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我們都是識字高手

大腦會建立視覺詞彙庫,當我們看到熟悉的字時能立即取用。

撰文/賈克布森(Roni Jacobson)
翻譯/李明芝

其他

我們都是識字高手

大腦會建立視覺詞彙庫,當我們看到熟悉的字時能立即取用。

撰文/賈克布森(Roni Jacobson)
翻譯/李明芝


兒童剛開始學習英文閱讀時,會小心翼翼唸出每個字母,然後在心中把這些字母串在一起形成單字,進而了解字的意義。爾後,隨著練習,我們開始可以一眼就認得單字。


根據發表在《神經影像》的新研究發現,事實上,我們的大腦編寫了一部「視覺字典」,收藏在後顳葉、緊鄰辨認臉孔的區域。研究人員表示,這部字典最終會取代大腦發聲中心的角色,這也是成為進階閱讀者的關鍵。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博士後研究員葛雷塞勒(Laurie Glezer)和同事分析27名受試者(全都是以英語為母語且有進階閱讀程度的單一語言使用者)在閱讀同音異義字時的腦部活動,也就是閱讀發音相同、意義不同的單字,例如「hair」和「hare」。他們發現,同音異義字活化的是後顳葉中不同群的神經元,意味這些單字有不同的視覺「輸入」。如果唸出這些同音異義字,活化的就會是腦中同一群神經元。


葛雷塞勒表示:「我們可從這項研究看出,似乎是由不同腦區分別執行對閱讀都極為重要的視覺和聲韻功能。」


研究結果有助於發展新的教學技巧。喬治城大學醫學中心計算認知神經科學實驗室主持人芮森胡柏(Maximilian Riesenhuber)是本篇論文的共同作者,他表示:「在關於閱讀的最佳學習方式的辯論中,存在著發聲學才是王道的想法。」他補充道,這項研究駁斥了那樣的想法,因為研究結果證明,熟練的閱讀者會建立起視覺詞彙庫,以便在看到熟悉的字時能夠取用。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心理學教授霍夫特(Fumiko Hoeft)沒有參與此項研究,她評論,這項研究或許也能為閱讀障礙的成因提出見解與解釋,例如有閱讀障礙的人或許根本問題是出在發展或取用視覺字典。然而葛雷塞勒表示:「此時還很難說是哪裡損壞。」現在霍夫特正計畫類似的研究,對象就是有閱讀障礙者和聽障人士(後者也可能有閱讀學習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