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數學同好會

數學遊戲專欄作家葛登能的精神永遠與我們同在。

撰文/李查茲 ( Dana Richards )
翻譯/鍾樹人

其他

數學同好會

數學遊戲專欄作家葛登能的精神永遠與我們同在。

撰文/李查茲 ( Dana Richards )
翻譯/鍾樹人


葛登能(Martin Gardner)在1998年8月號的Scientific American這樣寫道:「有趣的數學和正經八百的數學,兩者界線是模糊的。」葛登能在2010年過世,他在1981年退休之前,擔任雜誌的數學遊戲專欄作家長達1/4世紀之久。他的粉絲一直努力要維持住這份「模糊」,最近的例子是3月舉辦的第11屆葛登能聚會(Gathering 4 Gardner)。這個兩年舉辦一次的聚會,旨在頌揚這位博學之士對數學的貢獻,還有數學與藝術、音樂、建築以及趣味之間的關係。


葛登能喜歡有趣的數學謎題,而令他高興的是,讀者會改善並歸納他的觀察,更加以發揚光大。舉例來說,有個古老的挑戰是要排列六根香菸,讓每根香菸都能碰到其他根香菸(左上圖),而他曾在專欄裡提出解答。之後,他的讀者再接再厲,發現七根香菸也能符合要求;而在2013年,數學家發現,長度無限的七根圓柱也能辦到。


今年,聚會的參加者討論了至少50個這類問題,眾人熟悉的那種照本宣科的數學教育經驗,並不會在此出現。243份報告當中,大多數跟藝術或音樂有關:隨機幾何之美、全像視覺化、音樂與柏拉圖多面體的關係。大提琴家薛帕德(Philip Shepard)是其中一位講者,他討論的是弦論(string theory),只不過在這場合,他說的是弦樂器的理論。


當然,魔術也沒有缺席。葛登能雖然是知名的魔術戲法發明人,但對表演敬謝不敏。不過他並不吝於提倡數學裡的驚歎、驚喜與驚奇(這是聚會裡的話題),還寫了好幾篇文章,提到驚奇感如何能對抗人性的傲慢。這剛好能證明,為何長久以來有這麼多受到葛登能啟發的人,會不由自主想找尋彼此,並苦苦思索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