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道德的起源

人類為什麼會把自己的福祉託付他人?

撰文/托馬塞羅(Michael Tomasello)、繪圖/清水裕子(Yuko Shimizu)
翻譯/鄧子衿

其他

道德的起源

人類為什麼會把自己的福祉託付他人?

撰文/托馬塞羅(Michael Tomasello)、繪圖/清水裕子(Yuko Shimizu)
翻譯/鄧子衿


如果「適者生存」是生物演化的規則,那麼人類是如何產生道德?如果個體適應力(fitness)的最大化才是演化之道,人類為何覺得應該要幫助他人、平等相待?


這些問題有兩個傳統答案。首先,幫助血親是有道理的,因為血親和自己有共同基因,這樣有助於提高總體利益。第二,彼此幫忙搔背這種互惠行為,到頭來對雙方都有利。


但是道德並非善待血親而已,或是像蜜蜂和螞蟻為了提高總體利益而彼此合作那樣。互惠是一種更危險的關係,因為獲利的一方隨時可能一走了之、棄對方於危險而不顧。此外,這兩種傳統解釋都無法說明人類道德行為的核心要素:人類覺得應該要同情他人。


最近有一個研究道德問題的新方向脫穎而出,我們從中察覺到,在社會群體中生活的個體,都需要倚靠其他個體才能生存並且過得好,因此需要一組特殊的行為邏輯。我們或許可稱為「相互依賴邏輯」:如果我需要依賴你,那麼確保你的福祉將對我有利;也就是說,如果我們相互依賴,就需要彼此照顧。


為什麼會演變成這種狀況?答案與使人類密切合作的生活型式有關,特別是在取得食物和其他重要資源時,更需要合作。


合作有規矩


和人類親緣關係最接近的物種是黑猩猩和巴諾布猿,牠們組成小群體來找尋食物,一旦找到便各自散開,吃自己摘取的食物。如果個體間發生衝突,解決方式是看誰比較有優勢,以打架輸贏來決定。對猿類來說,找食物時最接近合作的行為是幾頭雄性黑猩猩包圍並獵捕猴子,但是這種狩獵方式比較接近獅子和狼,不像是人類合作取得食物的模式。黑猩猩在圍獵時,都希望自己抓到獵物的機會最大,牠們會各自擋住猴子的逃脫路徑。抓到猴子的黑猩猩想獨佔整隻猴子,但通常辦不到,一起狩獵的其他黑猩猩會聚集過來搶獵物。抓到獵物的那頭黑猩猩要是不讓這種情況發生,就要和其他黑猩猩對抗,最後在混戰中失去食物。因此牠會分出部份食物。


人類很久以前就不這麼做了。人屬大約在200萬年前出現,腦容量比較大,同時具備製作工具的新技術。不久之後,全球氣溫下降,雨量也減少,使得陸棲猴類的數量增加,並且和人屬動物競爭許多資源。


早期人族動物需要其他選擇,選擇之一是去吃其他被殺死動物的屍體。但根據美國亞利桑那大學的人類學家史汀納(Mary C. Stiner)的說法,後來有些早期人族動物的食物多以主動合作的方式取得,合作方式最有可能是從40萬年前的海德堡人(Homo heidelbergensis)開始。個體間有共同目標:一起狩獵與採集食物。事實上,合作是必要的,因為這樣才能夠生存;個體要相互依賴、密切合作,才能取得每天所需的食物。


在這類義務性合作取得食物的過程中,有一個重要步驟:選擇夥伴。如果某一個體被認為不合群,或有其他理由不適任,例如無法執行共同目標或和其他個體有效溝通,此個體就不會被選為夥伴,當然就得不到食物。同樣地,如果有個體不符社會期待和道德,不與其他個體合作(例如想獨佔所有獵物),就會受到排擠,最終無法生存。結果就是:有能力和動機與其他個體合作者,就會通過強烈且主動的社會篩選而留下來。


道德演化的重點在於早期人類受社會篩選,透過選擇夥伴、一起取得食物,使個體間發展出新關係。最重要的是,他們合作的動機強烈,一起做事才能達成共同目標,而且要能同情並幫助現在或將來的夥伴。如果個體需要倚靠夥伴才能取得食物,那麼在個體有需要時幫助他們,使其之後能健康地出去找食物,這在演化上就很有道理。此外,個體的生存也要倚靠其他個體把自己視為有能力與動機的合作夥伴,所以個體會在乎外界評價。在我們研究團隊進行的實驗中,即使是幼兒也會在意他人看法,但黑猩猩似乎不會。


由於缺乏記錄,很多時候甚至缺乏化石和考古證據,我們位於德國萊比錫的實驗團隊以及其他研究團隊,在研究人類思維與道德起源時,會比較與人類親緣關係接近的靈長類和人類幼兒之間的差異,這些幼兒還沒有融入所屬社會的道德規範中。


整合這些研究的結果,我們發現,有一同取得食物行為的早期人類會發展出新的合作思維,也就是一視同仁,把其他人視為夥伴;這不只是同情心,還有公平性(建立在了解自己和他人相同的基礎上)。夥伴會知道,原則上他們可以擔當合作關係中任一角色,而且兩人都知道必須合作才會成功。當兩人多次合作採集食物後,便能形成默契,逐漸了解各自該扮演的角色,才能讓合作成功。角色規範讓人能夠預期夥伴該做的事,例如狩獵羚羊時,追羚羊的人有該做的工作,拿矛的人也是。這些規範是公平的,指明每個夥伴該做哪些事才能適當扮演該角色,才得以成功合作。角色可以互換,而且夥伴知道彼此該做的事以及公正的標準。因此狩獵的每個夥伴都能平均分得獵物,但獵物不會分給偷懶或沒有貢獻的人。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0月200期【年度專輯】人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