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希拉蕊vs.川普科學政見評比

Scientific American評論美國兩大黨總統候選人對科學問題的回應。

撰文/Scientific American編輯部
翻譯/甘錫安

其他

希拉蕊vs.川普科學政見評比

Scientific American評論美國兩大黨總統候選人對科學問題的回應。

撰文/Scientific American編輯部
翻譯/甘錫安


美國數年後將面臨氣候變遷和抗藥性細菌擴散等重大挑戰,需要科學家與專家攜手來擬定可行的解決方案。過去八年內,非營利組織ScienceDebate率先在基層投注許多心力,並請總統候選人談論這些科學議題;這些議題對美國的影響不亞於國際事務或稅務政策。今年9月,科學、工程、健康和其他團體再度提出20個問題,請共和黨與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答覆。


2012年,Scientific American依據答覆的完整性、科學正確性、可行性、永續性,以及對健康、教育和環境的潛在助益,對歐巴馬和羅姆尼(Mitt Romney)兩位候選人給予評分(0~5);SA認為上屆總統候選人的回應大多十分相近。


但是今年的狀況截然不同,以下是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和川普(Donald Trump)對其中兩個問題的答覆摘要,以及SA的評論。


氣候變遷

地球氣候正在改變,各國政治討論在科學研究和政策等方向也相當分歧。兩位候選人對氣候變遷有何想法?未來又將如何落實?


希拉蕊了解「氣候變遷是急迫的威脅,也是當前的關鍵挑戰。」接著她提出「潔淨能源滿足半數電力需求」計畫,減少1/3「能量損失」,並且同時在10年內「使美國石油用量減少1/3」。為了達成這些目標,她預計「實行並提高」目前的「污染與能源效率標準以及潔淨能源稅賦鼓勵措施」。然而,希拉蕊並未詳細說明,這些政策的經費將從何而來。(4分)


川普提到「氣候變遷」時,放慢了語調,可能代表他仍然認為(而且他先前說過),人類造成的全球暖化是杞人憂天。他宣稱美國將退出巴黎氣候高峰會,並表示「我們有限的財政資源」應該用在淨水和對抗瘧疾方面。但他不了解這兩件事的成功與否,全都取決於我們如何面對氣候變遷。(0分)


公共衛生

戒菸、酒駕防制法規、疫苗接種和飲水加氟等公共衛生措施,可增進大眾健康及生產力,而且已經挽救數百萬人的性命。兩位候選人將如何推動聯邦研究工作及公共衛生制度?並進一步防範新興疾病與抗藥性超級細菌等公共衛生威脅?


希拉蕊表示「我們在公共衛生準備及緊急應變方面的投資並未達到應有標準」,且提出證據「從2008年至今已減少至少九個百分點」,以支持她的說法。她指出,解決此問題的其中一項計畫是「成立公共衛生快速應變基金」,以提供「每年固定的預算」,讓公共衛生官員得以「更快速積極應對重大公共衛生危機和流行性疾病」。但希拉蕊並未詳細說明這筆快速應變基金的金額,或經費從何而來。(4分)


川普指出「在資源有限的時刻」,公共衛生經費可能無法達到「最大的經濟效益」。不過研究顯示,公共衛生措施的投資報酬率通常高達125~3900%。種種跡象顯示,川普並未深入了解這項議題。此外,他還表示將與美國國會合作,確保「資源分配適當,以達成我們的目標」,但美國國會至今仍未批准經費,來對抗美國南部剛浮現的茲卡病毒威脅。(0分)


更多相關文章

2017年5月183期  揚起光帆 航向半人馬座α星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