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為何不相信科學?

反智主義之所以興起,其實與科學本身毫無關係,而是科學成果威脅到既得利益者。

撰文/口述/海霍(Katharine Hayhoe)、整理/史瓦茲(Jen Schwartz)
翻譯/林慧珍

其他

為何不相信科學?

反智主義之所以興起,其實與科學本身毫無關係,而是科學成果威脅到既得利益者。

撰文/口述/海霍(Katharine Hayhoe)、整理/史瓦茲(Jen Schwartz)
翻譯/林慧珍


大氣科學家海霍雖然是加拿大人,卻可能比任何人都了解美國人對科學的分歧態度。海霍身兼多職:美國氣候科學中心共同主持人、德州科技大學政治學教授、氣候衝擊顧問小組執行長、流言破除網站「全球怪象」的創始人,也是開著電動車的福音派基督徒。海霍形容自己「每一樣都沾一點邊」,她常在教會團體演講,與歐巴馬和李奧納多狄卡皮歐這類大人物同台,儼然成為全美最受歡迎、人氣最高的氣候代言人之一,然而她也收到不少仇恨郵件。海霍為Scientific American剖析了事實之爭與氣候變遷懷疑論的驅動力,以下是節錄的訪談內容。


「否定科學」(science denial)基本上是反智主義,在美國社會流傳已幾十年、甚至好幾個世紀。早在1980年,艾西莫夫(Isaac Asimov)就說過:「民主意味『我的無知與你的知識同等重要』,這種錯誤觀念助長了反智風氣。」而如今我們正逢其盛。


氣候變遷是否定科學的一個特例,而否定科學可溯及伽利略時代。伽利略走出象牙塔,捨棄拉丁文、改用義大利文發表文章,得以向大眾傳達反對教會立場的言論,在此之前教會並沒有迫害他。達爾文也是,在人人都能讀到他的暢銷書前,教會對演化論倒沒有異議。


同樣地,我們打從1890年代就知道二氧化碳與全球暖化的關係,科學家在50年前警告過美國總統詹森關於氣候變遷的危機,但當時的科學家並不像我現在會收到許多仇恨郵件。這股風氣何以轉變?可能是從1988年哥倫比亞大學的氣候科學家韓森(James Hansen)在美國國會發表言論開始,他宣稱眾人所依賴、同時也是全球許多大企業牟利的資源,不僅正破壞環境,還危及人類。我認為韓森成為全美備受詆毀和辱罵的氣候科學家絕非偶然,因為他是第一位走出象牙塔並談論全球暖化的人,此領域的影響力在政策和政治上顯而易見。


因此你可以看到人們對科學的疑問從來不是針對科學本身,人們依據自身的世界觀、甚至更倚賴意識型態,對科學的影響力產生疑問。反智主義之所以抬頭,在於科學界嶄新而急迫的研究結果,對掌權者的觀點和既得利益是一種挑釁。再生能源現在就對他們構成重大威脅,技術越可行、阻力就越大。這是抗拒變革的最後一搏,正是否定科學大行其道的原因。


今天,針對氣候科學的許多反對意見以科學術語表達(自然循環、科學家還不確定、全球冷卻)或是訴諸宗教論調(一切出自上帝之手),但這類言論有99%只是煙幕彈。你若拒絕加入論戰,只消五分鐘,這場對話自然就倒向堅決反對氣候變遷解決方案的一方。


幕後黑手


人們最常問我:「你能跟我的岳父、國會議員或同事聊聊?只要向他們解釋事實,我相信他們會改變主意。」這是陷阱,我們會被看成是做出荒謬行徑的唐吉訶德,願意說出:「據我們所知,這不是自然循環!」這做法幾乎不曾奏效,與反對人士進行建設性對話的唯一方法,就是與他們站在同樣的位置來思考。


氣候變遷的言論如何變成基於信仰的分歧模式?從調查數據來看,相較20或30年前,美國現在政治分歧的程度相當驚人。分歧意味「部落主義」(tribalism)興起:人們完全不假思索、毫不質疑地遵奉所屬陣營的信條。不幸的是,氣候變遷的解決方案似乎對美國右派人士的意識型態構成挑戰,因而成為分歧最嚴重的議題之一。雙方陣營已壁壘分明,因此如果你是左派,就等同信念上宣示氣候變遷是事實;倘若你屬於右派,信念上就會是氣候變遷並非事實。這正是為何這種「信仰」語言如此自然而然脫口而出,毫無虛假。


也就是說,氣候變遷被有心人士刻意架構成虛假的信仰,好讓有宗教信仰的人反對氣候變遷。你會看到一些保守的政治家說:「我是真正的教徒,我不相信這不是上帝之力。」這是非常聰明的訊息傳播技巧,因為如果我是基督徒(在美國有70%以上),教義要我當心虛假的先知、當心那些聽來有理的言論,實際上會引導你崇拜被創造者而非創造者,或者崇敬地球而非上帝。


我向懷疑論者發表演講後,有人對我說:「這合乎道理,我希望我能同意你的看法,但是沒辦法,因為這代表我認同高爾(Al Gore)的看法。」人們一旦察覺任何一絲對地球的崇敬,便立即從骨子裡發出否定聲音。我在一些演講中常讓聽眾看一幅稱為氣候學教堂的有趣圖片,傳教士是高爾,一些政治人物和名流則扮演唱詩班。有一次,有人用修圖軟體把我的頭像貼到唱詩班成員身上,我覺得超好笑,因為我讓人們產生共鳴。我們必須有同樣的笑點,才能繼續談論信仰與證據。


