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為研究冷藏眼淚

研究人員想建立一個眼淚庫,用來解答關於眼淚和哭泣的各種謎題。

撰文/卡德威(Noah Caldwell)
翻譯/鄭方逸

生命科學

為研究冷藏眼淚

研究人員想建立一個眼淚庫,用來解答關於眼淚和哭泣的各種謎題。

撰文/卡德威(Noah Caldwell)
翻譯/鄭方逸


與其他人體排泄物相比,我們對眼淚的研究少之又少。收集這些鹹水滴是乏味又冗長的工作──淚眼汪汪的捐贈者很少見,幾乎不會有男性報名試驗,而且眼淚還必須夠「新鮮」,才能好好分析其中的成份。因此研究人員對於流淚這種人類基本行為的目的,一直缺乏共識:哭泣是否如同一些化學家所假設的,是許多物種用來溝通的原始方式?或如同心理學家提出的,是人類獨有、用來強化社交連結的關鍵?以色列神經生物學家索貝爾(Noam Sobel)想要進一步鑽研這個領域:他找出了可以急凍眼淚的完美方法,並且目前正在為全球的研究人員建立一個「眼淚庫」。


索貝爾任職於以色列魏茲曼科學學院,他在2011年發現,女性眼淚含有的費洛蒙可以降低鄰近男性的睪固酮含量。然而這項研究的後續發展進行得十分緩慢,因為這些分子很容易分解。


為了完整保存眼淚中的化學物質,索貝爾和團隊研發出可以有系統地冷凍淚滴的方法;這個方法使用了可以把樣本快速降溫至-80℃以下的液態氮。研究人員表示,這個過程可以保存眼淚中大部份的化學物質,他們計畫在今年發表研究成果。接下來他們要開始建立眼淚的低溫儲存庫,並在網路上依來源和可取得的程度進行分類。索貝爾說:「就像有羊水、血液、尿液等生物資料庫,我們也會有眼淚生物資料庫。如此一來,你只要花兩個星期就可以取得樣本、開始做研究,而不用等上六個月。」


美國史丹佛大學的生物工程學家班姆拉(Saad Bhamla)說,研究用的眼淚資料庫「帶來了無限可能。」他常在自己的研究中用到動物眼淚,目的是探討眼淚如何在眼球上形成薄膜。他舉了一些應用的例子,例如矽谷有人想做出具有抬頭顯示器及其他功能的隱形眼鏡,以及現代人長時間盯著電腦螢幕,造成乾眼症增加的情況。


索貝爾希望,對這方面有興趣的研究人員,有一天能從眼淚庫中依照年齡和性別選用眼淚樣本,例如選取200個18~25歲的白人男性樣本。如果研究人員可依本身所需取用樣本,將能加速實驗進展,幫助我們解開有關眼淚的未解之謎:眼淚是否會影響心情或食慾?女性和男性的眼淚是否有異?情緒和非情緒(例如切洋蔥造成)的眼淚,差別為何?對索貝爾來說,有越多人痛哭流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