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

月經,不是禁忌

長久以來人們對月經避諱不談,導致有關月經的科學研究極度不足,嚴重影響女性健康。

撰文/索爾-史密斯(Virginia Sole-Smith)
翻譯/林慧珍

醫學

月經,不是禁忌

長久以來人們對月經避諱不談,導致有關月經的科學研究極度不足,嚴重影響女性健康。

撰文/索爾-史密斯(Virginia Sole-Smith)
翻譯/林慧珍


2007年,美國夏威夷大學希洛分校的演化心理學家布朗(Susan Brown)親身見識了人們對經血的排斥。她當時正在研究經血如何反映女性的健康狀態,希望研究對象除了校內自願參與研究的學生之外,還能涵蓋其他不同群體的數據。布朗的團隊在希洛市中心一家沃爾瑪超市入口附近設立攤位,掛上「月經週期研究」的看板,靜待自願參與者上門。但整個下午,經過的人無論男女,總是在看見看板後小心翼翼繞過,完全不敢看過來。


大約六個月後,布朗和她的同事莫里森(Lynn Morrison)在美國體質人類學學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Physical Anthropologists)的年會上發表研究結果。當莫里森描述她們帶著經血樣本走過實驗室走廊,準備分析激素及其他生物標記的濃度,現場爆出一陣「緊張的細語議論」。布朗解釋:「聽眾可以淡定討論抽象的月經週期,但談到經血就不行了。」


這種忌諱的心態,影響了女性與自己身體的關係,以及當生殖系統健康亮紅燈時,醫療機構對待她們的方式。布朗談到她的月經研究,說道:「我們對月經的禁忌,嚴重影響這個領域的科學發展。」


相關研究因此窒礙難行,正如同布朗的研究碰到的阻礙。要衡量花在月經研究上的經費並不容易,但專家都認為投入的資金不足。美國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生物倫理學家尤可(Elizabeth Yuko)表示:「這就如同『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研究資金很少,因此也沒有足夠的量化統計,能顯示這種研究不足的程度。」


然而月經失調極為普遍,2018年沙烏地阿拉伯的一項研究調查了738名女大學生,91%的參與者表示至少有一種月經相關的困擾:有些人月經週期不規律或根本沒有,有些人反應出血過多或疼痛難耐。其他研究則顯示,高達1/5的女性會因為嚴重經痛而影響日常生活;全世界大約1/16的女性有子宮內膜異位的困擾,這是一種月經血液及組織移轉到子宮外其他部位,在骨盆腔內形成病變並造成疼痛的疾病;1/10女性患有多囊性卵巢症候群(polycystic ovarian syndrome),這種因內分泌失衡而擾亂月經週期的疾病,也是不孕的主要原因。尤可說:「你可以主張,我們應該把資源用於攸關生死的研究,但這種說法有漏洞,因為我們對資助勃起功能障礙的研究,就毫無異議。」


毫無疑問,月經對人類的繁衍和生存相當重要,它也是凸顯我們跟其他生物有所不同的生理機制之一,因為地球上的動物只有人類、黑猩猩、蝙蝠和象鼩鼱有月經。絕大多數哺乳動物是經由發情來發送能夠受孕的訊息:雌性個體在排卵期透過生殖器腫脹、行為改變或體味明顯變化,昭示牠們可接受性交。人類女性的身體隱藏了這段重要的時期,最能夠顯示生育潛力的跡象,反而是受孕期結束後才出現的經血。在女性生殖週期當中,子宮內膜組織隨著動情素(estrogen)濃度升高而增厚,如果排卵期中,排出的卵子沒有與精子結合並在子宮內膜著床,那麼動情素和助孕酮(progesterone)的濃度便會急遽下降,促使增厚的子宮內膜脫落,讓子宮重新開始下一個週期。


但是除了這些概念之外,科學家仍不太了解一些相當基本的問題,例如為什麼至少有六種蝙蝠與人類一樣具有這種生理機制,猴子卻沒有?又或者經血究竟是什麼?布朗指出:「經血與一般的血液完全不同,我們知道它不會凝固,且充滿免疫物質,但對它們的作用所知不多。」


科學家也還不清楚,為什麼人體要以如此戲劇化的方式排出這種生物組織;大多數有發情期的哺乳動物在每次週期結束時,似乎只是重新吸收子宮內膜組織。更讓人費解的是,為什麼這麼多女性(一些研究估計高達80%)在月經開始之前,會出現經痛、身體腫脹、疲倦、易怒等症狀。月經週期研究協會(Society for Menstrual Cycle Research)主席、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心理學教授羅伯茲(Tomi-Ann Roberts)說,「我們對月經週期的了解實在太少,」而科學家就算確知某些事實,往往也無法適切地與大眾溝通,「正因如此,我們對月經的態度澈底消極,這嚴重影響我們對健康的月經週期、月經相關疾病與現有治療方式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