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生態

萬獸之王回來了

非洲獅的數量正在增加,但是只限於裝有柵欄的保護區。如果要擴大保育成效,說來說去還是錢的問題。

撰文/高德曼(Jason G. Goldman)
翻譯/張亦葳

環境與生態

萬獸之王回來了

非洲獅的數量正在增加,但是只限於裝有柵欄的保護區。如果要擴大保育成效,說來說去還是錢的問題。

撰文/高德曼(Jason G. Goldman)
翻譯/張亦葳


去年夏天,雄獅塞西爾(Cecil)的死亡新聞成為大眾焦點。戰利品狩獵的行為本身的確具爭議性,但非洲獅(Panthera leo)面臨的威脅遠不只那些手持獵槍的有錢人。由於棲息地遭破壞、獵物減少、對人類和家畜構成生命威脅引發人為報復性殘殺、為製作傳統藥材的盜獵行為,以及其他種種因素,獅子已列為瀕危動物。目前在非洲,這些獅子的生存範圍已縮減至過去繁盛時期的17%,而其他地區只剩印度還有一個獅群的存活記錄。新的研究顯示,非洲獅的生存現況雖然艱困,但在某些地區,獅群數量仍逐漸成長,不過這些成功案例並不如表面上樂觀,未來需要持續投入的保育費用十分可觀。


儘管關於獅子的研究已相當多,但大部份是針對個別獅群,而非整個物種;目前全球大約只剩下兩萬頭非洲獅。最新的研究是研究人員整合先前的資料,並以綜觀整個非洲大陸的方式來觀察獅子這種非洲最具代表性的掠食動物。例如英國牛津大學動物學家鮑爾(Hans Bauer)帶領的研究團隊,在過去20幾年調查47個獅群,並取得資料進行彙整。他們發現,西非九個獅群的數量皆在減少(有兩個獅群可能已在當地消失);東非的獅群數量也沒什麼進展,除了大型的肯亞塞倫蓋蒂獅群數量可能變多。根據保育分析,西非獅群的數量在20年內將有67%的機率減少一半,東非獅群則約為37%。


此分析也帶來一絲希望:大部份南非獅群的數量正在增加。這項研究最近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審閱該論文的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獅子專家派克(Craig Packer)說:「在南非的獅群很有可能存活下來。」可能是牠們居住在偏遠的荒野中,人類對牠們較無法構成威脅,也可能是牠們生活在公園和保護區的柵欄內。


未參與此研究的大型貓科動物保育機構(Panthera)研究員林西(Peter A. Lindsey)表示,即使是小型的柵欄保護區也具有保育價值。林西說:「任何一塊受到保護的土地對保育皆有助益,因此越多越好。」柵欄可把大型動物與人類、家畜和農作物隔離,避免衝突,獅子和其他野生動物便得以在零星土地上存活。若不這麼做,勢必無法保護大型哺乳動物。在許多地方,能夠成功復育動物族群的關鍵,就是當地社區相信這些圍欄可確保居民人身財產的安全。


如果圍起來的區域面積廣闊,例如南非最大的克魯格國家公園就和美國紐澤西州一樣大,那麼獅子仍可扮演高階掠食者的角色,調節生態系中羚羊、野牛和其他有蹄類的數量,進而有助於維持植物群落的生態。就算設置柵欄,派克說:「克魯格國家公園就是一個真正的生態系,包含真實的生物交互作用和生態平衡,沒有人會懷疑這點。」


只可惜,大部份圍起來的區域都過於狹小。林西說:「如果你把野生動物圈養在小範圍的保護區內,就需要相當密集的人為管理,因為族群間的交互作用可能會出現異常,而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還不是很清楚。」密集的人為管理方式包括替雌性動物注射荷爾蒙避孕藥以防止過度繁殖,以及把特定個體移至其他保護區來增加基因多樣性。若未定期把新基因引入一小群獅子之中,就會有近親交配之虞,最終導致族群滅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