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專訪 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主任 翁啟惠
製藥是台灣生技業的出路

台灣在基因體、蛋白體以及人類疾病的研究都有些許成果,唯獨在藥物發展與技術創新上不見重大進展。中研院成立基因體研究中心,由此發展希望能有所突破。院長李遠哲並延攬翁啟惠回國擔任中心主任,不僅因為他的學術地位,更看中他具有發展藥物的經驗。《科學人》特此造訪翁啟惠主任,請他暢談對台灣生物科技產業的觀察,以下為訪談摘要:

撰文/採訪整理/龐中培

其他

專訪 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主任 翁啟惠
製藥是台灣生技業的出路

台灣在基因體、蛋白體以及人類疾病的研究都有些許成果,唯獨在藥物發展與技術創新上不見重大進展。中研院成立基因體研究中心,由此發展希望能有所突破。院長李遠哲並延攬翁啟惠回國擔任中心主任,不僅因為他的學術地位,更看中他具有發展藥物的經驗。《科學人》特此造訪翁啟惠主任,請他暢談對台灣生物科技產業的觀察,以下為訪談摘要:

撰文/採訪整理/龐中培

問:您在美國與健康食品公司Pharmanex總裁張念慈合作,在加州聖地牙哥創立生技公司浩鼎科技(Optimer)。根據您的經驗與觀察,您覺得在台灣要發展生物技術產業,擁有的機會是什麼?


答:台灣的生技發展20多年,一直沒有真的起來。我們的高科技產業剛開始走的是製造業,在電子半導體與顯示器上都很好。但是生技產業靠的是發明與創新,所以我們不能以發展IC的方式來發展生技產業。全球8000多億美元的生技產值,有一半是藥物;台灣生技產值不到40億美元,雖然也有一半是藥,但都是學名藥和中草藥,生技製藥總產值只佔全世界約0.4%。嚴格來說,台灣現在是沒有生技產業的。


開發新藥要有人才、有法規、有好的環境,以及有長久的資金支撐。現在很多資金看的是兩、三年能否回收,電子業就是這樣。如果要這樣看生技產業,短期內什麼投資能夠回收呢?健康食品很容易回收,因此生技公司就把健康食品和藥混在一起,說短期發展健康食品、長期發展藥物。但是藥物和健康食品的市場不同,法規也不同,因此招募的人才和發展的方向也不同。健康食品需要很強的行銷團隊,但發展藥物需要的是很強的研發團隊,以及進行人體實驗的團隊,但現在的生技公司缺乏這樣的人才。健康食品一般只能在台灣賣,市場很小。因此台灣生技製藥產業要從佔有率的0.4%向上發展,需要有新的突破。我認為新藥開發的短期策略,是引進正在進行臨床測試的新藥。


問:開發新藥時,東西方人體質不同,是否會影響到藥物的研發策略?


答:這可以當做短期事業,因為在亞洲的競爭比較少。東、西方人的差異,可以用基因體的技術區分開來。像是肺癌的用藥IRESSA,是針對EGF(表皮生長因子)受體。美國人只有10~15%有這種EGF受體的變異,而東方人有60%,現在肺癌在東方的第一線用藥就是IRESSA。像這種藥物在東方的市場就比較大。而我們原來就對東方人有這種了解,因此特別適合研發東方人的藥物。


新藥的發展
需要多家公司共同合作


問:藥物上市時間長久、投資金額大,回收慢,通常需要5~10年。目前台灣投資意願低,對於生技的發展有什麼影響?


答:情況是這樣沒錯,但是生技產業回收也多。發展新藥時,開始的研發投資比較少,進入到臨床試驗時,投資則會持續增加,但是隨著這個進程,藥物的價值會隨著增加,新的工具與技術也會跟著發展出來,成為周邊產業。從商業的角度看,這些不一定全部自己負擔。發展中的藥物、工具,可以和其他人合作,或是把這個藥物、工具賣給其他公司,或者是授權給其他的公司發展。新藥的發展通常不是一個公司在負擔,不是由一個公司從頭走到尾,其中都會有很多公司參與。像是Tanox公司的張子文發展的免疫藥物Xolair,後來就是與諾華大藥廠一起合作,最後雖然他只分得利潤的10%,但總是比沒有好。(請參閱:2005年9月號〈從抗體到藥物──專訪張子文教授〉)台灣要改變的就是這一點,看看你是要0的100%,或是要100的10%?都要拿100%,是一個錯誤的觀念。其實10%很多了,一個每年產值100億美元的藥物,10%就有10億美元,換算成新台幣有300多億元,而這只是一種藥物而已。


問:如果要扶植國內的生技產業,是否一定要和其他國際大公司合作,或是專門集中在研發上?


答:國內也有藥廠,只是沒有研發新藥的能力。美國的藥廠有研發的能力,因此可以接手學術界的發現,然後進入新藥研發的工作。台灣的學術界基礎研究做得很好,但是藥廠無法接手進行動物試驗和各期的人體試驗。我們基因體研究中心的育成中心就是要補強這個缺口,希望將重要的發明繼續往下發展,並協助成立具有研發能力的生技製藥及精密儀器公司。將來我們育成中心裡的公司如果真的成為藥廠,就有研發能力。有很多發明都是來自小公司或是學校,然後賣給大公司。例如,默克公司(Merck & Co.),據說他們有98%的藥都是來自學校。藥廠需要的只是將發明變成產品的能力,這一點,在台灣需要加強,我們缺的是臨床前和第一期試驗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