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

基因改造食物安全嗎?

基因改造食物,到底對人類是有益還是有害?

撰文/布朗(Kathryn Brown)
翻譯/黃榮棋

醫學

基因改造食物安全嗎?

基因改造食物,到底對人類是有益還是有害?

撰文/布朗(Kathryn Brown)
翻譯/黃榮棋

鼓吹基因改造作物的人說,這類作物不像傳統作物,需要的有毒農藥較少,對環境有利。但令批評者擔憂的是潛在的風險,他們想知道所謂的利益究竟有多少。到底基因改造作物是環保美夢的實現,還是一場正在形成中的災難?科學家正積極尋找答案。


兩年前,一群生態駭客衝進蘇格蘭愛丁堡的一塊農田,搗毀了種植的油菜。去年,美國緬因州一處白楊樹實驗林遭「夜半突襲隊」闖入,砍倒了三千多株樹。在加州聖地牙哥,抗議人士破壞了高粱作物,並且在溫室的牆上噴漆示威。


這些暴行都是針對基因改造作物而來的,但是抗議人士的行動適得其反,因為他們所破壞的,全都是傳統農作物。在每個案例裡,那些行動派都把一般作物誤認為基因改造過的品種。


原因不難理解。世界上已有4400萬公頃土地(相當於台灣面積的12.3倍)種植了基改作物,可是從某個角度來看,那些作物都是隱形的。植入農作物的基因,你一個也看不見、嚐不出、摸不著,或察覺它對環境的影響。光憑外觀,你無從知道含有外源基因的花粉粒是否會毒害蝶兒,或是傳播到幾公里外使其他植株受精。最令人擔憂的正是它的「隱形」。基改作物究竟如何影響環境?我們何時才會注意到這些影響呢?


土壤中的毒藥可以少些?


農產公司自1990年代中開始宣傳基改種子,向農友保證可降低有毒農藥的用量。如今大部分基改作物都含有抗害蟲或耐除草劑的基因(見第XX頁的數據),以大豆、玉米、棉花及油菜為主。植入抗蟲基因的作物會自行製造殺蟲劑,因此可望減少化學藥劑的噴灑。耐除草劑的基改作物可耐受廣效性除草劑,農人就可以摒棄針對特定雜草且毒性更強的化學藥劑。農人總是希望盡量少用比較危險的農藥,不過基改作物之所以吸引人,是因為勞作手續簡化了(降低施用農藥的頻率及複雜程度),甚至可使產量增加。


但是所謂的「對環境有好處」卻不易證實,因為植物不同、地點不同,結果必定隨之而變。不過還是有些資訊可供參考,根據美國農業部統計,耐除草劑的作物不見得會降低農藥的噴灑量,不過農人將使用比較溫和的混合藥劑。例如,農人要是種植了耐除草劑的大豆,就會避免使用最毒的殺草劑,而改用毒性弱、分解快的★磷除草劑。


作物植入抗蟲基因,也產生了優劣參半的後果。目前,抗蟲害的特性是取自土壤中桿菌「蘇力菌」(Bacillus thuringiensis,下文簡稱Bt)的一個基因。這個基因會促使細胞製造一種晶體狀蛋白質,對某些昆蟲來說是毒藥,尤其是啃食作物的毛毛蟲和甲蟲,卻不會傷害其他生物。不同的蘇力菌菌株,各有不同的毒基因,影響的昆蟲也不同,所以種籽生產商可以針對特定的作物,選用最適合的抗蟲基因。


要界定基改作物對環境的害處,似乎比評估優點更為困難。多虧了幾份負面的報告,目前大眾注目的焦點集中在Bt作物;管理當局也正積極評估基改作物的風險。美國環保署於2001年已針對Bt作物發布重要的新規定,要求種籽生產商進一步證明這些作物的安全性,並能在農場中監控。


由於消費者的疑慮如排山倒海般而來,科學家正加速研究Bt和其他基改作物對環境的影響。他們想要知道的有:Bt作物如何影響「非目標」生物,例如無害的甲蟲、鳥兒、蠕蟲以及其他恰巧路過的生物?基因改造作物是否會授粉給周遭的植物,使抗蟲基因流入野地,創造出不受控制的超級野草?以基因工程技術植入的抗蟲與耐除草劑能力萬一失效,使基改作物突然變得異常脆弱,這種機率又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