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生態

動物學家也是外貌協會

澳洲調查發現,科學家偏好研究長相討喜的物種。

撰文/普拉特(John R. Platt)
翻譯/林慧珍

環境與生態

動物學家也是外貌協會

澳洲調查發現,科學家偏好研究長相討喜的物種。

撰文/普拉特(John R. Platt)
翻譯/林慧珍


無尾熊很可愛,但是否搶盡鋒頭?這些「保育吉祥物」是否獲得太多曝光機會及經費資助,因而排擠到對一般人較沒有吸引力的一些動物?這一直是個爭議,一項新的研究為此提供了相關量化資訊。澳洲梅鐸大學及柯坦大學的研究人員檢視了1萬4248筆關於331種南半球哺乳動物的論文、書籍和研討會論文集資料,發現科學家對「醜陋」物種的研究確實有壓倒性的偏頗。這些資料的73%是關於有袋動物,例如無尾熊和袋鼠,相反地,齧齒動物和蝙蝠雖然佔了哺乳動物的45%,受到的關注卻只有11%。


該篇論文的第一作者弗萊明(Patricia Fleming)表示,更糟的是,針對這些長相抱歉的動物,大部份研究都只是點到為止,例如只提到物種命名及外觀相關資料的分類學描述。但如果不清楚這些物種的棲息地、食物來源和行為,牠們將更難受到保護以因應可能導致滅絕的種種威脅。這種資訊的落差對於澳洲以外的動物也同樣有影響。醜陋動物保育協會(Ugly Animal Preservation Society)創辦人瓦特(Simon Watt)說:「據我們所知,全世界有很多動物類群的狀況更糟,例如兩生動物,關於牠們的研究更少。」這些動物對於生態的重要性可能更勝於一些常被認為值得拯救的動物,例如蝙蝠有助於防制會帶來疾病或摧毀農作物的害蟲。


弗萊明形容她的論文是一項聲明,呼籲科學家研究更多種野生動物,但她也承認,用於研究及保育這些不順眼動物的經費可能會長期匱乏,她說:「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有些物種根本分不到經費。」例如在澳洲,政府大部份的保育預算都用在對抗另一群動物:「壞的」入侵種,儘管清除外來的歐洲兔子可能有利於澳洲本土植物,卻對北澳竄鼠(spinifex hopping mouse)或澳洲假吸血蝠(ghost bat)毫無助益,遑論無尾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