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用DNA素描的現代福爾摩斯

利用犯罪現場遺留的遺傳物質描繪嫌犯的外貌。

撰文/費特曼(Rachel Feltman)
翻譯/林雅玲 

生命科學

用DNA素描的現代福爾摩斯

利用犯罪現場遺留的遺傳物質描繪嫌犯的外貌。

撰文/費特曼(Rachel Feltman)
翻譯/林雅玲 

任職於荷蘭伊萊茲馬斯大學的鑑識分子生物學教授凱瑟爾(Manfred Kayser)接受訪問,帶我們瞭解當前鑑識科學利用DNA描繪嫌犯外貌的發展近況及遠景。

我們知道DNA曾被用做法庭上的證據,除此之外,遺傳學在鑑識科學上還有什麼功用?

我主要的研究興趣之一是利用DNA來預測外貌特徵。我把與人類外貌有關的遺傳學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結合,例如,在鑑識科學裡,DNA的表現型可成為警方用來預測嫌犯外貌的調查工具。

你最近著重研究身形。你從嫌犯的DNA預測身高,準確度有多少?

我們預測特別高的人(身高在前3%的族群),準確度達0.75。當這個數值為0.5 時,代表是隨意猜測,1 則代表這是個完美的指標。

你是否還能夠更準確地還原其他生理特徵?

我們預測人類眼睛和頭髮顏色的準確度更高,達到0.9,根據T細胞受體判斷實際年齡也同樣精確。不過,其他特徵的準確度,則遠低於對身高的判斷。

還有什麼特徵可從遺傳物質預測?

膚色很可能是下一個可預測的外貌特徵。我們目前可達到一定的程度,主要是利用族裔標記,但是當然還有其他變因。至於預測臉型,這是這個領域的聖杯,短時間之內不可能實現。我們只找到了五個基因,而且這些基因造成的影響非常小,一定有數百個基因共同控制臉型。

最近藝術家杜威–荷博格(HeatherDewey - Hagborg)利用她找到的DNA製作3D人像,這種塑像是否準確呢?

長遠看來我相信這是可能的。但我不認同她把我們目前能預測的特徵(頭髮和眼睛的顏色),與還無法預測(例如臉型)或還不那麼肯定(例如膚色)的特徵混在一起。對於那些無法準確預測的部份,她使用了藝術技巧,實際上與科學或遺傳學無關。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4年第145期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