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生態

拆除全球暖化定時炸彈

人為排放的二氧化碳、甲烷等溫室氣體,就像一條厚厚的毯子包覆著地球。
如果溫室氣體含量持續上升,能量不平衡而日漸暖化的地球,
就像一顆令人憂心的定時炸彈……

撰文/韓森(James Hansen)
翻譯/姚若潔
審訂/陳明德

環境與生態

拆除全球暖化定時炸彈

人為排放的二氧化碳、甲烷等溫室氣體,就像一條厚厚的毯子包覆著地球。
如果溫室氣體含量持續上升,能量不平衡而日漸暖化的地球,
就像一顆令人憂心的定時炸彈……

撰文/韓森(James Hansen)
翻譯/姚若潔
審訂/陳明德

冰山撞斷了智利的聖拉法艾冰河。全球性的冰體崩解有可能使海平面上升好幾公尺。海平面上升的嚴重後果警示我們,為了人類社會的正常運作,全球暖化的幅度須控制在一臨界安全範圍內。

全球暖化並非虛構,它的後果具有潛伏性的災難。不過若是展開實際的行動便可減緩、終至停止這個進程,同時也可讓我們擁有比較乾淨、健康的大氣層。


1976年一個夏日午後,我頓時明白「人為造成全球暖化」這個想法為何會產生爭議。我與內人和兒子在正午時分來到美國長島的瓊斯海灘,為了躲開燙人的沙子,我們待在一近水處。夕陽西下,一股涼爽的風從海上吹起白浪。兒子與我沿著泡沫連成的海岸線奔跑,看著翻騰的浪花,不禁因寒意而起了雞皮疙瘩。


同年夏天,我與拉席斯(Andy Lacis)及美國航太總署(NASA)哥達德太空中心的同事估算溫室氣體對氣候的影響。那時,眾所皆知,人為的溫室氣體正在大氣層累積,尤其是二氧化碳及氟氯碳化合物(CFC)。這些氣體是一種氣候營力(climate forcing),它們是加諸地球能量收支的一種擾動,並且會像毯子一樣吸收紅外輻射(熱輻射),這些輻射本該從地球表面及大氣層逸失到太空中。


我們的研究團隊計算,這些人為氣體以每平方公尺近兩瓦特的功率加熱地表。一顆裝飾聖誕樹用的小燈泡通常以熱的形式消耗掉約一瓦特的功率。所以,溫室氣體的暖化效應就像人類在地球表面每平方公尺都放了兩個這樣的小燈泡,日夜不熄。


這個結果引起的爭論,在於大自然的龐大力量與小燈泡之間的對比。當然,這些燈泡的微小熱能並不能招風引浪,也不能撫平我們的雞皮疙瘩,甚至在海面上,這些幾乎感覺不到的熱也應該很快就會散逸到深海裡,所以須經過許多年甚至幾個世紀,才可能造成地表暖化。


上述看似無誤卻有爭議的論調,現在大多已經透過地球氣候歷史的研究而有了答案。研究顯示,微小的力量若維持夠久,可以造成巨大的氣候改變。與歷史證據相符的還有,地球在最近幾十年已經開始暖化,其速率與氣候模型的預測相符,而這些氣候模型將人為溫室氣體在大氣中的累積也納入計算。暖化造成了一些顯著的衝擊,例如全球冰河後退、北極海冰變薄,還有春天來臨的時間比起我成長的1950年代要提早了一週左右。


但有許多問題仍未得到解答。接下來的數十年,氣候會改變多少?實際的後果會是什麼?我們該採取什麼行動?這些問題會引發激烈的論戰,因為它們與經濟資本息息相關。


要對全球暖化進行客觀分析,需要對下面三項議題有精確的認識:氣候系統對氣候營力的敏感度、人類介入的氣候營力,還有氣候發生反應所需的時間。這些議題都可透過全球氣候模型來研究,在電腦上進行數值的模擬。不過,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們對於氣候敏感度最精確的知識,來自地球歷史的實證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