良好、配備精良的盜獵集團採游擊戰型式引發暴動,真的非常危險。因此,保育巡查員很可能遭受極大的心理創傷。


你如何減輕這些心理創傷問題?


我利用諮商技巧,試著幫助保育巡查員免於罹患PTSD。為此我必須對每位巡查員的情緒狀態仔細進行臨床衡鑑,以及對相關人員進行心理衛生教育,或教授有關身體對創傷反應的知識,例如他們為什麼會盜汗、顫抖、難以入睡或驚嚇反射增加。

我訓練他們控制呼吸和放鬆肌肉以減輕壓力。我也採用敘事取向的治療方式,例如請他們向我訴說曾發生過最糟糕的事件,然後問他們對於這件事有什麼感覺,並指出這些壓力症狀都很正常,而且他們已倖免於難。為了減緩焦慮,你必須讓他們了解他們最終活下來了,並且已經安然度過危機。

是否有許多心理學家進行類似的服務與治療?

不,完全沒有。過去人們比較關注保育巡查員的戰鬥角色,而非他們的身心健康。直到現在,人們才逐漸意識到這項需求。在南非,求助心理學家仍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男性特別覺得如此。不過現在有較多資深保育巡查員尋求幫助,我們正逐步瓦解這道高牆。自2011年起,我已經諮商過大約120名保育巡查員,也跟巡查員家人討論他們的擔憂。整個非洲的保育巡查員多達2萬5000人。

你和保育巡查員的下一步是什麼?

目前我正為保育巡查員發展注重文化層面的治療策略。我希望把我觀察到的所有現象整理後發表,讓任何想要參考應用的人都能夠取得。長期來說,我也相當希望能看到專為保育巡查員設立的心理學家和社工師輔導單位。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9月187期好奇心丈量太陽系 卡西尼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