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寶寶怎麼學說話?

每一個嬰兒都是天生的語言學家,能從任何語言中辨別重要語音並學習,近年研究發現,與人互動對於寶寶的語言發展也至關重要。

撰文/庫兒(Patricia K. Kuhl)
翻譯/謝伯讓

其他

寶寶怎麼學說話?

每一個嬰兒都是天生的語言學家,能從任何語言中辨別重要語音並學習,近年研究發現,與人互動對於寶寶的語言發展也至關重要。

撰文/庫兒(Patricia K. Kuhl)
翻譯/謝伯讓


嬰兒擁有一種驚人但稍縱即逝的能力:快速學習語言。在寶寶六個月大時,可以學會辨別英語中的語音,如果聽到蓋丘亞語和他加祿語,寶寶也可從這些語言中習得獨特的語音特質。三歲時,孩童便可以和大人、玩伴或陌生人對話。


在短短幾年之內,嬰兒就可以從胡亂發音變成說出字正腔圓的完整字句,這種能力的成熟速度,比人的一生中學會任何一項複雜技能的時間都要快。即使我研究兒童發展已經40年,仍然對這個現象感到驚歎。過去幾年,神經科學家才開始描繪出嬰兒從只會發出咯咯聲到話說得很流利這個學習語言過程中的大腦狀態。


嬰兒剛出生時,大腦可以感知總共約800種語音(phoneme,或稱「音素」,也就是串連後可形成全世界各種語言中任何一個字的基本語音元素)。我們的研究顯示,在六個月到一歲時,寶寶大腦中的一個神秘之門就會打開,此時他們會進入神經科學家所稱的「敏感關鍵期」(sensitive period),準備開始面對神奇的語言並接受第一套基本課程。


寶寶大腦最能夠學習母語語音的時刻,分別是對母音敏感的六個月大時,以及對子音敏感的九個月大時,敏感關鍵期似乎只會維持幾個月,但學習第二語言的寶寶會稍微延長。小孩子在七歲以前學的第二語言,都可以說得相當流暢。


單靠內建的語言學習能力,並不足以讓寶寶說出「爸爸」和「媽媽」,想要精通這項最重要的社交技能,還要花上無數個小時去聆聽裝萌賣傻的「父母語」(parentese)。父母語的誇張語氣(「你好……可愛喔」)扮演了重要角色,就是可以幫助寶寶在每天的語言學習中捕捉到母語的語調及節律。我們的研究終結了長久以來的爭論:究竟是基因或環境決定早期語言發展?兩者都扮演關鍵角色。


科學家對於早期語言的發展已有相當透澈的了解,使心理學家和醫生得以運用新的工具來幫助有學習障礙的孩童。有許多研究已打下基礎,可以讓我們透過腦波來判斷孩童的語言發展,以及嬰兒是否可能罹患自閉症、注意力不足或其他疾病。在未來,小兒科的例行診療除了施打麻疹、腮腺炎和德國麻疹混合疫苗之外,可能也會納入寶寶的大腦檢測。


寶寶也是天生的統計學家


在我們逐漸明白寶寶如何輕鬆學習語言之後,便開始思索,如何檢測寶寶的語言發展。我的團隊以及其他實驗室已經發現,嬰兒在語言學習的最早階段會使用兩種學習機制:透過心智運算來辨別聲音,以及深刻融入社會互動。


為了學會說話,嬰兒必須知道平常聽到的語詞是由哪些音素構成,他們得辨別800種音素中有哪40種是學會母語所必需的,這項工作需要偵測語音中的細微差異。一個字中的單一子音變化就可以改變字的意義,例如英語的「bat」與「pat」;此外像是「ah」這樣簡單的母音,在不同人的口中、不同說話速度和脈絡中也會大不相同,例如英文的「Bach」和「rock」。音素的巨大差異,正是蘋果電腦的語音助理Siri仍然無法完美運作的原因。


我和當時在美國西北大學的梅業(Jesica Maye)等人發現,能夠幫助嬰兒找出最重要音素的關鍵之一,就是統計上的規律(聲音出現的次數)。8~10個月大的嬰兒仍然無法理解話語,但是對音素出現的次數,也就是統計學家所說的頻率分佈(distributional frequency),非常敏感。一種語言中最重要的音素,就是最常使用的那些。以英語為例,「r」和「l」時常出現,例如「rake」、「read」、「lake」和「lead」,但在日語中,類似英語的「r」和「l」就比較少出現,相反地,日語中常聽到的「r」發音也很少出現在英語中。(日語中的「拉麵」(raamen)對美國人來說聽起來很像「laamen」,因為日語的「r」的發音是介於英語的「r」與「l」之間。)


特定音素的統計頻率會影響嬰兒的大腦。我們在美國西雅圖以及瑞典斯德哥爾摩的一項研究中觀察了六個月大的嬰兒對母音的知覺能力,發現兩組受試者都已經開始特別注意自己母語中的母音。不同文化的話語已經開始滲透並影響著寶寶大腦感知聲音的方式。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梅業已經發現,這個階段的大腦已經擁有必需的可塑性,因此可以改變嬰兒感知聲音的方式。如果讓日本寶寶一直聽英語,他們也可以像美國寶寶一樣學會辨別「r」和「l」,同樣地,在英語環境中成長的寶寶如果可以接觸到日語,也能學會日語中的特殊語音。在六個月到一歲時所學到的語音,似乎會在大腦中建構起學會母語所必需的連結,除非在這階段中有機會接觸到多種語言,不然大腦就不會產生相關的連結。


在後來的成長階段,特別是成年後,聆聽新語言並不會產生如此巨大的變化,例如到法國或日本旅遊時,雖然可以聽到不同語音的統計頻率分佈,但大腦連結並不會輕易因這些經驗而改變。這就是為什麼長大後才學習第二語言很困難。


第二種統計學習方式,可以讓嬰兒辨別出整個字詞。身為成人,我們可以辨別一個語詞何時結束以及下一個語詞何時開始,但是把單一語詞從一整串語音中分離出來的這種能力,需要複雜的心智運算。語音是以連續的聲音型式傳達到耳朵,語詞之間缺乏明顯的區隔。


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薩弗蘭(Jenny Saffran)、羅徹斯特大學的亞斯林(Richard Aslin)以及喬治城大學的紐波特(Elissa Newport)最先發現,寶寶可以使用統計學習來捕捉單字聲音。


在1990年代中期,薩弗蘭的團隊發表證據,顯示出八個月大的嬰兒可以透過音節相連的機率來學會類似語言的資訊。以「pretty baby」這個詞為例,「pre」和「ty」這兩個音節比較容易被連續聽到,但是「ty」和「ba」較不容易。在實驗中,薩弗蘭讓寶寶聆聽一連串由電腦合成的無意義語詞,這些語詞由音節構成,其中有些音節會比較常相連出現。寶寶會注意到這些虛構語詞中相連出現的音節,而這種能力就是幫助他們找出可能字詞的關鍵。


1990年代發現的嬰兒統計學習能力,讓大家感到非常興奮,因為當時的主流想法認為孩童學習語言的唯一方式,就是來自父母的制約以及教導詞彙使用的方式是否正確,而這項新發現提供了另一種語言學習理論。嬰兒的學習其實比父母們以為的還要早開始,不過,我的實驗室在進一步研究後發現了一個但書:統計學習過程需要的不只是被動聆聽。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10月200期【年度專輯】人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