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我們為何而舞

舉凡街舞、芭蕾舞、原住民部落的傳統節慶舞蹈,人類社會發展出各種舞蹈型態。儘管研究證實某些動物也能隨節拍有韻律地擺動頭部,但唯有人類能夠集體和諧共舞,且這種能力可能已「演化」了數萬年。

撰文/辛格爾(Thea Singer)
翻譯/林慧珍

其他

我們為何而舞

舉凡街舞、芭蕾舞、原住民部落的傳統節慶舞蹈,人類社會發展出各種舞蹈型態。儘管研究證實某些動物也能隨節拍有韻律地擺動頭部,但唯有人類能夠集體和諧共舞,且這種能力可能已「演化」了數萬年。

撰文/辛格爾(Thea Singer)
翻譯/林慧珍


阿根廷探戈以其高難度但熱情奔放的舞步而聞名,只要看過專業舞者歌朵伊(Mora Godoy)和盧貢內斯(Jose Lugones)的搭檔表演,就不難理解。無論是貼著胸共舞、還是傾身而下,歌朵伊和盧貢內斯在舞台地板上倏然躍起,雙腿輪轉呼呼有力,有如風扇葉片。當歌朵伊向前舉腿之際,盧貢內斯也跟著以一個快速的踢步回應。隨著二拍子和四拍子的音樂節奏轉換,這對舞者輕鬆滑步,完美搭配著對方的每個扭臀和足尖輕點、勾腿和踏足踢步。


當然,不是人人都能像這對專業舞者一樣展現如此曼妙優雅的身段。但是,我們都感受得到舞蹈的召喚,在人類歷史上的所有文化中,它吸引了無數的人參與。然而,在動物界中,舞蹈相當罕見,儘管有些物種能隨著節拍擺動身軀,卻沒有一種動物能表現出人類舞蹈中各式複雜細膩的動作。


為什麼跳舞能成為人類普遍的特色?為什麼我們如此善於此道?近年來,科學家開始探討這種特殊能力背後的大腦與身體特徵,其中有些與語言和直立行走有關,這兩個特徵的演化對於人類系譜的成功有顯著貢獻。如此看來,舞蹈也許是個美麗的演化意外,是人類祖先經由天擇演化出有利繁衍的其他性狀時衍生的副產物。心理學和考古學方面的見解更暗示了另一個耐人尋味的可能性:舞蹈本身也是演化而來的性狀,或許有助於增進社會連結而提高人類的存活機會。


跟著節拍舞動


若把舞蹈拆解成基本要素來看,它其實是先感知並預測外部節拍的時間點、然後以肢體律動來配合這些節拍,這些動作需要不同腦區之間的高度協調。


過去10年,加拿大、美國和英國的研究人員著手研究在人類大腦深處,透過協同作用、從外部聲音訊息中辨別節拍的神經細胞網絡。這些神經網絡一旦辨識出聲音的基本模式,便能預測後續節拍的出現時間,這過程實際上是在大腦內產生某種配對排列。


下一步才是讓人們能夠起舞的關鍵:配合聽覺網絡所預測的節奏,大腦中負責控制肌肉的區域跟著活躍起來(事實上,即使身體保持不動、靜靜感受節拍,這些掌管動作計畫的腦區也會變得活躍)。這種聽覺處理與身體律動的互相搭配,是我們能夠以手指輕彈出節奏或在地板上翩翩起舞的根本原因,科學家稱之為「同步」(entrainment)。


除非罹患特定疾病,一般來說人類天生就具備同步能力,可以因應速度變化不一的節拍、長時間維持有節律的動作。美國塔弗茲大學神經科學家巴特爾(Aniruddh D. Patel)說:「人類的同步能力非常靈巧,我們可以跟上節奏,即使拍子變慢或加快30%也沒問題。」這種能力通常在3~5歲間發展出來。


多年來,科學家一直認為只有人類才具有把身體動作與外部聲音同步化的能力。然而2009年,開始有研究顯示,鸚鵡、蜂鳥、或許還有鳴禽也能在一定限度內隨著音樂節拍做出動作。著名的公鳳頭鸚鵡「雪球」(Snowball)是研究對象之一,牠以能夠隨著「新好男孩」(Backstreet Boys)的音樂上下擺頭而聲名大噪。2013年,一項研究也指出,加州有一頭名叫「羅南」(Ronan)的海獅能跟著各種速度的節拍大力點頭。


不過,人類卻是唯一能在雙人舞或團體舞中做出高度協調動作的動物。巴特爾表示,鳥類只能自己跟著音樂同步動作,即使是同住一處的鸚鵡,也不會協調做出動作或彼此共舞。


源自模仿的能力


舞蹈並不是人類唯一需要同步能力的特徵,說話和歌唱同樣需要聲音與身體動作(尤其是喉嚨中的聲帶和肌肉)互相配合。巴特爾研究與發聲有關的神經訊號傳遞路徑,因而對處理聲音的神經與控制肌肉的神經如何同步的演化過程,有了一些想法。他的研究結果顯示,特定神經機制的演化,使人類得以學習並發展語言,也給了我們跳舞的能力。


巴特爾認為,模仿聲音的能力,正好為事先預測且彈性變化的同步能力打下基礎。這種模仿能力正是研究人員所謂「聲音學習」的體現,在這個過程中,動物經由仔細聆聽聲音而形成一種心智模式,隨之配合此模式來控制喉嚨、舌頭和嘴巴的動作,然後模仿出相似聲音。該動物在聽到發出的聲音時,會注意實際發出的聲音與預期效果間的差異,加以修正後再次嘗試。巴特爾認為,聲音模仿需要聽覺與運動神經機制的彼此配合,這為後來發展更複雜的預測性聽覺與動作同步機制,奠定了神經基礎。


為什麼聲音學習的演化只出現在某些動物身上?一些科學家推測,這可能讓鳴禽得以精通複雜的聲學表現而贏得交配機會。巴特爾表示,就鸚鵡而言,此能力賦予其一種「聲學徽章,是身為團體一份子的標誌。」


如果巴特爾的假設正確,即聲音模仿是聽覺與動作同步化的必要前提,那麼應該只有懂得模仿聲音的動物才可能具有同步能力。到目前為止,能夠模仿外界聲音的動物,只有人類、蜂鳥、鸚鵡、鳴禽、鯨魚、某些鰭腳類動物、大象和一些蝙蝠。然而,與人類親緣關係最接近的巴諾布猿和黑猩猩,都不具聲音學習能力,且至今大多數證據都顯示牠們沒有同步能力。在一項研究中,有一頭黑猩猩顯然能夠跟著特定節奏拍打,然而換了其他節奏時卻無法維持拍子。研究人員還發現一頭巴諾布猿似乎能隨著節奏打鼓,但是他們抱持保守態度,認為牠可能是透過密切觀察研究人員而找到提示,並非單純回應聽到的節拍。......


更多相關文章

2018年6月196期手機殘害青少年大腦? 雜誌訂閱

本期最新文章