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你意識到你有意識嗎?

不論在科學或哲學領域,意識,可說是最困難的問題。何謂意識?意識從何而來?甚或,我們真的有意識嗎?

撰文/布拉克摩爾(Susan Blackmore)、繪圖/倪傳婧(Victo Ngai)
翻譯/謝伯讓

其他

你意識到你有意識嗎?

不論在科學或哲學領域,意識,可說是最困難的問題。何謂意識?意識從何而來?甚或,我們真的有意識嗎?

撰文/布拉克摩爾(Susan Blackmore)、繪圖/倪傳婧(Victo Ngai)
翻譯/謝伯讓


人類是否為這個行星上唯一有意識的物種?龍蝦、獅子、甲蟲和蝙蝠可能只是無意識的「自動」生物,只會在沒有意識經驗的情況下對世界做出反應?亞里斯多德即抱持這種看法,認為人類擁有理性的靈魂,而其他生物只有生存的本能。在中世紀基督教文化所稱「存在巨鏈」的世界觀中,人類的位階高於沒有靈魂的動物,僅次於神和天使。17世紀的法國哲學家笛卡兒也認為,其他生物只有反射動作。然而,隨著生物學知識的累積,我們越來越清楚人類不只和其他動物擁有類似的解剖構造、生理反應和基因,我們還都擁有類似的視覺系統、聽覺系統、記憶和情緒反應。這種由意識經驗所形成的奇異內在,難道真的只有我們人類才有?


這是一個困難問題。儘管你的意識經驗看似是你最清楚不過的事,但是它可能是最難研究的題目。關於意識,我們甚至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或許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訴諸哲學家納格爾(Thomas Nagel)在1974年提出的著名問題:「身為蝙蝠,有何感受?」納格爾以蝙蝠比擬,是因為牠們生活的方式和人類非常不同。我們可以試著想像蝙蝠倒掛入睡,或使用聲納來探測和巡弋世界時的感受,但是蝙蝠真的有任何感受嗎?重點在於:如果蝙蝠沒有感受,我們就可以說牠沒有意識;如果蝙蝠有某種(任何)感受,牠就有意識。那蝙蝠究竟有沒有感受?


我們和蝙蝠還是有許多相似之處:人類和蝙蝠一樣擁有耳朵,而且我們可以想像以手為翼。那麼,想像自己是一隻章魚:你有八隻彎曲、抓力強勁且敏銳的觸手,可以用來移動身體和捕捉獵物;你沒有骨骼,所以可以鑽過狹小空間;你的神經細胞只有1/3在腦袋裡,其他都分散在八隻觸手各自擁有的神經索中。


試想,身為章魚、牠的腦、或牠的一隻觸手,會有怎麼樣的感受?關於意識的科學研究,無法輕易回答這個問題。


更難解的是意識的「艱難問題」(hard problem)。主觀意識如何從客觀的大腦活動中產生?物理本質的神經細胞如何透過化學和電生理訊號產生痛覺、在觀看滿天紅霞時感到壯麗以及品嚐紅酒時有美妙味覺?這是一種二元論式的問法:心智如何能從物質中產生?但,心智真的有從物質中產生嗎?


對於這個問題的答案,意識研究人員分成兩派。我們可以借用哲學家鄧奈特(Daniel C. Dennett)在一場論戰中的描述,他把其中一派稱為「B派」,此派學者在苦思意識的艱難問題後,認為「哲學殭屍」可能存在:一種假想生物,和你我完全一樣,卻沒有意識。如果相信哲學殭屍存在,也可能認同其他生物可以在「完全黑暗」、完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看、聽、進食和交配。若真如此,意識就是人類的一種特殊能力,在演化過程中可能出現或沒有出現。而且很多人可能認為,我們很幸運才會擁有意識。


另一邊則是「A派」,此派學者駁斥哲學殭屍的可能性,套用哲學家邱吉藍(Patricia Churchland)的話,他們認為意識的艱難問題其實只是混淆議題的「騙人問題」(hornswoggle problem)。意識要不是等同於身體和大腦的活動,要不就是來自我們和其他動物共同擁有的基本生理結構與活動。A派認為,追問「意識本身」何時演化、為何演化以及有何功能,根本沒有意義,因為「意識本身」並不存在。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0月200期【年度專輯】人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