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

全球流感防疫總動員

新型流行性感冒病毒一旦橫掃全球,會奪走上百萬條人命,這不是單一國家或地區的問題,也沒有一個國家能夠置身事外。人類,準備好了嗎?

撰文/吉布斯(W. Wayt Gibbs )、索拉斯(Christine Soares)
翻譯/涂可欣

醫學

全球流感防疫總動員

新型流行性感冒病毒一旦橫掃全球,會奪走上百萬條人命,這不是單一國家或地區的問題,也沒有一個國家能夠置身事外。人類,準備好了嗎?

撰文/吉布斯(W. Wayt Gibbs )、索拉斯(Christine Soares)
翻譯/涂可欣

當洪水沖毀美國紐奧良的堤防,美國人民對政府能保護他們免於天然災害的信心,也跟著崩潰。領導聯邦政府因應措施的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謝爾托夫(Michael Chertoff),稱卡崔娜颶風及所帶來的洪水,「是遠超過計畫者預估的超級災難。」


然而救援失敗的真正原因並不是缺乏先見之明。美國聯邦政府、當地州政府和市政府都有一套應變計畫,列出襲擊紐奧良的颶風風速如果超過每小時192公里,掀起的巨浪沖壞了堤防和抽水機,導致數千居民受困於洪水時,政府該如何進行救援行動,去年他們甚至還演習過。然而卡崔娜來襲時,計畫的執行卻是慘不忍睹。


看到這次美國政府反應的遲鈍、協調不足,許多人憂心,倘若科學家曾再三警告、破壞力更強、受害規模更大的全球流感果真發生的話,美國該如何應變。這種顧慮並非杞人憂天,流感很可能在不久後發生。全球流感和卡崔娜颶風之間的相似,其實要比表面上看起來切合,而且全球流感的威脅更大,也更讓人膽戰心驚。流行性感冒和颶風都隨季節定期激增,使人習以為常,而對專家信誓旦旦指出一定會來臨的「大難」,就掉以輕心了。


要了解危險的全球流感,除了要知道它的分子生物學之外,最重要的知道就是它和我們偶爾罹患的流行感冒有很大的差異。根據定義,全球流感的致病感冒病毒株,是人類免疫系統完全不曾接觸過的危險突變種,能經由噴嚏、咳嗽或接觸而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每一次全球流感的來襲都在人意料之外,最近的三次分別發生在1918、1957和1968年,起源是經常在野禽或家禽之間傳播的流感病毒株,演化出能感染人類的型式。這些病毒在人體內進一步適應,或與人類流感病毒株交換基因,形成了在人類之間也很容易傳染的新型病原。




在利用雞胚胎製造流感疫苗的過程中,有一些瓶頸使得全球流感疫苗的生產時間需要六個月或更久,屆時將面臨嚴重的供不應求。


有些全球流感還算溫和,有些則來勢洶洶。如果病毒複製得太快,讓免疫系統來不及學習如何防禦它,就會產生嚴重、甚至致命的病症,所引發的疫情,在一年內奪走的生命,可能比25年來死於愛滋病的人還多。流行病學家警告,下一次的全球流感可能使全世界每三人中就有一人罹病,其中有許多患者的病情將嚴重到需要住院,死亡人數從數十人到數億人都有可能。這個疾病不分國界、種族與貧富,我們也沒有什麼確定的方法可以避免感染。


科學家無法預測哪種流感病毒株會造成大流行,也不知道下次大流行何時爆發,他們只能預告全球流感一定會來,而且時機似乎已經成熟。在亞洲,已有人因感染了猛暴的禽流感病毒株而喪命,而禽鳥的感染也正快速向西、朝歐洲蔓延。這種禽流感病毒株是一種A型流感病毒,品系為H5N1。H5N1雖然尚未獲得在人類間傳播的能力,但正在演化,而一些受到感染的禽鳥正展開冬季的遷徙。


當這份急迫感節節升高時,各國政府和衛生專家開始著手加強抵禦全球流感的四道基本防線:監控、疫苗、圍堵和醫療。美國在10月公佈全球流感防備計畫,檢視每道防線牢固與否。防線中有些缺口是在所難免的,但我們的準備行動越積極,受害的人就會越少。而卡崔娜的經驗迫使美國面對一個問題:當大部份可動員人力也因流感而折損時,政府有沒有能力繼續執行計畫?


監控:流感病毒現況


對抗新型流感的第一道防線,就是偵測病毒來襲。目前有三個國際性組織正在全世界合力追蹤H5N1和其他流感病毒株的動態:世界衛生組織(WHO)在83個國家內設有110個流感中心,監測人類流感的病例;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和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則搜集鳥類和其他動物的疫情報告。但這些組織的主管也承認,監控網有太多漏洞,速度也太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