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醫用大麻減少止痛劑濫用?

為了研究醫用大麻是否可取代容易成癮的類鴉片藥物,科學家在繁瑣的規範中奮鬥。

撰文/許杰仁(Jeremy Hsu)
翻譯/張薰文

其他

醫用大麻減少止痛劑濫用?

為了研究醫用大麻是否可取代容易成癮的類鴉片藥物,科學家在繁瑣的規範中奮鬥。

撰文/許杰仁(Jeremy Hsu)
翻譯/張薰文


流行巨星王子(Prince)於今年4月21日過世。他在過世前六天疑似過量使用止痛劑Percocet而住院,確切死因則可能與過量使用另一種止痛劑芬太尼(fentanyl)有關,這兩種都是類鴉片處方藥。每年有數百萬美國人藉由這類藥物緩解疼痛,但通常得承擔劑量漸增和服藥過量的風險。美國衛生暨福利部(DHHS)表示:「美國正處於類鴉片藥物濫用巔峰。」1999~2014年有16萬5000名美國人因過量使用類鴉片處方藥而死亡,這類藥物濫用的醫療與社會成本每年約達550億美元,因此科學家急欲尋找較不具危險性的止痛劑替代品,其中一些研究指向醫用大麻。


早在15年前就有醫生聽說病人用大麻代替類鴉片處方藥,這些傳聞提供研究人員靈感。蒙特費歐里醫學中心的醫學助理教授包賀伯(Marcus Bachhuber)所領導的團隊想了解,某些州的醫用大麻合法化是否會影響因過量使用類鴉片藥物而死亡的人數。他們在2014年發表的研究顯示,1999~2010年,核准使用醫用大麻的州比起禁止使用的州,過量使用類鴉片藥物的死亡人數平均減少了25%。


不過包賀伯的研究無法證明,改用醫用大麻確實減少了類鴉片藥物過量使用;此外,藥物使用是否過量,除了類鴉片處方藥,還包括非法的海洛因。但這項研究點出了醫用大麻和止痛劑可能的關聯,包賀伯說:「醫用大麻可視為治療慢性疼痛的替代品,如此一來人們就不需要使用類鴉片藥物,或可降低劑量。」


許多研究支持他的說法。密西根大學的團隊進行了一項回溯性研究,結果發表於今年6月的《疼痛期刊》。他們調查了185名常光顧密西根州安娜堡一間醫用大麻藥局的病人,半數以上的病人回報他們停用了類鴉片藥物來治療慢性疼痛。動物實驗也顯示,大麻葉中的大麻素和類鴉片藥物在緩解疼痛時可產生協同作用。


聖路易華盛頓大學疼痛中心臨床研究主任哈魯圖尼安(Simon Haroutounian)表示,醫用大麻也是今年美國疼痛學會會議的熱門議題。在哈魯圖尼安等人發表於今年2月《疼痛臨床期刊》的研究中,他們追蹤了以色列176名慢性疼痛病人超過七個月,發現44%的病人在這期間開始使用醫用大麻而停用類鴉片處方藥。這項研究和其他近期研究皆顯示,使用醫用大麻與降低類鴉片藥物依賴具相關性。然而這些研究都有其限制,回溯性研究無法獲得重要細節,例如因藥物過量致死的病人是服用了類鴉片處方藥或因好玩而使用非法藥物、還是自行用藥?雖然哈魯圖尼安的研究是即時追蹤,但參與病人都經過精神狀況與藥物過敏的篩選,表示這些病人較一般慢性疼痛的病人不易產生醫用大麻所帶來的併發症。哈魯圖尼安解釋:「針對長期影響和大多數非篩選過的病人,我們沒有好的研究數據。」


關於醫用大麻做為類鴉片藥物替代品的安全性,目前為止最完整的研究報告發表於2005年底的《疼痛期刊》,這項研究追蹤了200名使用醫用大麻治療慢性疼痛的病人超過12個月。與先前研究不同,這項研究直接比較有使用和未使用醫用大麻的病人,結果顯示,有使用的病人產生輕微副作用的風險增加了,但在嚴重副作用的風險上則無差別。


加拿大馬吉爾大學艾倫艾德華疼痛管理中心臨床研究主任威爾(Mark Ware)是該研究報告的第一作者,他表示,實驗性臨床研究將為醫用大麻和類鴉片藥物使用量的因果關係提供最明確的證據。但要在美國進行醫用大麻的實驗性臨床研究仍有難度,因為醫用大麻是一級管制藥物,即「目前無法於醫療上使用,且極可能被濫用」。大多數國家也有類似限制,使得研究人員在合法取得大麻或臨床試驗同意書上面臨挑戰。


醫用大麻的應用若要進入下一階段,進行這些試驗是必要的,因為它們有助於釐清安全性。評論這篇論文的專家都認為,以醫用大麻做為治療慢性疼痛的替代品是可行的,但許多人同時也擔心,在不了解大麻長期效應(包括藥物濫用的風險和副作用)的情況下使用,未免過於倉促。


密西根大學環境衛生科學與公共衛生學系博士候選人、安娜堡研究的共同作者伯恩克(Kevin Boehnke)說:「許多州允許使用醫用大麻,現在我們需要政策支持學界使用大麻進行研究,以趕上現況。」美國近來對於大麻的政治風向改變很快。今年7月8日,俄亥俄州加入其他24州和華盛頓特區的行列,採行醫用大麻合法化。美國毒品管制局(DEA)在今年稍早接獲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的醫療評估後,也重新考慮是否把醫用大麻列為一級管制藥物。


醫用大麻不太可能在所有醫療狀況下取代類鴉片藥物。舉例來說,類鴉片處方藥用於安寧照護和治療癌症、重大手術、骨折等急性疼痛上較沒有爭議,但對於非癌症所造成的疼痛,醫用大麻在長期使用上是較好的選擇。包賀伯說,即使是最嚴厲的評論者,也能接受醫用大麻在使用過量致死的風險上較類鴉片藥物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