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鯨魚數量已經安全無虞?

以DNA估測族群量,發現以前的估計數量大有問題。

撰文/鄭靜琪

生命科學

鯨魚數量已經安全無虞?

以DNA估測族群量,發現以前的估計數量大有問題。

撰文/鄭靜琪

今年6月16~19日,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IWC)在德國柏林召開第55屆年會,會中表決通過「不恢復商業性捕鯨活動」的決議,可說是保育人士的福音,不過,日本和挪威等支持恢復商業性捕鯨的會員國大表不滿。這些希望取消禁令的傳統捕鯨國家說,鯨魚數量逐漸增加,禁令已經過時了。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有55年歷史的IWC在1986年公佈捕鯨禁令,約定當鯨魚數量回到歷史數據的一半以上時,才允許恢復捕鯨活動,這項國際公約至今已經施行了17年。但是,這些提出捕鯨禁令的會員國卻不知道,他們所握有的鯨魚族群歷史數據可能有誤。


美國史丹佛大學生物科學系教授帕魯比(Stephen R. Palumbi)在7月25日出版的《科學》上發表研究論文,他表示,早在捕鯨業出現以前,科學家就已嚴重低估北大西洋的座頭鯨與其他大型鯨魚的數量,而IWC卻依據1980年代中期的估計數字行事。帕魯比與畢業於哈佛大學的羅曼(Joe Roman)說,只相信過去的估算值等於逃避現實,航海日誌雖可提供線索,不過不夠完整,因為會有少報或漏報的情形。


帕魯比與羅曼利用族群遺傳學的研究方法,藉由判讀不同鯨魚個體間DNA上遺傳變異的程度,估算其歷史族群的大小。他們把研究重點放在北大西洋的座頭鯨、長鬚鯨和小鬚鯨上,這三種鯨類在19世紀中到20世紀初受到大規模捕殺;研究結果推算,在捕鯨業出現前,北大西洋共有80~90萬頭座頭鯨、長鬚鯨和小鬚鯨,族群規模之大,令人難以想像。


以座頭鯨為例,IWC根據過去捕鯨業的記錄估計,北大西洋座頭鯨族群的歷史高峰是二萬頭,而現在有一萬頭。但帕魯比與羅曼從188頭座頭鯨取出DNA,推測出北大西洋座頭鯨的歷史族群數量是IWC估計的10倍。

帕魯比指出,小型族群會因為近親交配(inbreeding)而降低遺傳上的差異,而大型族群的遺傳變異就會較多。研究顯示,如今座頭鯨的遺傳變異是由捕鯨業航海日誌估計而來的10倍,也就是說,過去座頭鯨的族群非常大,推測北大西洋的歷史高峰應該有24萬頭。據此推算,全球的座頭鯨族群數量曾經多到150萬頭,是IWC所估計(10萬頭)的10倍以上。


而鬚鯨的DNA分析也得到相似的結果。根據捕鯨業的記錄,北大西洋曾棲息了四萬頭鬚鯨,IWC推估現在已經有5萬6000頭。但帕魯比與羅曼以235頭鬚鯨的基因做比對,發現捕鯨前的實際族群數量約為36萬頭,這結果也是IWC估計的將近10倍。而分析87頭小鬚鯨的DNA樣本後發現,捕鯨活動開始前,北大西洋的小鬚鯨族群至少有26萬5000頭,約為IWC估算的現有數量的2倍。帕魯比說,從這些數據,我們必須回頭檢查捕鯨業的記錄是否完整,是否有大量捕殺鯨魚卻沒有記錄下來的情事。


捕殺鯨魚源自於市場需求,鯨魚油可以用來做燈油、蠟燭、肥皂和香精,鯨鬚可以用來做鞭子、婦女的束腹或儀器中的配件,而小鬚鯨肉在挪威、日本或其他地方是非常有經濟價值的。挪威從禁令實施以來就無視於反對捕鯨國家的批評聲浪,持續從事捕鯨活動,自1990年代中期開始,挪威鯨魚加工業已儲存超過600噸的冷凍鯨油,更在2001年決定對日本出口數百噸的食用小鬚鯨油,這是十多年來首宗鯨魚產品的國際貿易行為。


而日本則因為1986年IWC允許其以「科學研究」之目的,在南極洲和北太平洋捕殺鯨魚。日本每年以研究為名捕鯨500頭左右,而在捕撈其他魚類過程中誤捕鯨魚的數量約有120頭。日本的這種行為,已在今年的柏林大會遭到反對捕鯨國家的譴責,認為他們不該研究用和誤捕的鯨魚拿來食用。


但日本的捕鯨立場始終堅定,2002年的IWC年會中,日本官員聲稱,捕鯨在日本已經有1000年的歷史,禁止捕鯨是冒犯了日本傳統文化,不讓日本人吃鯨魚肉就如同不讓澳洲人吃肉餅和牛排一樣。他們還認為,鯨魚既然是水產資源,就不能光只是保護,捕撈數量過多的鯨,將有助於海洋生態平衡。


IWC的成立原是為了利用鯨類資源,後來因為保育意識抬頭,更基於捕鯨業的進步,才轉而成為評估全球鯨類分佈的組織,對於現存鯨魚的數量加以控管、保護。1986年,IWC雖宣佈全球暫停商業性捕鯨活動,但仍公然允許一年一次宰殺與販賣550頭北大西洋小鬚鯨,還承諾在鯨魚數量恢復到原容納量的54%時恢復捕鯨活動。


而今,IWC所估計的鯨魚族群數量已經接近恢復捕鯨的邊緣。以座頭鯨來說,IWC以為北大西洋過去原有2萬頭,而現在已恢復到1萬頭,以這比率來看,未來10年IWC就可允許捕鯨業捕殺座頭鯨了。但如果以帕魯比的分析結果來看,歷史族群實際上有24萬頭,則未來的70~100年,捕殺座頭鯨是不可能被允許的。


海洋生態系已經嚴重衰竭,根據5月15日發表於《自然》的一篇報告指出,商業性捕魚已使近90%的海洋鮪魚、鱈魚以及大型掠食性魚類消失。鯨魚也屬大型掠食性海洋生物,牠們的消失,對海洋生態系而言無疑是一大重擊,舉例來說,鯊魚和殺人鯨會捕食座頭鯨,一旦座頭鯨數量太少,很可能對這些掠食者造成影響,因此鯨魚消失可不是獨立的事件。


今年的IWC年會雖然暫時讓鯨群免遭殺戮,但鯨魚保育還有漫漫長路要走。這些生活在地球已有5000萬年的大型哺乳動物,能否能夠繼續優游海洋,命運就交託在人類手中。正如帕魯比所說:「了解鯨魚的歷史十分重要,那是為了把鯨群給帶回來。」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202期睡眠學習不是夢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