這就是為什麼高爾是宣揚氣候變遷最佳、也是最糟的傳播者之一。他之所以最好,在於他如此熱情且知之甚詳,還有相當大的影響力。同時,在這個政治分歧的社會,他全然屬於其中一個陣營,我想他也知道這一點。因此,這意味其他陣營的人一定會否定高爾,以及他所代表的一切。


氣候變遷是一般大眾的災難,需要集眾人之力的共同行動。然而,美國是全世界最具個人主義的國家,建國基礎就是反對大政府和稅收。對許多美國人來說,我們必須多加討論迎合其價值觀、具市場基礎及技術的解決方案,而非試圖改變其自我認同。以澳洲認知科學家庫克(John Cook)為例,他建立了「懷疑科學」部落格,評論並駁斥全球暖化的否定言論。庫克無法讓父親接受氣候變遷,但是精打細算的父親接受補助計畫後,在自家裝設太陽能板。他父親省下許多錢,開始大肆宣揚太陽能板的好處。後來父親對庫克說:「氣候變遷有可能是事實,我正在盡自己的責任。」他父親無須是以拯救鯨魚為志業的天真自然愛好者,但現在他把氣候變遷與自我認同連上關係。


即使在科學社群,溝通方式也是一團混亂。缺陷模式(deficit model,純粹提供事實)在對大眾演說時並不管用,除非每個人都保持政治中立,這正是社會科學日益重要的原因。在最近一篇論文,一位研究人員請我協助實驗;我在福音派教會的大學演講,而他在演講前後詢問學生關於全球暖化的問題,發現他們的觀點有顯著的統計差異。許多人現在正在進行這類訊息實驗,人類與資訊如何交互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新興研究領域。


科學家也往往低估了氣候變遷的影響,借用一位研究人員的話,我們總是「失之於缺乏戲劇性」,追蹤長達20年的研究資料,竟然發現我們經常低估氣候變遷的影響程度。氣候科學正處於這樣的顯微鏡下,也就是我們往往對結果有99.9%的把握後才會說出來,但是否太保守?我每天都這樣質問自己。


連結自我認同


我們無法解決文化、政治和心理方面的所有問題,才讓人們對氣候變遷採取必要行動。人們對我說:「只要你讓每個人都用科學思維來考量這件事……」我覺得行得通才奇怪!過去幾個世紀以來是什麼狀況?氣候變遷問題相當急迫,機會之門正在關閉,我們必須在現今社會還處於缺陷、不完美的現實下解決這問題。


我們必須從了解人們的價值觀開始,他們從哪裡來?喜歡什麼?害怕什麼?他們早上起床的動力是什麼?我說:「我們可以和而不同,難道你不同意太陽能為德州帶來工作機會?你知道胡德堡軍事基地因為太陽能比較便宜,已經採用了嗎?」如果有人認為太陽能可以保護我們免受移民、恐怖份子或反基督教人士的危害,那樣也非常好。在一些團體的演講中,我甚至沒有使用「氣候」加「變遷」這類字眼。面對基督徒,談的是聖經箴言;對自由主義者,談論自由市場策略;對媽媽團體,談論污染如何影響孩子健康;對農民則說:「你們是糧食來源的支柱,現在乾旱情況有何變化?」我不會去驗證氣候科學是左派或右派這種概念,媒體也不應該,我們反而應該把重點放在解決方案和影響力。


我對從事氣候或任何科學推廣者的首要建議是,不要花心思在反對人士身上,他們其實只是族群的一小部份,主要是年長白人,近來絕大多數似乎聚集在華盛頓特區。那些人之所以情緒反應極大,其實是自我認同與否定科學早已成為身體的一部份,就像腎臟或心臟;如果要求他們改變心意,他們會視為是一種威脅。我們大可在公共論壇上挺身而出對這些人說:「你們都迷失了,這就是證據。」為的不是改變他們的心意,而是向其他人展示我們有解決方案。


因為事實是:如果你看過耶魯大學的氣候議題調查,美國大多數人認為氣候變遷是事實,而且人類造成了氣候變遷,必須有所行動。但最大的問題是,美國大多數人不覺得氣候變遷會影響自己,他們認為是住在貧窮地區的窮人或後代子孫才會面臨的問題。逃避無可避免但不會立即影響我們的問題,是常人的心態。長久以來,基礎設施、作物保險和家庭保險計畫蒙蔽了我們,現在前景堪慮,而連結這一切正是我目前的工作。


這就是我們(美國政府國家氣候評估報告的作者群)決定在去年寫下《氣候科學特別報告》增補篇章的原因。這是我們第一次這樣做,也是美國政府所發表過最全面、最明確的氣候變遷報告。目前美國政府已審核通過並在去年11月發佈,我們將關注後續情勢發展。我們耗費諸多心力,用一般人可以理解的語言撰寫,而我認為這真的能終結「非黑即白」的爭辯,把科學放進大眾日常生活中,人們可以了解氣候變遷如何影響全球的食物、水、經濟、農業、基礎設施和安全。


這份報告為的是提供科學證據,給那些想要廣泛並具體了解為什麼氣候變遷造成大幅影響的人。美國有越來越多人抱持謹慎、旁觀的心態,但他們往往相當沉默。我們必須過濾反對人士的聲音,與那些中間人士對話,聆聽他們的心聲,我們還不知道他們對於該怎麼做有何想法,但他們願意開啟對話。因此,請忘記這些精心製作的煙幕彈!過去我們誤以為拿出更多事實可以說服否定氣候變遷的人,忽略了該把心力放在更多想要了解為什麼、如何朝解決方案前進的另一群人,而這正是否定氣候變遷的人所想要的。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202期睡眠學習不是夢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