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生態

太平洋無人島保育計畫

科學家每年不辭辛勞造訪某些偏遠島嶼,為島上瀕危生物的保育而努力。

撰文/葛林斯潘(Jesse Greenspan)
翻譯/張亦葳

環境與生態

太平洋無人島保育計畫

科學家每年不辭辛勞造訪某些偏遠島嶼,為島上瀕危生物的保育而努力。

撰文/葛林斯潘(Jesse Greenspan)
翻譯/張亦葳


尼胡阿島(Nihoa)是美國夏威夷西北群島中的一座無人島,面積約0.69平方公里。科學家想要到這座小島上,必須先坐30個小時的船,再從隨海浪劇烈搖擺不止的充氣小艇跳向小島,然後攀爬上懸崖才行。嚴重瀕臨滅絕的米爾葦鶯(millerbird)不久前仍僅存活於尼胡阿島;不過,在2011和2012年,美國魚類和野生動物管理局(FWS)的生物學家、也曾是職業風浪手的普蘭多維奇(Sheldon Plentovich)帶領團隊,在海上航行三天後,成功把50隻這種小鳴鳥帶到了雷森島(Laysan)。


大約在一個世紀前,有人把兔子引進雷森島而導致另一個亞種的米爾葦鶯滅絕。普蘭多維奇說:「航行過程中,我一度以為那些鳥(其中幾隻)要被淹死了,但最後我們還是成功達成任務。」今年7月《生物保育》刊出的研究報告指出,雷森島的米爾葦鶯族群量已經增加到164隻,看來尼胡阿島曾一度岌岌可危的鳥類有了另一條生路。


對於普蘭多維奇和其他在距離美國本土很遠的太平洋島嶼(幾乎都是無人居住且未對外界開放的島嶼)工作的研究人員來說,這樣的冒險經歷已不足為奇。他們的保育計畫都有個共同目的:要彌補無知人類(例如當初帶兔子到雷森島的那些人)所造成的傷害。普蘭多維奇說:「當我看見人類對自然環境造成了如此顯著的影響,心中覺得既羞愧又難堪,即使是在杳無人煙的偏遠小島也一樣。」


美國太平洋島嶼保育計畫

帕邁拉環礁(Palmyra Atoll):

過去做為軍事基地的這座小島上,曾有約三萬隻大鼠肆虐(平均每平方公里將近1萬3000隻),直到五年前,美國FWS和兩個非營利組織利用直升機、彈弓和毒餌來滅鼠,情況才好轉。負責帕邁拉環礁野生動植物保育工作的庫洛皮德羅斯基(Stefan Kropidlowski)在幾乎與外界隔離的島上待了半年,現在已把注意力轉往同樣會破壞當地生態平衡的椰子樹。當地許多海鳥和蟹類賴以維生的原生樹種,正因為椰子樹的過度擴張而不斷減少。


強斯頓環礁(Johnston Atoll):

曾一度是核武測試地點的強斯頓環礁由四座小島所組成,儘管受到鈽、石棉和其他有毒物質的高度污染,仍是海鳥鍾情的棲地之一。但是這些在島上築巢的鳥類卻因長足捷蟻(又名黃色瘋狂蟻)出現而備受威脅。長足捷蟻具有高侵略性,會對獵物噴灑蟻酸,這種攻擊行為常造成雛鳥體表遭受損傷。過去六年多以來,FWS志工團隊利用每次到島上為期半年的工作期間,以摻毒的貓食和玉米糖漿消滅蟻群。最近一次的志工團隊已於今年6月抵達強斯頓環礁,截至雜誌出刊前,他們在島上只發現一座小型的長足捷蟻穴。


中途島環礁(Midway Atoll):

因二次世界大戰的海軍戰役而聞名世界的中途島,由三座小島組成。去年冬天,FWS的科學家在當地發現有老鼠正在啃食活著的信天翁(信天翁在孵蛋時,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會離開鳥巢)。管理局人員已著手進行計畫,要把島上這些外來的齧齒類全數消滅。

庫雷環礁(Kure Atoll):

位在夏威夷群島最北邊的庫雷環礁上散佈著隨洋流漂上岸的各種廢棄物,可能危害到野生動植物,因此研究人員和赴當地工作一年的志工戮力合作撿拾有害的海漂垃圾。島上的現場工作負責人范德利普(Cynthia Vanderlip)和團隊也在努力進行其他工作,包括拆除廢棄的飛機跑道、消滅入侵的外來種熱帶大頭家蟻和金冠髯菊,以及栽種原生種的草本和灌木植物(為了增加海鳥族群的數量)。同時,瀕臨滅絕的雷森鴨已重新引進庫雷環礁,而美國海防隊也計畫清除在當地殘留數十年之久的有毒化合物多氯聯苯(P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