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孩子,把我吃了,快點長大

有一種蜘蛛的「嬰兒食品」,是自我犧牲的母蜘蛛。

撰文/納維爾 ( Rachel Nuwer )
翻譯/姚若潔

生命科學

孩子,把我吃了,快點長大

有一種蜘蛛的「嬰兒食品」,是自我犧牲的母蜘蛛。

撰文/納維爾 ( Rachel Nuwer )
翻譯/姚若潔


母性通常包含了自我犧牲,但對多數物種而言,這種利他性只是暫時的,下了蛋,孩子離了巢,生活便得繼續下去。但對於棲息在以色列尼格夫沙漠的一種絲絨蜘蛛「條紋穹蛛」(Stegodyphus lineatus)來說,母性的自我犧牲是終極且致命的:這種蜘蛛的子代會把母親吃掉。


昆蟲學家對這種血腥的照顧策略已疑惑多年。蜘蛛媽媽只是單純把自己的身體提供給子代吃掉呢?還是會處理自己的內臟,讓它變得容易消化?答案是後者。根據發表於《蜘蛛學期刊》的研究,蜘蛛媽媽的組織甚至在子代孵化之前,就已經開始分解。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昆蟲學家沙羅門(Mor Salomon)說:「蜘蛛媽媽的身體內部整個改變,簡直像已經提前計畫好似的。」


沙羅門和同事觀察雌絲絨蜘蛛生殖過程各個階段的顯微切片。在產出卵囊後,組織立即開始顯現輕微的分解作用。30天後,當小蜘蛛孵化時,分解變得劇烈。沙羅門說:「內臟的形狀本來很清楚,到了下一張圖片,輪廓變得模糊,再下一張,器官都已經消失了。」分解內臟讓蜘蛛媽媽可以利用反芻的方式,把液化的內臟逐步餵給成長中的寶寶。


蜘蛛寶寶孵化後最快在九天內,蜘蛛媽媽停止反芻,而這些小蜘蛛爬到還活著的媽媽身上,開始享用最後的家庭聚餐。把剩下液體全都吸乾後,小蜘蛛把母蜘蛛乾涸的外骨骼拋諸腦後,棄巢而去。之後一年內,成熟的雌蛛又會繼續做出母性的慷慨犧牲,貢獻一己之軀給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